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金玉缘》评论辑录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金玉缘》评论辑录

辑录者:为了红楼     收录时间:2004-09-16

    《金玉缘》评论辑录

    辑录者:为了红楼
    辑录按语:这些评论都是从各大网站上转过来的,在这里对原作者表示诚挚的谢意!

    一、《金玉缘》有可能是《红楼梦》的初稿本
    1、 齐斋
    看了《金玉缘》的前几回,感到它有可能是红搂梦的初稿本———《风月宝鉴》,因为高,程两人在出版《红搂梦》时,必然收集一些《石头记》的抄本,《风月宝鉴》是《石头记》的最初底本,为高,程所得,高以《风月宝鉴》为参照,续写了《红搂梦》后四十回,并且将《风月宝鉴》改名为《金玉缘》准备另外出书。(因为程是书商),这是我的判断。如果事实确实如此,那么《金玉缘》的出现,对研究《红搂梦》将是一大福音。(注意,脂评中曾明确提到“雪芹有《风月宝鉴》一书”。《红搂梦》第一回中也指明曹雪芹是对《风月宝鉴》“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才最后定稿。说明曹雪芹先写出《风月宝鉴》,因为不满意,后来反复修改,最后才写出文学巨著红搂梦。在改写中,雪芹得到脂砚斋的批评与帮助。) 
    《红楼梦》前八十回是曹雪芹所撰,已有定论,后四十回为高鹗续写,也基本可定。高鹗是凭空续写的吗?当然不是,他是有所依据的,他很可能是根据所得到的《风月宝鉴》中故事的后半部分内容续写了红楼梦的后四十回。这是我的一个判断。 
    看过一部分关于红楼梦版本的资料,知道高程两人出版红楼梦是经济利益的驱动,红楼梦的出版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所以程甲本出版后,又出了程乙本。《风月宝鉴》乃稀有抄本,程高两人在红楼梦出版取得成功后,完全可以考虑将《风月宝鉴》改名为《金玉缘》出版。我注意到《金玉缘》的署名是“西楼居士原撰,高兰墅编次,程伟元题名”。《金玉缘》在《红楼梦》之后出版,也是经济利益的驱动。 
    2、 tsf
    有可能就是红楼据之改作的另一部书,即红出之前就有的一部书,这样一来则正说明了红是两部主题不同的书的组合.
    3、 齐斋
    看了《金玉缘》的回目和第四第五第六第四十三回,再和红楼梦后四十回对照,可以明显看出红楼梦后四十回完全抄袭《金玉缘》后四十回,只不过将书中人物姓名作了调换,部分情节作了改动。《金玉缘》如是以《风月宝鉴》为底本,则高鹗续写《红楼梦》其实只是将《风月宝鉴》略作改动,只能算抄袭,不能算创作。
    曹雪芹先撰《风月宝鉴》,脂批中有“雪芹旧有《风月宝鉴》,其弟堂村作序。。。。。” 可为明证,因为对前三回不满意,后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写出《红楼梦 》前八十回。(后四十回可以仍用《风月宝鉴》的后四十回)。现在发现的《金玉缘》极有可能是《风月宝鉴》的篡改本,曹雪芹的《石头记》前八十回抄本和《风月宝鉴》抄本后来为高鹗程伟元所得,高鹗根据《风月宝鉴》编写出红楼梦后四十回。
    对《.红楼梦》后四十回,已经有很多学者提出批评意见,我觉得高鹗是根据《风月宝鉴》抄本“续写”出后四十回,“风月宝鉴”原貌如何?《金玉缘》正是《风月宝鉴》的改名,《红楼梦》第八十一回“占旺相四美钓游鱼,奉严詞两番入家熟”《金玉缘》第四回为“占旺相小姐钓游鱼,奉严詞公子入家熟”,因为《红楼梦》在改写中增加了宝玉与秦中入学一节,所以,高鹗在改写时只好写成“两番”,但是,《金玉缘》中“小姐”对“公子”很公仗,《红楼梦》中“四美”对“两番”很勉强,可知高鹗是抄袭《风月宝鉴》。另外,这一判断能解释清《红楼梦》后四十回很多疑问。
    二、关于《金玉缘》的几个问题
    1、作者:
    题目:红楼随札之金玉缘的几个问题
    看了此间之文想到关于金玉缘的几个问题. 
    一,大观园的文字可以脱出来,这更说明了红楼梦是有明显两部分构成,即大观园的文字,和一部更完整的有首尾的文字.
    二,大观园的文字应是在后者之情节敷衍出来的,就如同金瓶梅和水浒的关系类似.
    三,那部有首尾的文字是有明确的时间,地点,人物背景的,而大观园的文字则作了改动,隐去了这些明显的地方.
    四,人物的命名与红楼梦的人物的名字出意多可相合,红楼梦的则相对较隐晦些.这说明红楼梦在作出大观一文的同时,并未放弃这部首尾全有的文字的创意.
    五,这部首尾皆全的文字明显以明末为时间背景从天启到崇祯有二十三,四年这与红楼梦的时间差不多.
    六,这部首尾皆有的背景很明确,定国公是个真实人物,明中山王徐达之次子于北京封定国公,于南京之本封魏国公者相称.这与红楼梦的二府很相似.而此书是一府.
    七,曾以为此书之核心在与春秋获麟之说,今书主要之人物即名之,在红楼梦中此物也是一着有描述之物,这说明红楼的作者是在发挥此书的意思.而且很可以说明至少在这部有首尾的书内是有所用意的.
八,此书之作者文化似不甚高,今在其一回中有崇祯为太子的话,而历史中崇祯只为过太弟,无有当过太子.
    九,从人名看如果此书是后人之伪,不可能竟如此对等,先晦后显,于情理不合.
    十,一回内,是二僧而非一僧一道,这是很可说明问题的,在这部首尾皆有的文字,主题即为针对释教,而红楼梦中是模糊的,如果后是在此本所发挥,是不甚注意与此的.
    时此可以作出之判断.这个是应有所本的.它的主题与红楼梦有重合,更有不同,但是在主要精神上红楼梦是接受了的这有两个可能,
    一是红楼梦的作者只把此文字作为一个缘起,主要借其环境,故对原文字照搬不误,只在与己文契合处做衔接,如同金瓶梅那样,首尾都是水浒,中间加一大部文字,这就很好解释了为何此文本就是百二十回红楼梦的首尾一样.那末可以认识到,红楼梦的百二十回就如同把金瓶梅和水浒合在一起一样.
    那样的话,也可以说一书叫水浒一叫金瓶梅,在起个名目,如水金的,其意颇可见.
    其二,红楼的作者在这个有首尾的文字上,既想保留原文之意,又想于己有大发挥溶入其间,即在此文字之基调上作一大再创,这样的话,也应是很有可能的,就像三侠五义和七侠五义的关系类似了.
    结束,涉于历史中不见所本之书,红楼梦乃有所本的提说不得所注意,即或与书内文字可见(一回开场叙书之得来).批注有示(脂评诸本),研者有论(蔡元培之索隐),而由于考证之出,更纷乱,
    如果红楼梦有结尾而又与此间结尾迥异,,然此本始终无见,即如此结末
    从一从二说,亦必有所本.
    故此文当为原文之旧文,如确有红楼梦之结末不见,则可知必以此原本补之,完全说明补书的人知道从有旧文字,到红楼梦的再作,进而又不得其全,再以旧本作结束.使直勉强为一完帙.
    这就进而有说明了为何,有石头记和红楼梦两部书名,这就是解释了,作者没有作完,同时作者之先有一个另外的有首尾的文字.
    所以即使这位有意再作的人物是否作完,或作完失落了,也能有一部完帙.
    以金瓶梅和水浒而比较,不管笑笑生如何编作,金莲为武松所杀这个最终结局是不可改变的.再就五侠七侠,人物随可增多,展昭,包公总是必有的.
    这样一来,贾府之败即是本文,而所得之像,尽可发挥之,有讵以此而别有所谓真伪呼?
    希望
    这个文字得再示真容一二.
    一,元春的破绽就在此地,在这部首尾皆全的文字中起名叫吴渊的根本就是太君的女儿,而黛玉是贾家的姨表亲.在红楼梦中明显要改变人物,但由于其没有作完,出现了那这个旧本作结的事实,其破绽竟一目了然了.很明显元春若是四十有三,恰是宝玉母亲的年龄.而在原来元春就是大一辈的人物,红楼梦的改动是想在原文字人物不动的情况下,改动人物关系:即把本来贾敏的事迹放在添设的贾政之女元春的身上,不想由于没有完本,
    后人忠实的那原本去合就留了一个大破绽,也看出合成今本红楼梦的这位作者的仓促.
    二,在这部文字中,思宗的庙号出现,这说明此书必在明亡之后,而且这位作者对南明的事迹很清楚,并且明显对此有所倾向.
    历史中
    崇祯帝有的几个谥号如此,清方面在顺治初是追赠怀宗端皇帝,乾隆时为庄烈帝,南明的正式封号方是,思宗烈皇帝,但是还有一种南明人私下比较认可的为毅宗烈皇帝.在有关记载中特意指明只有思宗是明朝的正封,于史册要正名的,同时指出不明此的多有用另外的情况.
    现实,此处用这个正号是决为非同寻常的,这个思宗的称谓只有在今天才为明帝的一般指代,说明此文字要末出在去明未远,要末则说明作者的明显的倾向性了.
    三,书中在麒麟梦仙中明白现出的,先是北京南京,这明白说这是明代,然后说是在杭州.
    一开头说太君即是杭州籍贯.明白指出人物地望.所以红楼梦的原本所在是杭州,即非南京更非北京,如果发现其间有杭州痕迹则当不可怪.
    四,此文字时间跨越在二十到二十五载之间,正文当在五年间,其间之大变故即可为明清易代,今红楼梦中有锦衣军一词,明白有为不即改动之体现时代特征的用语.如果说崇祯之妃那可就有案可谱了.此间竟明白说"颇得今上宠爱",则写其亡当为国变之写照其后定府即败则大背景应有国变之事.
    那末一个特别可注意的是此文字内的皇帝的写法了.比如这节文字便颇多捉摸不定,
    "第七名吴麒麟是杭州籍贯,第一百三十名又是杭州吴梅,皇上传旨询问, 两个姓吴的是杭州人氏,是否渊妃一族.大臣领命出来,传吴麒麟吴梅问话,吴梅将麒麟场后迷失的话并祖父三代陈明, 大臣代为转奏.皇上最是圣明仁德,知是定公之后,命大臣查复,大臣便细细的奏明.皇上甚是悯恤,命有司将吴智吴信犯罪情由查案呈奏.皇上又看到海疆靖寇班师善后事宜一本,奏的是海宴河清,万民乐业的事.皇上圣心大悦,命九卿叙功议赏,并大赦天下"
    (注:此间的吴麒麟即贾宝玉,吴梅即贾兰,渊妃即元春<特指明,此文本内是吴麒麟的姑母,)
    此可注意者便颇多,一,在其先但言庙号,或今上.此则言皇上,这是否在有意作区分呢?
    再如,先为悯恤,但是更重要的似乎是后面的海疆靖寇班师善后事宜一本,奏的是海宴河清,万民乐业的事,方才大悦.且要大赦这并非在是为定府到是在对全天下的姿态.
    定府便因此而蒙光.
    这不禁想到崇祯朝会有何"海事"而且是天下盛世的景象,这实在不类崇祯朝的事态,怎么看都好似清初的章奏.
    而何种情节要"大赦呢"不会是朝代易换的大赦之召吧.那定府便是胜国之民了,稍代而得益,其所据有二,
    己要积极入仕且要有中,否则知且不得于皇帝便无从说起了.
    次要龙颜大悦,天下要大定,与朝为战的要驱除.这是大要害了,否则悯恤是不即到要赦及定府的.
    这实在是一幅朝代交替的图画.如果麒麟是一个不与新朝合作者那末其行径便一清二楚了.
    如果它要取功名,必得翰苑之选,然而其是不会如此的,总不能如孤竹君之首阳山不餐周粟吧,现实环境是不可逃离的,著书是为一抒怀之境地了,即已言吴,便是没有,比贾要直露的多而且通恰红楼梦就多少淡化了些.
    这是作书人有意,
    阅之者当有心啊!
    2、恒王
    这个新出现金玉缘,手抄本或木刻本,究竟未知。仓促间,细致无人问来。希望全文早日尽显,所有相关原始资料得以保存。惟担心收藏者,搁不住他说既有毛病为什么反给他银子,曲解涂补,一字之差,贻害无穷。失去真迹,亦大损该本之研究、收藏价值,终久是不了之局。靖藏本迷失,靖氏、毛国瑶先生交臂而过,令人扼腕。己卯本,今疑有陶洙据他本改笔,受人诘问。前车之鉴,不可不察。故不妄断、不热炒,恰是爱护这新出现的“疑似”真本。
    三、《金玉缘》决无可能是《红楼梦》的初稿本
    作者:土默热
    一、网上突然冒出来一部小说《金玉缘》 
    近日,在“国学网站”上突然贴出一部古典小说《金玉缘》,上贴者交代是河北农村一个名叫李玉的农民祖传下来的。小说署名西楼居士原撰,高兰墅编次,程伟元题名。 
    小说《金玉缘》共43回,前三回基本是浓缩《红楼梦》前80回的故事,其余40回与《红楼梦》后40回完全相同。 
    小说在网站上贴出后,在红学界引起不小的震惊。好多学者对这部小说深信不疑,有人认为《金玉缘》就是《红楼梦》的祖本,有人认为《金玉缘》与《红楼梦》的关系,就像《水浒传》同《金瓶梅》的关系,还有人认为高鹗就是按照《金玉缘》续写的《红楼梦》。总之,都认为这本书的价值不可估量,对于《红楼梦》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事实果真如此么? 
    二、对突然出现的来历不明之物,千万要加小心 
    小说《金玉缘》与《红楼梦》太相似了,相似得令人不敢相信: 
    首先,两部小说的架构基本相同。《红楼梦》主人公来自于女娲遗弃的补天石,出生时口含宝玉,《金玉缘》主人公来自于静心菩萨遗弃的玉麒麟,出生时手握玉石;《红楼梦》用茫茫大士渺渺真人、甄仕隐贾雨村与空空道人导出和结束故事,《金玉缘》用子虚乌有两僧、史显之黄傥甫和却尘和尚导出和结束故事;《红楼梦》用太虚幻景中的册子预示书中人物命运,《金玉缘》用“真如福地”的册子来预示书中人物命运。 
    其次,两部小说主要人物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基本相同。对应贾宝玉的是吴麒麟,对应贾母的是权太夫人,对应贾赦贾政贾珍的是吴礼吴智吴信,对应林如海林黛玉父女的是岳鼎岳茗筠,对应薛蟠兄妹的是董如虎兄妹,对应迎春探春姐妹的是颖萍熙萍姐妹,对应元妃的是渊妃,但不是主人公的姐姐,而是姑姑。对应贾雨村的是黄傥甫,“假语”与“荒唐”同义;对应甄仕隐的是史显之,“使显之”显然是与“真事隐”反其义用之。 
    再次,两部小说的人物命名,似乎都来自于“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幅楹联。《红楼梦》用的是上联,主人公都姓贾(假),《金玉缘》用的是下联,主人公都姓吴(无)。 
如此巧合,用偶然是不能解释的。要么两部小说之间存在着渊源关系,要么其中一部小说是西贝货。《红楼梦》当然不是假的,《金玉缘》是否有造假的可能呢? 
    三、程高有可能整理西楼居士的书稿么? 
  西楼居士史有其人,他是明末清出的大文学家、戏剧家袁于令;高兰墅与程伟元也史有其人,就是《红楼梦》程高本的修订者和出版者。袁于令与程高非同时人,中间相隔一百多年,显然不会一起去创作小说《金玉缘》。 
  那么是否有这种可能:袁于令于清初创作了《金玉缘》,程伟元在乾隆后期找到的所谓《红楼梦》后40回残稿,就是袁的这个本子,然后交给高鹗厘剔整理,与《红楼梦》前八十回合并出版呢? 
这种设想貌似合理,如果细加分析,显然也是不可能的。首先,袁于令在清初写的小说,怎么会同《红楼梦》如此接榫,合在一起,换个名字,就能出版? 
  其次,程伟元、高鹗在《红楼梦》序言中,已经明确交代了自己的整理者和出版者的身份,他们有什么必要再整理出一个与《红楼梦》后40回完全相同的《金玉缘》呢?这么做岂不是打自己嘴巴,说自己写的《红楼梦》序言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么! 
  显然,如此推断,这个莫名其妙的《金玉缘》,是个西贝货! 
    四、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 
  《金玉缘》的结尾,同《红楼梦》完全相同。《红楼梦》让空空道人到悼红轩中去找曹雪芹,曹雪芹嘲笑了一通空空之不通,结束了全书;《金玉缘》则让却尘和尚到月小山房书斋去找程伟元高兰墅,程高也嘲笑了一通却尘之不通,结束了全书。 
  《红楼梦》后40回是程高整理的,有他们自己的序言为证。那么,假如《金玉缘》也是程高整理的,程高这么写,不是发神经病么!程高明明知道,曹雪芹生活的时代比自己要早,自己又刚刚在《红楼梦》的序言中和结尾处写上了曹雪芹的名字,为什么要在《金玉缘》的结尾,把曹雪芹三个字换成自己的名字呢? 
  换个角度看,《红楼梦》与《金玉缘》出现的时间顺序,不外有三种可能:甲、《红》先《金》后,乙、《金》先《红》后,丙、《红》《金》同时。仔细分析,乙和丙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这样,程高的《红楼梦》序言就不会这样写,《红楼梦》序言的真实性是不能怀疑的。 
  那么,只剩一种可能,就是《金玉缘》是后人伪造的,他的作者不可能是清初的袁于令,整理题名者也不可能是程伟元、高鹗。作假者本来要用程高两个名字,使《金玉缘》同《红楼梦》扯上亲缘关系,不料却露出了狐狸尾巴! 
    五、别闹了,红学界污七八糟得够闹心了! 
  这个所谓的《金玉缘》,究竟是什么时候伪造的呢?不会是1927年胡适先生《红楼梦考证》发表前,因为那时还没有《红楼梦》著作权之争,也很少有人知道程高的名字,更无人知道《红楼梦》前后不是一个人的手笔,没有造假的必要。 
  1927年以后又是什么时间伪造的呢?就是现在!就是今天某个红楼歪才的恶作剧!为什么如此断言?因为1927年以后,出版业、媒体业渐趋发达,如果早就造出了这个西贝货,早就应该抛出来换袁大头或人民币,决不会到今天才“问世传奇”! 
  这个《金玉缘》的造假者,文学水平虽然平常,但也确实下了点工夫,没有一定的时间、精力、和汗水,也是造不出来的。不过,这点歪才用得有点不是地方,就好象电脑病毒制作者,不是帮忙,分明添乱! 
  今天的红学界本来就够乱了,够闹心了!为了迎合某些权威的结论,什么西贝货都能制造出来,什么曹雪芹遗像,什么曹雪芹墓石,什么曹雪芹遗诗,什么曹雪芹书箱,什么曹雪芹老屋,如此等等。就连大名鼎鼎的“三脂本”,欧阳健先生也怀疑是“假脂砚斋”制造的是西贝货。对这些与《红楼梦》相关的西贝货,我们不妨统称为“红楼梦病毒”。 
  红学界今天的病毒实在太多了,以至于正常的红学“程序”已经难以运行了。,哥们,行行好,别闹了! 
    2004年8月于长春
    四、我的一点看法
    这《金玉缘》的出现,我看也不见得就是给红学添乱,她实在是对后四十回续书硬与曹公原著相联接的最好的处理方法。

二○○四年九月十六日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