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秦可卿之死因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秦可卿之死因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6-08-09


    专家们根据甲戌本小说中畸笏叟的批语,结合第五回中的判词,推断小说原稿中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说秦氏在和公公贾珍偷情时被人撞见,含羞自经而死。
    畸笏叟的批语是这样写的: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的是安富尊荣坐享人不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在《金陵十二钗》正册的判词里,有一页是关于秦氏的,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考证分析小说未经改定的原稿、还有作者原来对故事的构思是什么样的,那是学者们的事情。读者要了解的,是作者在小说中给出的故事真相。
    从小说中我们看到的,秦可卿确实是病死的。首先,贾珍和秦氏之间是否存在着暧昧关系,小说没有正面表述,也没有否认,但却有意无意地暴露出一些痕迹,比如秦氏死后贾珍的不正常表现等,让读者很容易推断出真相来。贾珍的人品,小说自始至终也没有说过一句好话。第二十五回,从薛蟠的担心里,流露出对贾珍的评价。当时,凤姐、宝玉遭马道婆的魇魔法发了狂病,贾府上下一片慌乱: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
    至于在尤氏姐妹身上,贾珍和贾蓉父子的丑事就更不用说了。这样一个无耻之徒,做出与儿媳妇通奸的事也就不令人奇怪了。
    公开抖落出贾珍和秦氏关系暧昧丑闻的,是焦大。第七回,焦大借酒撒疯——
    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唬的魂飞魄散,也不顾别的了,便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
    焦大指着贾珍骂“爬灰”——爬,必然四肢着地;在有灰的地上爬,必然“污膝”;“污膝”即“污媳”也。贾珍的媳妇,除了秦氏还有谁?众小厮吓得魂飞魄散,说明“爬灰”的事已然是尽人皆知的秘密。只不过别人不敢公开说出来而已。
焦大撒酒疯这一骂,不仅凤姐、宝玉听见了,尤氏、贾蓉也听见了,这两个人,一个是秦氏的婆婆,一个是秦氏的丈夫。此外,还有宁府上下许多人都可能或直接、或间接地听见了。最让秦氏窘迫得无地自容的是,她本人当时也在场,焦大关于“爬灰”的话,她定然听进耳朵了!试想,她和凤姐关系密切,宝玉又是为看她弟弟而来,他们姐弟二人告别,她本人岂有不出来送送的道理?尽管她出身清寒,也不可能毫无廉耻之心。让一个奴才如此公然侮辱,她怎可能无动于衷泰然自若?况且她还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在第十回,从她婆婆尤氏嘴里说出了秦氏的性格弱点——
    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
    秦氏的病就是这样得下的。
    秦氏这一病就是一个多月。一个多月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即使好人也吃不消。偏偏这时,她弟弟秦钟在家塾里被人欺负,来向姐姐告诉,把人家骂他的那些“不干不净的话,都告诉了他姐姐”。秦氏听说后,又是恼又是气。能不气恼么?姐姐被人戳着脊梁骂和公公有染,弟弟在学堂里被人说搞同性恋!“听了这事,索性连早饭也没吃”。病情加重了。
张友士也是这样诊断的:“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
    按照中医理论,五脏配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肾属水,脾属土,肝属木。秦氏的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当时是冬天,肝木已然忒旺。一到春天,草木复苏,肝火愈盛,本来就气滞血亏的肝病必然恶化。所以当贾蓉问秦氏“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时,张友士说:“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过了春分,春天就过了一多半了。这话也可以理解为:如果不好,只怕是过不去春天的。这句话的意思贾蓉听明白了:“贾蓉也是个聪明人,也不往下细问了。”
    九月初三凤姐过宁府,秦氏还能挣扎着陪陪;到九月十五,秦氏就瘦得不成样了。那一年的十一月三十是冬至,秦氏病丝毫不见好转。腊月初二凤姐去探秦氏病,见她“虽未甚添病,但是那脸上、身上的肉全瘦干了”。凤姐建议尤氏为媳妇准备后事。尤氏说已经暗暗预备下了。
    这年冬底,按说也就是冬至过后一个月,林如海书信寄来,说是身染重病,贾琏送林黛玉去扬州。贾琏走后几日,应是立春过后,秦氏病故。时间和张友士判断得十分吻合。如此说,秦氏之死并不突然。“凤姐吓出一身冷汗”,因为刚刚梦见秦氏;“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如果作者不是删掉了一年时间发生的故事,“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便无道理。
    蒙古王府本在第十回后总批道:“欲速可卿之死,故先有恶奴之凶顽,而后又以秦钟来告,层层克入,点露其用心过当,种种文章逼之。虽贫女得居富室,诸凡遂心,终有不能不夭亡之道”。
    另外,在秦氏从病到亡的时间顺序上,小说的叙述也是十分混乱的:刘姥姥到荣府打秋风已是“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刘姥姥走后,宝玉初会秦钟,说起上学的事。尔后。宝玉去梨香院探望宝钗,下了半日雪珠,仍然是初冬。宝玉上学,袭人预备了大毛衣服合脚炉手炉,还是冬天。“不上一个月之工,秦钟在荣府便熟了”——这时冬天应该是过了三分之一了,发生了闹学堂的事。然后秦钟去找姐姐告状,秦氏病情加重。可是这个时候却忽然时间倒退,回到了秋天,满园的菊花盛开,到了贾敬的寿辰,时间呢,是九月半(十五),还没入冬!这时秦氏的病已然沉重,张友士昨天刚刚诊过。回头凤姐设相思局,贾瑞由病至死历时一年,到春天病情转重而死。似乎又隔了一年。
    依笔者之浅见:读《红楼梦》只读其故事便可。因为这是小说,不是历史。如果细细考证,缜密推敲,时间、情节等必然有许多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之处。

联系方式:010-65158638 
电子信箱:bja_zc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