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从“末世”看红楼梦的反清思想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从“末世”看红楼梦的反清思想   

作者:朱光东   收录时间:2006-09-029


    一般认为,红楼梦把当时社会称为“末世”,是因为作者已经预感到封建社会即将灭亡。人们得出这样的看法,主要是由于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朝代。但是,从清朝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这个事实,并不能得出红楼梦诞生时期,人们已经预感到封建社会即将灭亡的结论。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1] (p. 255)
    所以,一个国家,无论处于哪个历史发展时期,无论有没有产生资本主义萌芽,在世界资本主义的影响下,也会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中国就是这种情况。如果没有外国资本主义的影响,中国也会过渡到资本主义,但时间要慢得多。因此,根据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朝代,就认为资本主义萌芽在红楼梦诞生的时代就已经强大到足以让人们产生中国封建社会即将灭亡的预感,是缺乏充分依据的。
    从历史上看,在同时代或稍后时期的思想家身上,也找不到任何关于新社会的朦胧的预感。如比作品诞生稍早的进步思想家颜元,主张复井田。井田制是古代一种土地国有制的思想,是古代人们对土地平均分配的一种幻想,是对地主阶级土地兼并的一种反抗。因此与新社会没有什么关系。作品诞生一百年之后,那时中国已经面临资本主义侵略的威胁,但龚自珍也只是能提出回到“三代”去的复古口号。因此,中国资本主义萌芽在红楼梦时代是否足以让作者产生封建社会即将灭亡的预感,是要打个大问号的。
    从作品本身来看,作品没有任何有关新社会及市民阶级(工、商业者)生活的描写,贾府破败是统治阶级内部斗争的结果(抄家)。从作品看不到任何新社会的影子。
    因此,把所谓“末世”理解为封建社会的末期是牵强的。要正确理解“末世”的含义,必须联系当时民族斗争的背景。
中国封建神学的天命观,一方面把皇帝看作至高无上的“天子”,另一方面也要求统治者讲“仁义”。“天命靡常,惟德是辅”,“有德”之君才会得到“上天”的保佑。因此一切封建统治者一方面把封建纲常思想说成“天理”,同时把自己说成“有德”之君,把自己的统治时期说成“盛世”,以论证其统治的合法性。这两方面对于维护封建统治,麻痹人民的反抗思想,都是不可或缺的。如雍正说:
    “盖生民之道,惟有德者可为天下君。……书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盖德足以君天下,则天锡佑之以为天下君。”
    “本朝定鼎以来,扫除群寇,寰宇乂安,政教兴修,文明日盛,万民乐业……。是以德在内近者则大统集于内近,德在外远者则大统集于外远。孔子曰:‘故大德者必受命。’”[6] (p.5)
    “况我朝奉天承运,大一统太平盛世,而君上尚可谤议乎?”[6] (p.7)
    可见承认不承认清朝是“盛世”,是关系到清朝政权稳固的重要问题。清统治者把清朝皇帝说成上天“锡佑”的好皇帝,把清朝说成是“太平盛世”,以论证清贵族入主中原的正统性和合理性,强调臣民应遵守“君臣之义”,“不得以夷华而有异心”。而对于“诋毁”清朝的人,则进行残酷迫害。如胡中藻因“‘一把心肠论浊清’,加浊字于国号之上”[3] (p.100)而受到迫害。
    而对于民族主义者来说,清朝是不能接受的,因而不是什么“盛世”,而是“末世”、乱世。如孔尚任说,他创作《桃化扇》的目的是“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矣” [10] (p.89)。唐甄也说:“末世学者不纯” [10] (p.89)。明遗民毛先舒在《与洪昇书》中也说:“末世风气险薄”[10] (p.89)。据《大义觉迷录》载:
    “而逆徒严鸿逵等,……恣为毁谤。至谓八十余年以来,天昏地暗,日月无光。”[6] (p.4)
    可见反清人士认为,清朝不是什么“盛世”,而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末世”。把清朝称为“末世”,实质是民族立场的反映。围绕“盛世”与“末世”的斗争,是清初民族斗争的一项重要内容。
    因此,我们没有理由把红楼梦的“末世”一词,理解为封建社会的末期,因为那是的人们还没有社会形态的观念,不可能知道封建社会将会被新的社会形态所代替。所以联系时代背景,红楼梦的“末世”思想,以及对清朝的黑暗腐败进行的全面、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并不是指封建社会已经进入末期,而是反映了作者对清朝的否定态度,是对清统治者所谓“盛世”谎言的批驳,是民族主义思想的反映。
    也许人们会说:脂批说末世是指贾府的运终数尽,而不是指清朝是“末世”。 如第二回:
    子兴叹道:"老先生休如此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 【甲戌侧批:记清此句。可知书中之荣府已是末世了。】
    雨村道:"当日宁荣两宅的人口也极多,如何就萧疏了?" 【甲戌侧批:作者之意原只写末世,此已是贾府之末世了。】
笔者认为,这只是作者和批书者的障眼法。书中并没有明说是指贾府的末期。“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这里的末世,可以理解为一个时代,也可以理解为贾府的末期。既然可以有两种理解,而前一种理解与雍正的“太平盛世”是针锋相对的,是触犯文网的,因此,如果作者的意思是后者,那么他应该说明,以避免惹来杀身之祸。作者可以这样写道:“偶遇宁荣二公之灵,嘱吾云:‘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已是末世,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
    这样就不会有误会了。但为什么作者来个模糊策略?这正是作者用笔狡猾之处。【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 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 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末世”一词,正是作者的“狡猾之处”。
    贾府运终数尽,在书中已经讲得很清楚。书中写道:
    警幻忙携住宝玉的手,向众姊妹道:“你等不知原委:今日原欲往荣府去接绛珠,适从宁府所过,偶遇宁荣二公之灵,嘱吾云:‘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
    那么为什么脂批还要一再说明是写贾府之末世而非清朝之末世?这其实是此地无银的伎俩。就象作者一再强调不敢唐突朝廷一样。因为有没有唐突朝廷,不是由作者说了算的。如果统治者认为你唐突朝廷,你怎么辩白都没有用。所以说不敢唐突朝廷,一点保护作用都没有,只会使人产生作品唐突朝廷的联想。
    所以脂批一再说末世是指贾府之末世,而非清朝之末世,实际是此地无银的手法。
    从作品的描写来看,作者对当时社会现实的批判立场是没有疑问的。如“白骨如山”一词,或是反映清兵的杀戮,如嘉定屠城等;或是反映清朝政治黑暗,民不聊生。无论如何,红楼梦都不是一部为清朝歌功颂德的作品,或与政治无关的言情小说。
    因此,作品的“末世”一词,是对清朝“太平盛世”的否定,是作品反清思想的一部分。


(摘自《红楼梦与清初民族斗争管见》一文。有增删。原文载《广西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

声明:无经作者授权同意,谢绝拷贝或改用.引用时,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电子信箱:fczgd◎tom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