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茄鲞 · 螃蟹 · 软烟罗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茄鲞 · 螃蟹 · 软烟罗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6-10-12


    题上这三样东西都跟刘姥姥有关。《红楼梦》第三十九回,刘姥姥第二次进荣国府打秋风,正值秋天,赶上荣府里吃螃蟹;陪贾母逛园子,见识了软烟罗;在贾母的宴席上,尝到了茄鲞(xiang,三声,音“响”)。
    要不怎么说《红楼梦》是部百科全书呢!书里面有诗,有画,有医学,有美学,还有烹调艺术。就是因为刘姥姥在酒席宴上吃到了茄鲞,北京中山公园来今雨轩的菜谱里,才有了这道红楼佳肴。
    前些时候在北京晚报上读到一位大作家的文章,称赞贾母如何懂得美学,知道怎样搭配颜色。依据就是第四十回,贾母等人来到潇湘馆林黛玉的住处,见窗上原来糊的翠纱颜色旧了,吩咐凤姐给换上新的;并说院子里有绿竹,所以不宜再糊绿色窗纱,应该用银红色的。这就是贾母懂美学的证明。可这下面还有呢:凤姐说她见库房里有好些银红色的“蝉翼纱”,又鲜艳,又轻软,拿来作纱被一定不错。贾母听了笑道:“呸!你连这个纱还认不得呢。那叫软烟罗!”凤姐见那纱特别薄,于是想当然以为是蝉翼纱。殊不知那种纱比蝉翼还要薄、还要轻,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户,“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做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做霞影纱”。
    怎样诠释《红楼梦》,那是作家、红学家们的权利。问题是,曹雪芹讲述这些东西,也是想卖弄一下学问,显得他既懂得烹调、又懂得色彩搭配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何必要拉来一个村姥姥当旁观者呢?
   刘姥姥,一个农妇,划成份,起码够个富裕中农。她看贾府的眼光,可以代表当时的草根民众了。她很会揣摩人的心理,善于说些人们喜欢听的话。为了讨听者之欢心,她甚至可以随口编造些生动的瞎话、假话,像什么大冬天雪地里跑出个小姑娘来抽柴禾什么的。但有些时候她是讲些真话的。读者可以分辨出来:她讲真心话的时候,总要念佛。可能她认为,佛是不能欺骗的,欺骗佛是要遭报应、受惩罚的。听说贾府吃一顿螃蟹要七八十斤,刘姥姥就算了笔账:“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刘姥姥还有没算进去的呢:吃螃蟹的时候,要就着烫热的合欢花浸的酒;吃完了螃蟹,要用菊花叶、桂花蕊熏的绿豆面洗手,以祛除腥气。要是知道了这两个细节她还得念几声佛。在潇湘馆,听贾母让凤姐找出几匹银红色的软烟罗来糊窗户,刘姥姥盯着凤姐拿来的那匹软烟罗,“觑着眼睛看个不了”,念佛说道:“我们想他作衣服也不能,拿着糊窗子,岂不可惜!”在酒席宴上听完凤姐说了茄鲞的做法,刘姥姥摇头吐舌说道:“我的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个味儿。”
    刘姥姥还念过几次佛。一次是贾母要给史湘云还席,李纨带人去缀锦阁上搬高几,见刘姥姥在一边看瞧热闹,就让她也上去瞧瞧。刘姥姥登梯上去,只见里面乌压压的堆着些围屏、桌椅、大小花灯之类,虽不大认得,却觉得五彩炫耀、各有其妙,“念了几声佛,便下来了”。再一次是贾母带着她逛了一圈大观园之后问她:这园子好不好。“刘姥姥念佛道:……比那画儿还强十倍!”借助刘姥姥的眼睛,作者再一次向读者展示了一下前面没有介绍周全的大观园,展示了一下读者尚未全面了解的贾府家底。作者还借助刘姥姥的眼睛,向读者介绍了一下贾母的气派,那是贾母感到不舒服时,请太医来看病的场面描述:“只见贾母穿着青皱绸一斗珠的羊皮褂子,端坐在榻上,两边四个未留头的小丫鬟都拿着蝇帚漱盂等物,又有五六个老嬷嬷雁翅摆在两旁,碧纱橱后隐隐约约有许多穿红着绿戴宝簪珠的人,王太医便不敢抬头,忙上来请了安。”
    ——这气派,跟皇太后有什么两样,只是跟前缺少几个太监罢了。
    刘姥姥更多念佛是在离开贾府之前。平儿给了她半炕的东西:两匹纱(其中一匹是青色的软烟罗),两匹绸子,两个茧绸,一盒子内造点心,一口袋干鲜果子,还有一口袋御田粳米和几件衣裳,外加一百零八两银子。“平儿说一样刘姥姥就念一声佛,已经念了几千声佛了。”这只是王夫人这边给的,贾母那边还有呢,贾母的几件衣服,“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老太太一次也没穿过的”; 还有几种药,梅花点舌丹,催生保命丹,活络丹,紫金锭,外加两个金银小元宝锞子,还有妙玉不肯要、宝玉讨来送给刘姥姥的成窑茶钟。刘姥姥又是念了几千声佛——她没想到贾府这么大方,她这趟秋风竟是发大财了。
    刘姥姥念佛时讲的那些真话,包含着对贾府富贵的感叹,同时也包含着对贾府奢侈生活的批判。借助她的嘴,曹雪芹道出了小说叙述吃饭、糊窗户等琐碎末节的用意,扣住了小说的主题。
    对于《红楼梦》的主题,一直见仁见智。但小说叙述了一个大家族的衰败经过,却是没有争议的。小说一开头读者就被告知,贾府在走下坡路:“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可是“日用排场费用,仍不能将就省俭”。 第二回,贾雨村在智通寺里看见一副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如何吃茄鲞和螃蟹,用软烟罗糊窗子,就是“不能将就省俭”和“身后有余忘缩手”的具体写照。连林黛玉都看出来了:“咱们家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俭省,必致后手不接。”贾宝玉听了不过付之一笑,道:“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人的。”(第六十二回)宝玉的这句话,真是为“横行公子却无肠”、“皮里春秋空黑黄”两句诗的绝好注脚。
贾府仍就这么排场、挥霍、糟蹋,直至彻底败落。
    所以,说《红楼梦》是关于什么的赞歌恐怕离题太远。“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分明是作者“智通”(想明白)之后的懊悔。

联系方式:北京建国门外大街14号 
电子信箱:bja_zc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