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真假宝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真假宝玉   

作者:一叶知秋 收录时间:2006-11-03

 
    真假宝玉(一)
    <红楼梦>中唯一男主角就是贾宝玉,宝玉虽一体,可是却有着两个灵魂,因他前身是两块石头.
一块即是开篇就提的那块女娲补天时锻炼过又弃而不用的那块石头,被那一僧一道打动凡心,幻化成一块宝玉,道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了几年.它就是随着真宝玉落草凡尘的那块假宝玉.
    那么那真宝玉呢?前身为神瑛侍者,“瑛”者,美玉也。侍者何意,侍花者,也就是园丁,以甘露灌溉绛珠草,而结下一段木石前缘。
    真乃神仙眷侣也。
    神瑛侍者身居赤瑕宫,脂批“瑕: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也”。何病:凡心偶炙,意欲下凡造历幻缘.那绛珠仙子为偿甘露之惠,也下世为人,其他“多少风流冤家”不过是“陪他们去了结此案”。脂批云:“盖全部之主唯二玉二人也”,其他只是虚陪。
    世人多以为《红楼梦》一书写的是宝黛钗三角恋,还有加上史湘云竟成多角恋爱,岂不是无稽之谈!
    那么这几个风流冤家到底是何关系呢?书中这样安排:宝黛是姑表亲,玉钗是姨表亲,玉云是老表亲。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晴雯组织众女儿抽签,黛玉为芙蓉;湘云则是海棠;宝钗呢,牡丹。遍读过《西厢记》《牡丹亭》《长生殿》的作者与读者细想,谁能贵比那艳冠群芳的牡丹—杨贵妃也。可是众人都笑说:“巧的狠,你也原配牡丹花”。
    怎么那么巧?书中交代很清楚:宝钗进贾府是为宫中选秀而来,所以她处处自重,志存高远,其有诗表其志:“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元妃省亲让她看到了身为贵妃的荣耀。所以她在贾府身份不同于其他同辈如黛玉、湘云等,她是高姿态的,稳重、大度的,
    而且她还随分从时,她能大得贾府上下人之心,并与大家打成一片,当然她不排斥与一家之宝的这位表弟来往亲近。有人说宝钗爱宝玉,破坏宝黛爱情,这与宝钗志向不附。那么宝钗爱不爱宝玉呢?如果说爱那也仅仅是姐弟之爱,我们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宝钗如何称呼宝玉的呢?“宝兄弟”,她是如何看宝玉的呢:“无事忙”“富贵闲人”,而且她常劝宝玉要留心经济学问。她与宝玉可说无有任何志趣相投之处。
    那么她为何又与宝玉有着一段俗缘呢?这就要回到那故事开端,那一僧一道为构陷一段金玉良缘,专给宝钗加上的金锁。在黛玉眼里这金锁是如此碍眼,可宝钗心中是否真以为然呢!非也,要知她这金锁要有玉的才能配,但是单单只有贾府的宝玉才有玉吗,那皇宫里可有的是玉,连皇上的国玺还是玉的呢?所以当自己的哥哥说“见宝玉有那捞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她”,宝钗满心委屈气愤,整哭了一夜。宝钗满心满心委屈气愤的是什么:别人混说是不知道,做哥哥的难道不知道我们为何进京,我难道就这么不自重,你这不是坏我名声吗?
    但是命运不济,正是这个混帐哥哥坏了宝钗理想的金玉姻缘。先是薛蟠娶了河东狮夏金桂,闹得家宅不宁,薛蟠躲出去又生事打死人命,把个世袭爵位也给丢了,连带着宝钗入选的资格也取消了。这时宝钗青春老大守空闺,(总有十七、八岁了,当时就算老大了)不得已才下嫁了那个痴傻疯癫的贾宝玉,应了她嫂子金桂的诅咒:“天下有几个都是贵妃的命,别修的像我嫁个糊涂行子守活寡!”
    这么看来宝钗是不爱宝玉的,那么湘云是否爱宝玉呢?。书中交待湘云“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如果说她爱宝玉,也只是“爱哥哥”。要知道湘云在黛玉之前就与宝玉从小生活在贾母身边,(袭人当时侍奉贾母,与湘云要好),所以湘云与宝玉是兄妹之情。宝玉也很喜欢这个豪爽的妹妹,所以才有特意留下那金麒麟给湘云,这样就让黛玉多心了。连读者也跟着胡乱猜疑,怎么又来一个金?如果读者注意到作者在书中交代的“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并非指的是宝玉与湘云,而是另一位“才貌仙郎”卫若兰,就会知道宝玉又为他人做了回嫁衣裳。
    那么宝玉是否爱宝钗呢?在下以为这要看是那块宝玉,是那块无才补天的假宝玉,还是那块有瑕的真美玉。
    假宝玉虽无才补天,可它一下世却被贾府特别是感叹子嗣艰难的贾母视为掌上明珠,对它寄予了撑起贾府这将倾大厦的厚望,这块假玉被视为“命根子”。而真性灵的神瑛却常常要摔这“劳什子”。为什么?因为这假宝玉所追求的俗世红缘障碍了神瑛与绛珠的仙缘。
    这俗缘就是“金玉良缘”,宝钗有金,湘云也有金,独黛玉无金,黛玉只有泪,想那黛玉本是草木之人,如何禁得住金来克,黛玉的泪也就“秋流到冬去春流到夏”。那么黛玉的泪有什么用呢?黛玉之泪犹如她的生命,黛玉要以生命之水浇灭神瑛那偶炙的凡心!黛玉每每哭泣都是“只为我的心”,“心”即是那真性的灵魂。宝玉说“我也只为我的心”。但是黛玉知道宝玉有两个心,一个是那假玉的心,一个是那神瑛之心,神瑛心里只有妹妹,可是假玉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宝玉因此就成了“无事忙”。这也是宝玉极为痛苦之事。那颗浊玉的灵魂附着在美玉之身让神瑛时时蒙垢。所以读者看到这个宝玉时而聪慧灵秀,才思隽永;时而蠢笨无思,俗不可耐。这假玉每每因俗务惹黛玉流泪,所以神瑛每每因黛玉摔砸那“连人之高低都不择”的“什么罕物”。
    脂批中有“宝黛合一”说,是脂砚斋的误读(脂砚的局限已有先辈研究,这里就不作转述了),也对后学者有误导。钗黛完全是两类人,怎么能合一呢?之所以有这误读,是因为真假宝玉混为一体,那假宝玉确实爱宝钗,她每每被宝钗的美色所吸引,但那神瑛却能感到宝钗的冷漠。所以真假宝玉时时发生冲突,难以调和,他那须眉浊物的俗身不断地与宝钗、袭人、秦钟、蒋玉菡、等等纠缠不清,但神瑛空灵俊秀的心却永远与绛珠仙子黛玉契合。结局是“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株寂寞林”。那真宝玉最后与假宝玉终于分道扬镳,到《阻超凡佳人护玉》一回,袭人死抱住宝玉不放,还是宝钗明决:“放了手由他去就是了”。宝玉笑道:“你们这些人原来是重玉不重人哪。你们既放了我,我便跟着他走了,看你们就守着那块玉怎么样!”。随分入时的宝钗当然不会守着一块石头过活,她改嫁了贾雨村,袭人呢,也是那假宝玉用汗巾子牵了红线嫁与了蒋玉菡。
    那假宝玉历尽悲欢离合、炎凉世态之后,记录下一段故事归彼大荒;那真神瑛与绛珠都魂归太虚幻境去圆那木石前盟去了;剩下我们这些痴心读者捧着这部大书痴人说梦吧!

联系方式:yedy08@sina.com.cn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