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秦可卿:贾宝玉的梦中情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秦可卿:贾宝玉的梦中情人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6-08-09


    金陵十二钗中长得最美的,恐怕要数秦可卿了。金陵十二钗中命最短、死得最早的,也是秦可卿。作者似乎想告诉读者,貌美和短寿之间有着某种关联,因为林黛玉、尤氏姐妹、晴雯都美,结果都夭亡了。
    在小说里出现的女子,只要貌美,并且进入贾宝玉的视线的,都会成为贾宝玉“意淫”的对象。既然秦可卿长得最美,号称“天下古今第一淫人”的贾宝玉岂能放得她过?然而,她毕竟是贾宝玉的侄媳妇呀,所以,秦可卿是贾宝玉“意淫”对象中最为隐晦、最为神秘的一个。为何如此说?
    此小说的名字为何叫《红楼梦》?就因为第五回,贾宝玉做了一个梦,梦中他魂游太虚幻境。因为是在良家少妇的闺楼中做的梦,故此叫红楼梦。如果是在妓院里做的梦,那就该叫“青楼梦”了。此红楼是哪位少妇的闺楼?是贾宝玉的侄子贾蓉之妻秦可卿的卧室,而且就是在秦可卿的床上!
    贾宝玉要睡午觉,本来秦氏已经事先安排了一间上房,“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但宝玉一看见屋里墙壁上的书画都是勉励人读书进取的,便断断不肯在这里了,一个劲儿说:“快出去!快出去!”简直就像遇见鬼了。那去哪儿呢?当下秦可卿主动提出:“不然往我屋里去吧。” 这个提议正中宝玉下怀,所以他的反应是“点头微笑”。一个做叔叔的,在侄媳妇的床上睡觉,这话无论怎么说也不好听。当时就有一个嬷嬷提出异议:“哪有这个道理?”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看来秦氏没受过青春期性教育,不大了解男孩子的生理发育进度。后来的事情证明,不仅贾宝玉,包括他的兄弟秦钟,此时完全应该“忌讳这个”了。秦氏的理由站不住脚。
    贾宝玉喜欢在少妇闺房里睡午觉,自然于他天生就有的下流痴病有关,但更主要的是他从内心里喜欢秦可卿。为什么,因为秦可卿不但长得美,而且性格又温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这个时期林黛玉和薛宝钗都已经来到荣府,两个女孩儿都被宝玉所喜爱。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薛宝钗呢,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秦氏呢,“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警幻仙子介绍她的妹妹给宝玉时,说她妹妹乳名叫“兼美”,字可卿。这不就是说秦可卿的美貌兼备了黛玉、宝钗两个人的优点了么。这么美丽的少妇,天生情种的贾宝玉怎么能不动心?
    宝玉确实动心了。一进秦氏卧房,他便闻到一股细细的甜香,让他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再看壁上,挂的是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的对联写的是:“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以及屋内所有的陈设,对情欲已动的宝玉来说,都有性的暗示,都让他产生了性的联想和性的冲动。他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纱衾,移过枕头,安排她宝玉叔叔躺下,转身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然后就出去了。而宝玉一阖眼便惚惚的睡去,而他的魂魄则“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甲戌本脂砚斋在此处有一侧批,意思是说,这段对梦的描写文字、情节都不错。但是为什么一定要用秦氏将宝玉带入梦境、又用秦氏将宝玉带出梦境呢?内中的意思只有批书人知道。脂砚斋在这里卖了个大关子。
    我们不能顺着脂砚斋的暗示去猜想、去揣测。那样,我们就和解梦派同流了。我们只从小说本身的叙述去了解故事的发展、从作者的介绍去体味故事之外的余韵。很可能,秦可卿的原型就是一个温柔美丽并且多情的少妇,此人跟家族中的一个以上的长辈有暧昧关系,包括作者——这只是一种可能。读者无法,也没有那个必要去考证她的出身以及真实姓名。从小说叙述的情节来看,说秦氏是贾宝玉的梦中情人是没有错的。由于对秦氏的暗中爱慕和渴望,使秦氏成为宝玉青春期首次性梦中的偶像。
    但作者是善于故弄玄虚又惯于藏头露尾的:
    “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因纳闷道: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梦里叫出来?”
    这个细节似乎又在暗示:秦氏对于贾宝玉,远不止于仅是暗中爱慕的对象。
    若问秦可卿在宝玉心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这很难衡量。但是读者可以根据小说的叙述揣测个大概。第十一回,宝玉随凤姐去探望病中的秦氏,这是书中记叙的宝玉第二次进入秦氏的卧房。病中的秦氏,瘦的让凤姐吃惊。她十分悲观地说,恐怕活不过这个冬天了。宝玉正眼瞅着那《海棠春睡图》并那秦太虚写的“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的对联,不觉想起在这里睡晌觉梦到“太虚幻境”的事来,自然也会想起梦中和可卿的欢会。此刻的秦氏一脸的病容,又听她说的活不过冬天的话,贾宝玉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伤感之情,非同一般。第十三回,凤姐梦中听见二门上传事云牌连叩四下,惊醒一问,人回话说:“东府蓉大奶奶没了。”凤姐闻听,吓了一身冷汗。别人虽然也伤心落泪,却不似宝玉那样最为心痛:“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戮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悲伤程度不仅超过了秦可卿的丈夫贾蓉,似乎也超过了“哭成个泪人”的贾珍。贾宝玉对秦可卿的死为何如此伤痛?甲戌本脂砚斋旁批道:“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这一说法难以服人。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就是,贾宝玉是个关心家务事的人吗?况且又是宁府的家务,他会如此上心么?

联系方式:010-65158638 
电子信箱:bja_zcq@sina.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