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之叹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之叹   

作者:书香袭人   收录时间:2006-06-18


  我无资格说《红楼梦》。说实在的,我根本就没有完整地看过一遍《红楼梦》。
  记得是小学时,在《西游记》、《封神演义》和《水浒传》之后接触的《红楼梦》,开篇就叫顽皮的男孩烦腻,不打不闹,没有意思。但是空空道人和那块石头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的一番对话,倒是让年幼的我产生了一些希望,希望那是如同孙悟空姜子牙一般的故事。孰料,竟被带进了大观园。感觉一点不好玩,就把这书放下了,不想看。
  后来虽在朋友和师尊的训斥下曾有大概七八次下决心要把这书认真看一遍,可是终是无法耐着性子看完,总觉得大观园里天地太小,婆婆妈妈的事烦人。确实,我印象中,整部书全是风花雪月、亭台楼榭、琴棋书画和哭嗔恨怨。这些东西对于情感粗俗的我,实在不堪忍受。
  然而,不完整的几遍看下来,大致也可以把情节拼凑起来。总算对中国文学上的这部巨著有了一些残缺的了解。
  也许正因为对这部书的了解不深不透一知半解,竟让我有一个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我不知道曹雪芹为什么写这部书,这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其实,那“疯癫落脱,麻屣鹑衣”的跛足道人哼的所谓“好了歌”说出了一番道理。歌曰: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而那有宿慧的甄士隐听了这歌立刻彻悟,竟然解道: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后来贾宝玉疯痴病发作时,跛足道人和那癞头和尚跑来了,那和尚竟然念了两段诗。其一说当年青埂峰下的那段好处:
  天不拘兮地不羁,心头无喜亦无悲;
  却因锻炼通灵后,便向人间觅是非。

    其二叹它今日这番经历:
  粉渍脂痕污宝光,绮栊昼夜困鸳鸯。
  沉酣一梦终须醒,冤孽偿清好散场!

  从这些情节来看,曹雪芹写《红楼梦》的动机当是劝人“一梦终须醒”。
  既如此,为何喧宾夺主把大量的美丽文字用于描述大观园中的儿女情长和高雅富贵?


  果然,我曾问过很多看了《红楼梦》的人,无一例外是被书中那美丽动人的场景和情感征服,男人羡慕贾宝玉,甚至有骂贾宝玉出家是作了最大的蠢事的。女人和林黛玉则产生了共鸣,提到“冷月葬花魂”,不少女人潸然泪下。
  后来网络盛行,网络就犹如一个大观园,善于想象的中国男人天天可遇到黛玉宝钗般的美人,而欲品尝哀怨娇嗔的女人们随便就可以在网上遇到如宝玉那般温柔体贴的男人。《红楼梦》故事,天天在网上发生着,随意到网上走一走,就可以看见不少。
  这是人之常情。
  我记得我看《红楼梦》的过程中,最大的震撼来自于洁身自好的妙玉最终被歹人麻翻背走,竟不知最后是“质本洁来还洁去”呢还是忍辱偷生了,让我唏嘘不止。
  我这粗俗之人尚且如此,我就明白《红楼梦》中的美是无可抗拒的,从此再不敢对那些羡慕大观园生活方式的痴情男女说长道短。


  接下来的问题是,曹雪芹写这书时,是否考虑到了这种后果。
  按理说,才情如此能把众多人物刻划得栩栩如生的曹雪芹,必然深谙尘间事,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结果,那他为什么不更多地劝人如甄士隐,而花大量文字让后人陷进了那温柔富贵乡里不能自拔呢?
  他是故意的,逻辑上只能这样解释。
  说穿了,大观园里的故事,不过是在表现着《好了歌》中间的“功名”、“金银”、“娇妻”和“儿孙”之类。“你们不是喜欢吗?我索性让你们看个够!”曹雪芹冷笑着对着世俗说道。于是,我把《红楼梦》中的美丽描述理解成了曹雪芹的嘲笑。
  是的,连《红楼梦》中的美丽都无法抗拒的人,是断断不会如同甄士隐和贾宝玉一样割舍得了一切的。
  嘲笑归嘲笑,曹雪芹终究还是叹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里的“荒唐”,不过是曹雪芹的自嘲,他哪会认为是真的荒唐呢。他让那美丽的“一把辛酸泪”醉倒了天底下的男女,焉知他不是在嘲笑天下人?他的“痴”,不过是表明他明白他一番苦心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谁解其中味”可以理解成无人能看透、能割弃红尘中如大观园中的繁华与美丽。
  曹雪芹用甄士隐来暗指“真事隐去”,而用贾雨村来暗指“假语村言”,可谓匠心独运。我按此思路来瞎想一通,竟也找到两个人物,似可作上述结论的佐证。这两个人物一是空空道人,一是跛足道人。


  于是,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之下,那草庐的柴门前,一穿破旧青衫的儒生遥遥看着繁华的红尘,微微冷笑。
  身旁那块顽石忍不住叹了口气:“大观园一游,恍如一梦。”
  儒生叹气:“幸好你乃顽石一块,才得以跳出那红楼高墙。否则,沉迷将深,罪孽不赎矣。”
  顽石叹道:“我是亲身经历那番虚幻富贵,最后才跳出红楼。先生录下此事,让跛足道人和空空道士向世人明宣道理,而我观如今尘世繁华,痴迷如我当年者有增无减。真可惜了先生一番苦心思。唉——”
  儒生冷冷一笑:“你这顽石,休小看了我。”
  石头不解:“先生,你意思是?”
  儒生叹息道:“我岂能不知世人之心?空空道人,如果把道字作个动词来解,你说意思为何?”
  石头稍一沉思,大笑:“如果把道字作动词解,‘空空道人’可不就是一个向世人说也白说的意思吗?妙!”
  儒生冷笑:“还有跛足道人呢?”
  石头这次想了半天,没想出来。
  儒生说道:“谅你一顽石,虽在大观园历经诗文熏陶,奈何耽迷于风花雪月,荒于诗文,连这也不懂!‘跛足道人’乃‘不足道人’,不足与向人言的意思也。”
  石头大笑:“原来先生以毒攻毒,用富贵情爱来攻沉醉于富贵情爱之中的世人,真可谓苦心孤诣,佩服。”石头转脸向红尘繁华之处望去,又叹道:“可是,世人非但没有从我的经历中领悟,自《红楼梦》一书问世,似乎耽迷者更甚。”
  儒生无语,转身向篱下之菊,轻轻叹息而已。


  进一步的问题来了。
  撇开《红楼梦》的文学意义不谈,其社会意义,落后了吗?
  是值得想想了。

    作者BLOG:http://my.hongxiu.com/002/12594/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