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论“风月宝镜”的深层寓意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论“风月宝镜”的深层寓意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5-20

    论“风月宝镜”的深层寓意
    ——用“风月宝镜”照历代封建统治者和“康乾盛世”
    祝秉权
   
    摘要:封建统治者的本质决定他们要愚弄群众。伎俩之一是把自已打扮成“父母官”之类的救世主,以掩盖自已压迫剥削的罪恶本质。善良的人民被愚弄毒害而不觉。《红楼梦》中的“风月宝镜”,就是揭露封建统治者这一伎俩,告诫人们不要上当受骗。教导人们用“反面思维”看问题。
    关键词:风月宝镜 反面思维 美人 骷髅
    一、“风月宝镜”的寓意何在?
    《红楼梦》第十二回写了一面“风月宝鉴”(鉴,镜也,本文这两字互用)。这面镜子很奇怪,正面照,镜子里是一个美人,背面照,镜子里是一个骷髅。骷髅,含“死人”、“魔鬼”等多层意思。这面宝镜是一个跛足道人送给害了相思病的贾瑞治病的。这贾瑞是一位年轻的公子。他爱上了并追求他的隔房嫂子王熙凤,受到王熙凤最毒辣也是最下流的欺骗和惩罚,折磨成病。正当他病入膏肓之际,获得了这面宝镜。跛足道人对贾瑞说:“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来,单与那些聪明俊秀、风雅王孙等照看。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背面,要紧,要紧!三日后我来收取,管叫你病好。”那贾瑞未听道士之言,不喜欢看镜子背面(即反面)的骷髅,要看并乐于看那正面的美人,结果终被那宝镜中的美人“吃”“掉了。这风月宝镜的情节,是一则绝妙的寓言,含有深刻的哲学意义和社会批判意义。从浅层的意思上看,骷髅美人是指王熙凤。王熙凤粉面含春的美色使贾瑞着迷,向她求爱。王熙凤巧设毒计,让贾瑞跟着她的色情迷魂圈乱转,患了相思病。结果一条活泼泼的男子汉的生命,终被王美人变成骷髅。镜中美人也寓指某些以美色杀人的妖女。这层意思是告诫风月场中的男人的。如果孤立地看待这个故事,它的意义就是这样。但风月宝镜的故事在全书中并不是孤立的,曹雪芹决不会撰写这种浅薄的游离情节。在《甲戌本石头记·凡例》中,说“风月宝鉴”是《红楼梦》的又一书名。“红楼梦”和“石头记”在书中都有单独情节:第五回宝玉作梦有曲名曰“红楼梦十二支”;首回道人亲眼见石头上大书一篇故事。但这两种单独情节却是全书的点睛,是全书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并在主题思想上总括全书。同理,“风月宝鉴”虽然是一个单独情节,却也是全书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是全书的点睛之笔。因此,理解“风月宝鉴”的深层意义,必须联系全书的整体,联系全书的主题思想来进行认识,来理解它的含义。关于《红楼梦》的主题思想,虽有各种不同的理解,但多数学者都承认该书对封建主义的比较深刻和比较全面的批判。从这个角度来看,“风月宝鉴”除了情节本身直接表现的意思外,它应当是一种寓言,寓含着多方面的意义。
    从哲学意义上说,“风月宝鉴”的故事告诫人们:一,世间的许多事物,其真实的本质往往深藏在它的反面,其正面的表现常是一种假象。因此,我们看待它,研究它,应当从反面着眼。孔子的“巧言令色,鲜矣仁”,就是经典。二,人性的普遍弱点之一是:眼前贪欲的满足,往往压倒一切。《荷马史诗》中的莎琳女妖的歌声,能把英雄好汉变成畜生,也是此理。贾瑞之死,是人的这两大弱点的反映。
    联系《红楼梦》全书主题,“风月宝鉴”最主要的意义是:作者用譬喻的、象征的手法,深刻地揭露批判封建统治者隐恶扬善、文过饰非的伎俩,批判它们用制造假美的手段来欺骗、愚弄人民群众,从而掩盖封建压迫和剥削的罪恶,维护和巩固他们的罪恶统治。作者在此教导人们:对于封建统治者(首先是当时的“康乾盛世”)的种种“业绩”,不要一味从正面去听信,而应当从反面去看待,去认识。

    二,用“风月宝镜”照贾雨村和王熙凤
    《红楼梦》中的贾雨村和王熙凤,这两个人物的事迹和性格,形象地展示了封建统治阶级中那些既是“美人”又是“骷髅”即魔鬼的真面目。
    贾雨村和王熙凤,性别、身份各不相同,但在形象、事迹、性格特别是以权谋私的种种表演中,却有很多共同之处。
    仪表堂堂的贾雨村,出场不久,就受到甄家丫鬟娇杏的青睐。后来在贾政的眼中,更是“像貌魁伟,言谈不俗”。他博学多才,精通时尚之学,会吟诗作赋,懂琴棋书画,晓哲学佛理,儒雅豁达,举止不俗。在交际中,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相当好的;加上他有一套交际手挽,在人际关系中很得心应手。潦倒时有葫芦庙的众僧相帮,有甄士隐的资助。仕途失意时有林如海聘去当家庭教师,更有大贵族贾政帮他升官发财。半生中,他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破落子弟上升到朝庭的大司马,一方面是依靠关系,另一方面是依赖他自身的超众的才干风采;他的关系圈也是由他自己的能力创建起来的。总之,贾雨村的形貌、才智和风度,在官场中,在交际场合中,在用人者的眼中,在像娇杏这样女人的眼中,都是很有吸引力的。用“风月宝镜”中的“美人”来比喻他,并不牵强。
    说到王熙凤,这“风月宝镜”本来就是用来照她的。这情节是她陷害贾瑞的过程的结局。作者好象预测到是书的读者和评论者会像贾瑞那样上王熙凤的当,把她当作真正的美人,甚至当作脂粉队里的英雄看待。所以用了这面“凤月宝镜”,对她作出鉴定:正面即外表是美人,但她是要害人吃人的,背面即隐蔽处是骷髅,是魔鬼。看清她的本质,就不会上当。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王熙凤的形貌风采,是非常动人的,她那出色的口才,可以把稻谷草说成是黄金条。作为一个美女,她粉面含春,体格风骚,可以迷倒像贾瑞这类的男子,就像《荷马史诗》中的莎琳女妖那样,迷人的歌声会把男子们变成畜牲和骷髅。作为一个才女,她智能出众,机敏过人,有胆略,善权变,会博得主子以及用人者们的赏识和重用。在人际关系中,凭她那张巧嘴,可以赢得众人的好感。王熙风是一个才貌色三全的出色美人,贾府的主子喜欢她,不少男人迷恋她,众多的读者赞美她、欣赏她,连今天的某些管理者也青睐她,更有许多《红楼梦》评论者,也用很大的热情讴歌她,有的人甚至封她为时代先进人物,向她顶礼膜拜。咦,美人王熙凤的魅力,大矣哉!她在“风月宝镜”里面,理当是一个大美人。
    外表的才貌风采很美,这是贾雨村和王熙凤的共性之一。当然,比较起来,两人还有一点不同。贾雨村的才貌风采美,只能暂时蒙骗与他相交往的、有某种共同利害关系的一些人,却难能瞒过某些正派人士。例如,贾宝玉一眼就看出他是个国贼禄鬼。而王熙凤的才貌风采美,对于和她相交往的人来说,有的是被蒙骗,有的则是心悦诚服地喜欢她,爱慕她,甚至崇拜她。贾、王两人之美虽有这点不同,而其表面形象之美,则是相近似的。他俩的这种美,本来是一种假象,不是其性格本质。但在“风月宝镜”里,这种表面美的形象却在正面上。妙就妙在这里。贾雨村和王熙凤的正面形象,即其人的本质,是贪酷、阴险、狡诈、毒辣,以权谋私是他二人的拿手好戏。在葫芦僧判案中,贾雨村为了讨好贾、薛两大贵族官府,谋求自己私利,保官升官,表面上俨然一副青天大老爷的气势,背地里却用卑劣的阴谋诡计,徇情枉法,私放了杀人犯薛蟠,让他的恩人甄士隐的女儿英莲含冤负屈。审理此案中,贾雨村的秘书葫芦僧提供情报,献计献策,立下大功。贾雨村却因葫芦僧知他的底细而将他发配充军。(走狗下场不足惜)仅此一事,贾雨村的魔鬼伎俩,就足够说明了。
从正面看,是博学儒生;从背面看,是国贼禄鬼;贾雨村,假儒存也。
    王熙风的魔鬼伎俩,比贾雨村更高明。她勾结官府,贪赃枉法,受贿白银三千两,害死一对未婚青年。凭这一条罪恶,足够死刑。在谋杀尤二姐的过程中,王熙风的出色的隐谋诡计,巧妙的毒辣手段,使人惊叹,令人发指。她在被抄家时搜出的贪污罪证,有五、七万两白银,加上她平日的奢侈挥霍,她贪污的银子不下十万两,相当于今天的人民币一千万元,够判几个死刑了。当面是人,背后是鬼,这就是王熙凤。
    贾雨村和王熙风的 这些累累罪恶,及其卑鄙龌龊的勾当,是在父母官、贤能管家等冠冕堂皇的招牌下干出的,连同他们腌脏的灵魂,当然只能是隐蔽的,躲藏在背后的,在风月宝镜里,它当然是在背面了。
    在人类的天性中,有很多优点和弱点。优点之一是,会藏丑,会露美,少数人还会制造假的美。人的服饰打扮就是执行此项优点的。丑女爱打扮。魔鬼画的人皮特别漂亮,披在身上,极易惑人。封建社会的官场人士,恶男妖女,不但极善于露美藏丑,而且精通制造假美的伎俩,并把这当作自身的第一流职业。明明是在喝人血吃人肉,却高叫“我是人民的父母官啊!”“我是伟大的青天大老爷啊!”明明是在当婊子卖淫,屋门前却高耸着贞节牌坊。善良的人们有很多弱点,其中之一是,看人看事喜欢从正面看,从表面看,不喜欢,不善于从反面看,从深处看。老实的芸芸众生们,一听见“我是你们的父母官啊!”就急忙跪下磕头,大叫“青天大老爷万岁!”太原王生,一碰到那个夜深独行的二八姝丽,听她娓娓的花言巧语,就认为她是寂寞善良的美人,而与她相依相恋。姑苏甄士隐,初见贾雨村的不凡仪表,听他有礼有节的谈吐,就慷慨解囊。这种患“轻信症”的人,在上层人士中也不乏其人。例如贾政就是其中的一个。
    当锦衣军从荣国府中抄出大量的贪脏证据时,贾政跪在锦衣军头目面前,以头碰地,连说他不知道此事,把责任推给贾琏,暗责自己错用了王熙凤。是啊,荣国府能理家的人才,除了王熙凤还有李纨、探春,尤其是探春,是贾政的亲生女儿,有才能,有良好品德,若用她治家,可能不会出现贪污的事。贾政被王熙凤的外表才能美所蒙蔽,错用了她,致有后来的恶果。这也难怪,贾政者,假正也,,他本身就是一个两面人,与王熙凤是同类人物。他受贾雨村、王熙凤之流的蒙骗,他自己也不断去蒙骗其他人。愚弄他人者,亦被他人愚弄。人啊,你真可悲!
    人类的轻信病是难以治好的。这项弱点,虽经多次痛苦的经验教训,也难克服,竟集体无意识地代代相遗传。封建官场的圣贤老爷们,看准了老百姓的此项弱点,利用它制造出一套诸如“父母官”之类的骗人伎俩,并用孔孟经典装饰起来,世世代代相传下来,作为法宝,愚弄群众,一来遮掩自身的罪恶,宣扬自己的伟大,二来维护巩固他们的封建统治。社会上的恶男妖女们,也利用善良人的这种弱点,在自己身上披上美丽的画皮,干出种种罪恶勾当。好在人类之中,不完全是永不觉悟的愚民,还有一些孙悟空式的人物,在痛苦的经验教训中炼就一双火眼金睛,不为白骨精的美人假象所迷惑,能一眼看穿魔鬼的真面目。曹雪芹便是这种人物。《红楼梦》中的“风月宝镜”,作者的用意,除了揭露批判封建统治者的伪善面目外,就是教导人们要善于识别人的本质,不要被坏人身上的美丽的外衣所迷惑。 曹雪芹的这面“风月宝镜”,对于当时的清朝统治者,是一面厉害的照妖镜。它无情地揭穿了所谓“康乾盛世”的真面目,批判了清朝统治者封建官场隐恶扬善、为非作歹的种种把戏和罪恶,教导人们要用反面思维去认识清朝封建统治者的本质面目。
    若问:如上所述,“风月宝镜”有如此严肃的主题,作者何以用“风月(即色)”这样的词语和情节来表现?答曰:一则是为了逃避文字狱,二则是用亵渎法来批判神圣的皇帝和封建主义。

    三,用“风月宝鉴”照历代封建统治者
    孔夫子曾教导人们“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其实,专制社会中的“大人”和“圣人”,都是最大的骗子。
    翻开儒家经典,圣贤大师们所讲的话是非常动听的。什么“民为贵,君为轻”啦,什么“仁者爱人”啦,什么“保民而王”啦,什么“为民父母”啦,好像从皇帝到各级官员,都是非常关心和爱护老百姓的,都是人民的保护者和服务者。而“父母官”这三个字,更为可爱动听——各级官员是把老百姓当作自己的子女来看待,来爱护的。这样的官员真是伟大极了。 封建统治者们把儒家著作当作经典,在口头上,在他们颁布的各种文辞、政令中,在他们的历代史传中,满篇仁义道德,都把自己描写成人民群众的公仆和救世主。而实际上呢,皇帝,即使最英明的贤主圣君,也都是最残忍的吸血鬼、屠夫、迫害狂和大独裁者。别的不说,仅以太监制度为例,把男孩儿和青少年男子的生殖器割掉,充当皇帝的仆从,去监视那些被皇帝一人所独占的万千美女,她们被关在深宫,被剥夺了做人的爱情的自由。世上比这更残忍、更无耻的事,恐怕极少。所以,清朝学者唐铸万说:“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另一思想家黄宗羲说:今日之皇帝,“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发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所以说,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圣君明主,所有的皇帝都是披着美丽的人皮的魔鬼,都是说着花言巧语的最大的骗子。皇帝以下的各级官员,清正廉洁的当然有,却是极少数。大多数官员是这样的两类人:一类是守王法的贪官,另一类是不守王法的贪官;“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种清知府当然不能算是清官,只能看成守王法的贪官。认真讲起来,无贪的清官是不可能有的。升官发财,高官厚禄,官员们的财和禄,并非全是用本身劳动或者根本不是用自己的劳动换来的。而是从人民那里剥削来的。例如——
    宋朝的范仲淹,史学家公认是个清官。 史载他曾置义田千亩,以此养济他的千人群族,被养者的教育、婚丧诸事费用皆由他供给,颇有点社会主义味道。但细一推敲,这里边就大有问题。义田千亩,需花白银十万两,这一大笔费用从哪里来?千口族人每年的供给费用,不下万金,这笔钱又从何处来?这两笔钱当然全由范仲淹的俸禄支出。他一年的俸禄非有五万两白银是积蓄不起这么一大笔费用和支付族人教育等费用的。五万两银子是好大一个数目呢?《红楼梦》中薛宝钗过生日,一席螃蟹宴花银子二十多两。刘姥姥说:“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了。”五万两银子在当时相当于两千多户农民一年的生活开支,相当于今天的人民币五百万元,等于如今普通大学教授二百五十人一年的工资。范仲淹这么高的俸禄,显然是一种合乎王法的对人民的残酷的剥削,这和贪污钱财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范仲淹从全国老百姓那里剥削来巨额钱财,用之于他那千人小家族。他的小家族过着幸福生活,而全国的老百姓却因受万千像范仲淹这类厚禄高官们的残酷剥削而过着贫苦的生活。整个社会封建压迫剥削的性质并没有丝毫改变。范仲淹是在搞义举呢?还是在搞以少数人剥削大多数人的玩意儿?他的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知他为此而忧呢?还是为此? 郑?SPAN lang=EN-US>
    当然,范仲淹在历史上还是一位贤能的政治家,杰出的改革家,做过很多有益的事。他把自己的厚禄用在济养族人上,比起那些独吞厚禄的官员来说,是很了不起的。若用《红楼梦》的那面“风月宝镜”照他,他应当是一个“美人”;但同时,他那吓人的厚禄剥削,也不乏“骷髅”味。
    至于历史上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罪恶累累的贪官污吏,豺狼狗官,本来是十足的魔鬼骷髅,却总是打扮成“天仙美人”。莎士比亚说:“奸伪的面孔是多么动人!”此名言是对曹雪芹的风月宝镜寓意的准确说明。
    鲁迅曾说,中国的《二十四史》满篇仁义道德,字缝中却是“吃人”二字。鲁迅是用“风月宝镜”的反面来照看中国历史的。

    四、用“凤月宝镜”照“康乾盛世”
    产生《红楼梦》的康乾时代,史称康乾盛世。所谓盛世,是说国力强盛,经济发展,社会安定。一些史学家称颂康熙、雍正、乾隆为一代圣君明主,尤其是对于康熙皇帝,有人还把“伟大的”一词奉献给他。近年来陆续上演的《康熙帝国》《雍正王朝》等电视剧,把康乾盛世的种种巨大功绩,歌颂得很热闹。众大臣及一批批愚民们,俯首跪在皇帝脚下,以头碰地,山呼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场面是多么壮观啊!然而,历史的真实并非如此。所谓国力强盛,实际上是清朝统治阶级武装力量的强盛,压迫剥削人民力量的强盛,是屠杀中国汉族人民的血腥势力的强盛。在清族占领区,人头滚滚,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阴洗城、昆山、平湖、乍浦、海盐、海宁、金华、江西全境、还有广州,全部遭受屠城之灾,竟将四川全部屠净。与20世纪日本鬼子对中国人民的大屠杀无甚区别。
    康、雍、乾的一系列措施,都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已经高度集权的封建专制皇权,使数亿臣民俯首贴耳听命于皇帝一人,使各级臣民绝对服从上司,从而使整个国家机器完全僵化,失去活力。鸦片战争后中国屡战屡败,表面原因是西方的"坚船利炮",而实际上,清朝这种极端腐败的封建专制制度才是根本原因。(北京语言大学周思源教授在文学馆的演讲)
    满清贵族勾结汉族中的国贼吴三桂之流,残酷镇压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屠杀了无辜的汉族老百姓数千万人,建立起血腥的统治。又实行文字狱,屠杀了数以万计的知识分子。在杀人方面,从顺治到乾隆,个个皇帝都是残忍的刽子手。顺治十五年,皇帝霸占了某军人的妻子,这军人批评了妻子几句,被顺治鞭鞑致死后,收其妻子入宫封为贵妃,生一子,未几,贵妃死,顺治杀女官三十名以殉贵妃。康熙二年五月,浙人庄廷龙已死,他在生前曾刊刻过《明史》,被戮尸,其弟廷钺暨刻工、书商等七十余人皆被诛,还牵连名士二百二十一人被冤杀。雍正四年,江西考官查嗣庭命题“维民所止”,雍正认为“维止”乃“雍正”去头,查嗣庭虽狱死仍戮尸斩首示众,子坐死,家属流放。到乾隆时代,文字狱更残酷,皇帝杀人更不择手段,连写诗叹息,也犯了对现实不满之罪,格杀勿论。在整个清朝160余起文字狱案中,乾隆时期就有130余起,占全部案件的百分之八十。乾隆时期的文字狱之多和他在全国范围内彻底清查禁书有密切关系。因此,一些不是文人的老百姓也因禁书而被杀。乾隆时期文字狱的主要案犯,被处以"大律论拟"的就有47例,生者凌迟,死者戮尸,亲属男15岁以上皆斩,15岁以下及女性给功臣家为奴。甚至连张廷玉、沈德潜这些备受乾隆恩宠的重臣,一不留神都会大祸临头,其他臣工就不必多说了。整个朝廷上下都是一种精神萎靡的状态,这样的朝政还能盛世吗?
    从上所述的挂一漏万的例子来看,康乾盛世的皇帝们,正如上文唐铸万所言,“是贼也”,是杀人强盗,是残忍的屠夫和魔鬼,算得什么圣君明主?如此强盛的国力,对于人民群众来说,好处在哪里呢?
    次说经济发展。不错,康乾时代,比起明末清初来,农业生产的确有所发展。统治者有感于清初大屠杀带来的生产大破坏,被迫采取了一些让步政策,使生产有所恢复和发展。但是,这种发展,是建筑在残酷剥削广大农民群众的基础之上的。英国纺织业大发展,圈地牧羊,历史大书"羊吃人",连万里之外的现代中国学子都知道。那么当初满洲贵族“跑马圈地”,“以绳圈地”,占民良田,吃人的事还能少了?中国的新旧历史书上,对与英国同一时期发生的中国满洲贵族三次大的圈地运动,不是毫不提及,就是提到,也是语焉不详,一句带过。既没有控诉,也没有留下“马吃人”、“绳吃人”的说法。不是中国的“跑马圈地”没有英国的惨,而是中国人的命运在中国学者的心目中没有地位,没有人愿意为苦难中的农民呼救。
    清朝统治者为他的旗人贵族们大肆圈地,疯狂抢夺农民的田土。占有大批土地的满族大地主们,原先过惯了狩猎抢劫生涯,不懂得怎样进行地租剥削,便把田土划成若干个田庄,利用地痞流氓,或任用其家奴、包衣为管理人,称之为庄头,因之形成庄头制度。庄头们对于农民进行极残暴的勒索和敲诈,使小农长期陷于饥寒交迫的困境之中。农业庄头制度是清王朝新发明的一种封建土地剥削制度,农民要受地主和庄头的双重剥削。在庄头的强迫管制之下,农民像牛马一样劳动。在这种情况下,农业经济的发展,不但是有限的,而且还阻碍了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著名史学家尚钺曾论证说,清王朝所实行的经济政策,使中国社会经济滞后一百二十年。
    再说社会安定。相对而言,康乾时代的社会环境是比较稳定的。但社会矛盾也很突出。广大的贫困的农民群众和地主、庄头之间的矛盾,是主要矛盾。少数大贵族、大官僚、大地主霸占了大量土地,如:康熙十年至二十年,江宁布政使慕天颜在无锡购买良田一百万亩;康熙二十八年,大官僚徐乾学在无锡占田一万顷;乾隆时,大贵族和珅占田八千多顷。统治者们过着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康熙出巡,江南某官接驾一日花银十多万两,用美女娈童迎驾。乾隆六次南巡,每到一处,“耗财劳民,岁无虚日”。京师祝氏,“屋宇千余间,园林瑰丽,游十日未竟”。怀柔郝氏,乾隆住其家,一日之餐,费至十余万两银子。而广大农民:“一亩之田,耒耜有费,籽种有费,罱斛有费,雇募有费,祈赛有费,牛力有费,约而计之,率需钱千。一亩而需千钱,上农耕田二十亩,则口食之外,耗于田者二十千。以中年约之,一亩得米二石,还田主租息一石,是所存者仅二十石。当其春耕急需之时,米价必贵,势不得不贷之有力之家,而富人好利,挟其至急之情,以邀其加四加五之息,以八阅月计之,率以二石偿一石。所存之二十石,在秋时必贱卖,富人乘贱而索之,其得以暖不号寒,丰不啼饥而可以卒岁者,十室之中无二三焉。”(章谦:《备荒通论》)——这段抄自康熙皇朝文献的材料,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广大农民群众的贫苦境地。
有压迫就有反抗。雍正九年,福建发生农民向地主夺粮事件十四起。康熙四十七年,福建发生四明山农民起义,乾隆三十七年,山东爆发了清水教起义。康熙四十二年,乾隆六十年,先后爆发了湖南、贵州苗民大起义。乾隆二十六年、四十六年、四十九年,多次爆发了回族人民大起义。至于统治者内部因争权夺利而自相残杀,更是屡屡发生,无须赘述。
康乾时代的社会稳定,其情况大体如此。康乾盛世的“盛况”,亦大体如是。

    五、用"风月宝镜"再照"康乾盛世
    列宁曾经说过,一个伟大的文学家,他的作品总会从某些方面反映当时的社会现实的本质的。产生于康乾时代的伟大作品《红楼梦》,艺术地、真实地反映了“康乾盛世”某种本质。曹雪芹用那面“风月宝镜”,无情地照出了康乾王朝“美人骷髅”的两面性,揭穿了“盛世”的真相。
    皇帝老爷真“伟大“,真“仁慈”啊!“皇恩”真是“浩荡”!你看,宁国府的朝廷命官贾珍奸淫媳妇秦氏,被丫鬟发现而使秦氏上吊死了,皇上派了全权代表暨文武大臣来祭吊,白漫漫人来人往,花簇簇官去官来,把宁国府一条街也压断了。这给宁国府增添了多大的威风啊!夫宁国府者,残酷剥削农民之地也(从书中五十三回那张吓人的租单可证),淫棍尤物集聚之窝也,乱伦丧德之窟也。秦氏之死,是贾府一桩腐朽透顶的大丑事。贾府却把这丧事办得奢侈隆重,一来是为了掩人耳目,以正面“美人”遮盖背面“骷髅”,二来是显示贾府“百尺之虫,死而不僵”的贵族气派。皇帝老爷给这样的大丑事派出他的全权代表来吊丧,说明他不了解情况,昏庸而被蒙蔽。在吊丧中,皇帝还大开龙恩,以一千两银子的最低价格,把龙禁尉这种神圣的、皇帝贴身的侍卫官儿,出售封赠给死者秦可卿,既使这个冤死的女人获得平反昭雪(因为她的上吊,罪魁祸首是贾珍),更增添了贾府的荣光。或曰:弄错了吧,是给贾蓉补一个龙禁尉的缺,而非秦氏啊。答曰:没有弄错,封龙禁尉的是秦氏,而不是贾蓉。书中第十三回秦氏灵堂大门前金牌上,书着“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如果说,这里是指贾蓉,那么,僧道榜上写着的“世袭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御前侍卫龙禁尉贾门秦氏恭人之丧”,是指秦氏大概不会错吧。如果这里的文字依然可以理解成是指贾蓉的话,那么,这回书的题目“秦可卿死封龙禁尉”,该不会有错吧?书中确有一节文字:贾珍向皇帝的代表戴权提出想给儿子贾蓉买官,戴权答应说有个龙禁尉的缺,叫贾珍写个履历来。好象是说是贾蓉补龙禁尉的缺。其实不然。这里可能有两种情况:其一是,戴权为贾蓉补龙禁尉缺的事,被皇帝知道了,皇帝要亲自封赠贾蓉之妻秦氏为龙禁尉。其二是,作者耍了狡猾之笔。因为皇帝封赠一个死了的女人为贴身侍卫,并非是光彩的事。若明明白白写出,恐犯文字狱。便用了矛盾的笔法,略加遮掩。皇帝亲自封赠的龙禁尉,必定是秦可卿,而决不是贾蓉。这无可怀疑。除了上面说的理由外,还有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秦氏是一个绝色美人。她鲜艳妩媚,大似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她是警幻仙子的妹子下凡。从她卧室的陈设来看,一派“情天情海幻情身”的风流味。她是一个风情万种、真情可倾的风流女人。世上如此绝色的天仙美女,皇帝老爷能放过她吗?须知,所有皇帝都是天底下第一流的色狼。一心要做和尚的顺治皇帝,尚且天天流恋宫中美女不放手,这还不算,见到某军人的漂亮妻子,还要霸占过来;何况别的不想当和尚的皇帝?像秦可卿这样的尤物,皇帝这种情种遇到她,“情既相逢必主淫”,必然想方设法把她独吞掉。如果无动于中,那才是怪事呢。可惜皇帝老爷在秦氏活着时不知道贾府有这么个神仙宝贝,否则,也许早已据为己有了。如今,从戴权口中得知此情,虽说秦氏已死,但她既是天仙下凡,灵魂定然不死。封她为龙禁尉,让她贴身在寡人身边,不是很浪漫的事吗?警幻仙子曾倡导“意淫”说,意淫就是精神恋,能和神仙妹子的灵魂享受精神恋的乐趣,也只有真命天子才能有如此的艳福了。幸好深宫中的皇帝,官僚主义严重,不了解秦氏的隐私秘事,否则,贾宝玉、贾珍要倒大霉,说不定贾府还会遭受灭门之祸呢。仅此一事,就看出曹雪芹笔法的厉害。揭露皇帝“美人骷髅”的双面人格,揭露宫廷此种见不得天的丑事,含蓄、辛辣、尖刻。既可逃避文字狱,又使“能解其中味”的读者知晓皇帝的人格。呸,盛世的明君贤主,原来是如此货色!
    初读《红楼梦》第十三回,以为作者只是写秦氏的丧事和凤姐理事。多次细读才发现“死封龙禁尉”的深刻内涵。妙矣哉,《红楼梦》!
    按:第五回秦氏判词“造衅开端实在宁”,曲子“家事消亡首罪宁”,是贾府后来遭大祸几乎灭门的提示。有人捡举了天香楼案,宁国府丑事大暴露,皇帝大怒,贾府遭殃。曹雪芹原著当有此情节。笔者另有专文论述此事,此不赘。
    列宁说,小说是以个别的事件来表现大的社会现实的。恩格斯说,倾向只能从情节和埸面中流露。曹雪芹在书中多次提到的“末世”,决不是仅指贾府而已,同时也指当时的整个社会。书中说,“百尺之虫,死而不僵”,“外面的架子虽没很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是指贾府,也是指康乾盛世。书中写秦氏之丧,气势浩大,却隐藏着贾府和皇宫中的腐败,一击两鸣。接着写元妃省亲,同样笔法,从修建大观园到元妃回娘家,好似一条大河,浩浩荡荡,气势非凡,极写贾府和皇宫的繁荣气象。同时又透露种种腐朽和危机。 “嗳哟!好势派!独他们家接驾四次,要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粪土,凭是世上有的,没有不是堆山积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这是赵嬷嬷对凤姐说的话,看出康乾盛世的巨大“盛”气,皇帝用钱如大河决堤。贾府也跟着仿效。
    一般老百姓的媳妇回娘家看望父母,娘家最多为她准备一间卧室,弄点她喜欢吃的饭菜。皇帝的小老婆贾元春回娘家探亲,却要修建一所省亲别墅,占地数百亩,修建精美房屋、亭台楼阁数十间,有山,有河流,有池塘、泉水、竹林、柳林、松林、花林、稻香村、观音庙、剧院、宗祠……还要采购丫鬟、小童、戏子、尼姑、艺术品及各种设备等等。有专家估算,这所“天上人间诸景备”的省亲别墅的建成,至少得花白银三百万两,按照那时候的米价,可购买白米三亿斤,相当于一百万个农民一年的口粮。多么吓人的奢侈啊!至于贵妃娘娘回娘家时的豪华奢侈,更不待说了。
    这种神圣、庄严、豪奢、宏大,自然显示着皇帝世界的繁荣昌盛,显示着康乾盛世的伟大。然而,在这“伟大”背面,又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在神圣的娘娘省亲时刻,身为祖母、父亲、母亲的白发和黑发老人,跪在孙女、女儿脚底下。贾政那篇称自己为斑鸠、乌鸦,称女儿为凤凰、贵人的献词,实乃天下奇文。贾贵妃“那不得见人的去处”的哭诉,那一家人“只管呜咽对泣”的凄凉情景。这一切都表明:皇权制度摧毁了家庭人伦关系,摧残了人性,消灭了人的人格尊严。
    元妃省亲结束后,神圣的大观园很快成了与皇权对立的女儿国。女儿国的主人贾宝玉,当全家人都忙于神圣的接驾之时,他却是最消闲的。他的大事是:去小书房慰望寂寞的画中美人,欣赏并包庇他的书童茗烟和一小丫头做爱,等等。至于国家大事,他除了骂外,是什么也不理睬的。大观园成了他的避世乐园。这当然是曹雪芹的观点。神圣的大观园在作者的笔下遭到了亵渎和糟蹋。作者又把这座皇妃省亲别墅写成制造一连串人间悲剧的地方。这一点,学者们早已多所论述了。笔者想补充的是:曹雪芹在这里有两处神来之笔,最是刻毒。一处是绣春囊事件。庄严的娘娘省亲之地,竟然会有如此下流的淫秽物出现,并由此导致抄捡大观园的大丑剧和大悲剧,这是对皇帝盛事的讽刺。另一处是,“九州万国被恩荣”的省亲别墅牌坊,“赤子苍生同感戴”,人们对它只应顶礼膜拜的,而村妇刘姥姥,酒醉饭饱之后,却来此牌坊底下,要脱裤子解大便,幸而被阻止了。这一笔太刻毒了,使人想起英国大诗人拜伦的诗:被捧为伟大贤能的某英国大臣的圣墓,是大英帝国光荣的象征,拜伦却在这墓碑上题诗曰:“路人,在此小便吧!”又使人想起了鲁迅先生。1931年国民党开一中全会,中央日报大捧场,鲁迅却有诗曰:“ 放屁放屁放狗屁,真真岂有之此理。”古今中外的文学家,对于反动统治本质的无情揭露,对于虚假的神圣之物的深恶痛绝,不但观点相通,亵渎式的批判手法,也何其相似乃尔!

2002年7月11日初稿2005年5月9日改定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