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薛宝钗的"应激"心理与行为分析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薛宝钗的"应激"心理与行为分析 

作者:李德波   收录时间:2005-05-22

  摘要:《红楼梦》中薛宝钗无意听到两个婢女的悄悄话,情急之中借寻找林黛玉而“金蝉脱壳”,这是宝钗在遭遇突变时的情绪反应,心理学称为“应激”。“应激”情绪状态之下的行为表现与人物的个性心理特征以及社会经验和认知经历等有着一定的相关性;“趋吉避凶,化险为夷”是“应激”心理与行为的重要原则;反应的“急速性”和取材的“就近性”则是它的两个显著特征。薛宝钗急中生智的脱身之计,就是这种急速的“应激”反应中的“就近取材”,而并非是有意陷害黛玉。
  关键词:薛宝钗 颦儿 应激 反应急速 就近取材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中写道,薛宝钗找寻黛玉不得,回来路上,被一对翩跹起舞的玉色蝴蝶所吸引,在扑打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走到滴翠亭边,无意中听见亭内两个丫鬟的有关“情爱”的“悄悄话”,吃惊之余不及躲闪,于是,情急之中借寻颦儿而“金蝉脱壳”。对作者曹雪芹的个中情节安排,红学界历来看法不一。“亲黛派”认为,薛宝钗工于心计,既使自己脱了干系,又将无辜的林黛玉扯入嫌疑之中,此一箭双雕之举,表明薛宝钗阴险狠毒;而“亲钗派”则从人物性格入手,极力为宝钗洗刷“罪证”,认为宝钗温顺贤淑,不可能有意陷害人,假借黛玉以自保,实乃情不得已。此中争议的谁是谁非,我们无须褒贬。这里,笔者浅见,薛宝钗的脱身之计,凭个人的好恶,仅仅从其性格特征上作分析,不足以令人信服,还必须运用情感心理学的“应激”原理加以解释。
  心理学在谈人物的情绪与情感体验时,常提到“应激”的概念。所谓“应激”,是指遭遇危险或出乎意料之时所引起的急速而紧张的情绪状态,它包含客观环境和主观反应两个因素。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小到麻烦琐事大到天灾人祸等突如其来的事件和意想不到的危险时有发生,它要求人们在遇事时,必须立即作出反应,调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以迅速应付之,这时所产生的情绪状态就是“应激”,其外在表现行为就属于应激性行为。这种表现在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中也时常可见,如第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中就有这样的描写:
  操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玄德曰:“谁能当之?”操以手指玄德,后自指,曰:“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玄德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匙箸,不觉落于地下。时正值大雨将至,雷声大作。玄德乃从容俯首拾箸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
  这里,刘备遭遇杀身之险,头脑清醒,巧借惊雷作掩饰,从而蒙骗过关。与此相同,上文所述的薛宝钗,恰逢两难境地,巧使“障眼法”而置身事外,似与“一震之威”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们都是“应激”情绪状态下的急中生智的积极的外在行为表现。这种心理与行为表现的重要原则就是“趋吉避凶,化险为夷”,即在突如其来的事件面前,能保持清醒冷静,处事不乱,行动有方。否则,就有可能被突然刺激所惊呆,以致陷入混乱之中而手足无措,语无伦次,这种情形从战争影片的逃难场面中可见一斑。
  在“应激”的情绪状态下,人们的行为表现究竟如何,首先与其个性心理特征有关。不同的性格与气质,不同的意志水准,其应激性表现行为就当然有所不同,既有积极与消极之分,亦有“正面交锋”与“迂回化解”之别。薛宝钗的脱身之策,就是一种积极的迂回战术。其实,宝钗大可不必逃避,正面撞见只要不张扬出去就行,但她的性格特点就是“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面临这种是是非非,她当然不想陷入其中。如果换了王熙凤,她会如何处理呢?从“毒设相思局”和“视毒打下人为家常便饭”等情节来推演,她可能直接站出来当场叱责,甚至大打出手,以惩治这种有失体面的所谓“腐化”行为,因为她是“凤辣子”,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她不需要也不可能作遮掩。
  应激性行为表现还与人的认知经验有一定的关系。经验丰富,即有过某种类似的经历,则其认知的水平就可能高于一般,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就强一些。薛宝钗出身于侯门大户,寄住贾府多年,经历世事较多,对贾府的“多事”与“不净”习以为常,故遇事冷静,处事有方,巧设计谋,迅速脱身。相比之下,身为奴婢的鸳鸯在处理这种“应激”事态时,就不是那么利索了。小说第七十一回“鸳鸯女无意遇鸳鸯”中,鸳鸯神使鬼差地撞见了丫鬟司棋与其表弟潘又安私下幽会,本是很灵巧的她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却变得心神不宁,面红耳赤,结果在司棋的哀求下,屡次承诺为其保守秘密。身陷如此尴尬局面而不能自拔,主要是鸳鸯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所致。
  经过以上的比较分析,即可看出,薛宝钗的这种“应激”情绪状态之下的“金蝉脱壳”之举,是处理此类事件的上上之策。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薛宝钗为什么要以林黛玉为这个“壳”呢?这要从“应激”的特征谈起了。应激性行为表现有两个重要的心理特征:
  其一,反应急速。“应激”虽说是一种情感体验,却必须以认知因素作为基础,故有思维参与的过程,且这个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即是一种“直觉思维”,这种思维的灵敏性程度在于平时的认知积累,其思维成品,常常被称作是“潜意识”或“下意识”行为。《红楼梦》第四十六回里就有这样的例子,贾赦要讨鸳鸯做小老婆,贾母错骂了王夫人,后经探春圆场,又责备众人不提醒,大家都唯唯诺诺,这时,只有凤姐打破了这个僵持的局面:
  “我倒不派老太太的不是,老太太倒寻上我了?”
  “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的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亏是孙子媳妇,若是孙子,我早要了,还等到这会子呢。”
  一席话说得贾母和众人都开心地笑了。这里,凤姐的急速反应之言语是值得玩味的,她既要讨老太太的欢心,又要使自己免于指责,故采取的是“欲扬先抑,抑己扬人”的手法,而这样的思想动态又发生在一刹那间,几乎不容思索,这反映了凤姐良好的心理素质,其妙语如在嘴边,总能脱口而出。面临突然刺激,薛宝钗的“应激”反应又如何呢?作者首先写了她的一段想法:
  “怪道从古到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他们岂不臊了。况才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红儿的言语。他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如今便赶着躲了,料也躲不及,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
  这是对人物的思想的展开,以便于读者理解其行为的缘由;而实际情况则是,宝钗的思想与其行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完成的,这体现了“应激”反应的急速性特征。这种特征决定了人物的大脑必须处高频率的“扫描”状态,以迅速检索一条最佳通道,宝钗“检索”的是“捉迷藏”。既是“捉迷藏”,就必须有个对等的人物,“下人”当然不行,“上人”也固然不可,“男人”就更不能谈起,因此,黛玉之类的人物,就必然是宝钗选择的对象了。
  其二,就近取材。既然“应激”的情绪反应是很急速的,那么,其趋吉避凶的手段或媒介则往往带有“就近性”特征。也就是说,在遭遇突变,选择最佳解决方案时,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在远处或久未接触的人或物,而是刚刚接触过或就在身边的人或物。如遭到匪徒袭击,人们总是首选随身携带的某件物品作抵御,而不会先跑到远处寻找某种坚硬的工具;逃离火场时,靠近窗户的人总是先打开窗户跳出去,而不是跑到门边打开门;发生交通事故,在确认肇事者时,警察首先考虑到的可能就是送伤者到医院的司机,等等这些现象,都叫“就近取材”。曹操道破刘备心中秘密,刘备因而遇惊失态,其掩饰之辞,不是“偶染小疾”,而是“一震之威”,因为雷声大作之时,刚好是刘备失箸之际,震雷即是新近出现之物,以此为借,天衣无缝。从“就近取材”的特点来看,薛宝钗首选黛玉,亦在情理之中。本来宝钗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找黛玉的,只因宝玉刚去黛玉处,自己也跟进去,唯恐黛玉猜忌,使小性儿,大家都难堪,所以只得抽身而回。想找的人未找到,宝钗能不“耿耿于怀”?这样,黛玉的名字“颦儿”,就从宝钗的“心理词典”中被调了出来,暂时储存在“认知图式”的最显要的位置,它就仿佛是一个亮点,在其思维空间中不时地闪烁着。所以,当宝钗遇事行“捉迷藏”之计时,在其“认知图式”上,“颦儿”这个字眼,就首先被“激活”,而成为其“逃身之壳”。
  因此,从这个“应激”心理与行为的意义上看,说是薛宝钗有意陷害了林黛玉,则着实有些冤枉了她,因为当时的情形躲避尚来不及,哪有余暇陷害他人之理?如果说宝钗“应激”行为的结果伤害了无辜的黛玉,那是肯定的,但这却是无可奈何的事,并非宝钗主观所愿。假如宝钗没有找过黛玉,那么,情形又另当别论,不仅其陷害之意顿生,就是其“应激”举措的真实性,也将会大打折扣。这里,我们不能不叹服作者曹雪芹的社会经历之丰富和情感体验之微妙。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