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作者:二十四笔  收录时间:2006-05-02

     ——试说第五回的主题思想

    《红楼梦》第五回是全书中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回。以研究者所具有的职业视角和独特眼光看来,第五回是全书之纲领,规定着书中人物的性格、轨迹及其命运归宿。然而作为一般读者,从欣赏故事的视角看来,这一回的故事说的是什么呢?
第五回写的是,进入青春期的贾宝玉,在一个美丽少妇的卧室里睡午觉时,做了一个“性梦”。这位少妇虽然年龄比宝玉大,可辈分却比他低,是他的侄媳妇。此时,贾府里已经出现了两位美丽的外姓少女——林黛玉和薛宝钗,一个是宝玉的姑表妹,一个是宝玉的姨表妹。在宝玉的眼中,她二人一个风流袅娜,一个鲜艳妩媚。但是这位少妇秦可卿却集两个少女的优点于一身。这使得贾宝玉对她产生了好感,甚至成为他“性幻想”的对象。
    读者此前已被作者告之:贾宝玉本是个天生的情种。周岁时,他父亲贾政要试他将来的志向,将世上所有之物摆了无数让他抓。他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七八岁时,就说出了他为什么喜欢女孩子的高论:“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到了上学启蒙的少年时期,宝玉也进入了情欲萌动的年龄。天生的本性,使他对学业产生了极大的厌恶。《三字经》说:人不学,不知义。可贾宝玉却不愿意读书,不想走家族、父辈要他走的仕途。他所惬意的全部人生,就是要向他所喜欢的所有少女、美丽的少妇还有某些俊童美男滥施他的“情”。
    这一天他来宁府玩儿,中午想睡个觉。他对睡觉环境的选择,表现出他对“情”与“学”的态度——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
    《燃藜图》讲的是一个劝人刻苦读书的神话故事。大意是说汉朝人刘向,夜间在昏暗中读书,有个手拄藜杖的老人,吹燃了藜杖之端为刘向照亮。这个老人乃“太乙之精”。这个故事意思是说,少年人刻苦学习,可以感天动地,可以得到神的帮助。贾宝玉知道这个故事,一定有人——比如他父亲,多次给他讲过这个故事,然而他也肯定不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所以他一见这幅画便厌烦。再看那副对联,也是父亲反复教导过的,让他更加反感,虽然他已经困倦,非常想睡个午觉,但却说什么也不肯在这个环境里休息了。
    于是,他的侄媳妇、美丽的少妇秦可卿便把他安排到自己的卧房里了。一进来,他就觉得眼饧(音行)骨软,卧房里充满的异性的信息使他陶醉了。所有陈设,在贾宝玉看来都“艳极、淫极”,带有浓烈的情欲色彩,引起他的丰富联想。这些联想,把他导入了梦境。这段带有深刻寓意的描写,入木三分地刻画出贾宝玉与生俱来的“下流痴病”的严重程度,也暗示了他之所以不爱读书的根源所在。
    此时贾宝玉,正处于人生的出发点上。他的发展方向,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贾府的命运。作者在第二回交代:贾府已经萧疏衰败开始走下坡路了;整个家族子孙虽多,却没有一个可以继承祖业的。惟一的希望就在聪俊灵秀而又乖僻邪谬的宝玉身上了。如果他能走正路,那么荣宁二府还有重振昔日辉煌的可能。可是,怎样才能治好他的“下流痴病”,把他从“情”的魔障包围中解脱出来,让他走上正路呢?
    作者营造了一个太虚幻境,设置了一位警幻仙姑,让她带领宝玉在太虚幻境中游历了一番,目的是要把他从“情”的缠绕中解脱出来。警幻仙姑,也可读作“警情仙姑”。太虚幻境中的对联、歌词,也大都是“警情”的。如:“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如“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就连那些仙女的名字——痴梦仙姑,钟情大士,引愁金女,度恨菩提,也是为警醒“情”者的。颠倒一下,这四个仙女的名字不就是“痴梦引愁,钟情度恨”吗?
    为使宝玉警醒,警幻仙姑真是煞费苦心:
她先是让宝玉看,看贾家上中下三等女子之终身册籍。意在提示贾宝玉:每个女性都有自己注定的命运;你对她们再如何体贴、关心、爱护也是改变不了什么的,你的感情投入是徒劳的。但是宝玉没能领会。
她再让宝玉听,为他演奏《红楼梦》曲。曲词进一步述说大观园中每个女性的命运,并在其中告诉贾宝玉,你所喜欢的女性对你来说是水中月、镜中花,还有你喜欢的气质不俗、才华超众的女子,和你无缘。听了半天,贾宝玉还是没有明白——“痴儿竟未悟!”
    警幻向贾宝玉重点介绍的,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丫鬟和他最喜欢的女性。而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她们与宝玉关系的结局。在身边的丫鬟里,宝玉最喜欢、最信任的,当属晴雯,所以副册的第一人就是她。她“心比天高”,原以为和宝玉“横竖是在一处”的,没想到“风流灵巧招人怨”,遭受毁谤而夭殂,让“多情公子空牵念”。接着是袭人,她对公子“枉自温柔和顺”,又是苦心规劝,又是小心侍奉,本想最后落个小老婆当当的,“谁知公子无缘”!正册的头一页,说的是林黛玉和薛宝钗。 “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这两人也是和宝玉关系最为密切的,也是宝玉为之投入感情最多的。如果把前面的四句话和后面的[枉凝眉]唱词放在一起看,林黛玉和薛宝钗,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贾宝玉应该是谁也得不到的。
既然贾宝玉看不透、听不明白,警幻仙姑只好不再拐弯抹角,直取宝玉病根,触其灵魂深处: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汝乃古今天下第一淫人!这个“封号”把贾宝玉着实吓坏了。警幻说,你贾宝玉虽说是古今第一淫人,但和那些皮肤滥淫之蠢物不同;你是天分中生成的一段痴情,名之为 “意淫”。“意淫”可使你成为闺中良友,可为闺阁增光,但要被世道所鄙夷,被清议舆论所斥责,“百口嘲谤,万目睚眦”!更严重的是,跳不出这个迷人的圈子,就走不上正路,也就不能光宗耀祖,而只能成为不肖子孙。接着,警幻带他到一仙女跟前,教授其云雨之事。
    教授其云雨之事,又怎么能起到警醒的作用呢?对处于青春萌动期的宝玉来说,对异性的好感固然有生理上的原因,扒在女孩身上吃人家嘴上的胭脂,就是为获得生理上的满足。然而“情”是发于心的,董仲舒说,人欲之谓情。《洪武正韵》对“情”的训释是:“性之动也”。可见贾宝玉的“意淫”,主要是精神层面上的“好色”。警幻仙姑说:“淫虽一理,意则有别。” 可见,好色,痴情,意淫,根源无非是一个字:性。警幻教授其云雨之事,是想破除宝玉对性的神秘,从而使处于青春期的宝玉跳出情欲的圈子:“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你今后不要再沉湎于“情”了,应该把心用在正地方——“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这句话在甲戌本里作“将谨勤有用的工夫,置身于经济之道”,虽然没有涉及“孔孟之道”,大意却是一样的。而且这句话更对宝玉的病症:总把“谨勤有用的工夫”,花在女孩子们身上,比如调个胭脂啊,篦篦头发啊什么的。
    无奈贾宝玉的病太重了。他不但不能领悟警幻仙姑的用意,反倒要领略领略什么是古今之情,什么是风月之债,因为这些才是更令他感兴趣的。结果,把些“邪魔招入入膏肓”——警幻仙姑、荣宁二公的目的非但没有达到,反倒使贾宝玉在错误的路上走得更远了。
    通过警幻教授宝玉云雨之事这个情节看来,作者不是一概反对性爱的,起码不是笼统地把性爱作为人生的消极因素来看待的;就是说,作者认为,“情”才是消极的东西,是走正路、成正果的障碍,是造成一个人终生一事无成的根源,而性爱则不一定是。这和作者所生活的环境有很大关系。在荣宁二府这样的大家族里,青年男子在正式结婚娶妻之前,已经先有了妾。所以贾宝玉婚前有了袭人,薛蟠婚前有了香菱。下一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甲戌本脂批道:“宝玉、袭人,亦大家常事耳。”第六十五回兴儿的一句话可作绝好的注脚:“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贾琏原有两个,娶了凤姐之后被凤姐“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所谓“伏侍”,除照顾生活起居之外,自然还包括排解性欲——这些也是被家长们所默许的。宝玉和袭人“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其实倘若被王夫人知道了,也不会责罚谁的。
    魂游太虚幻境的结尾是,贾宝玉和可卿携手游玩,来到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虎狼同群,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警幻大呼:“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原来这是迷津,深有万丈,遥亘千里。警幻仙子说,只有“有缘”的人,才能被无情的木居士和灰侍者引渡过去。如果你堕入其中,我警幻仙子那些话就白费了。贾宝玉呢,到底被许多夜叉、海鬼拖进了迷津——警幻仙姑的心思白费了。
    第五回的故事在贾宝玉的人生旅途中,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标志他从此进入了青春期,生理上开始成熟,对异性的好感加强;同时,逆反心理亦更加强烈,听不进正面的教导和规劝,一意孤行,近乎偏执。这就注定了贾宝玉后来的发展:拒绝被雕琢,拒绝接受师长的规范,甘心堕落到底。
    第五回对读者、尤其是对那些处于青春期的纨绔子弟,具有寓言的警示意义:陷于情者,必将堕入迷津。曹雪芹的才华智慧在这一回发挥得最为充分,离奇地制造出一个“太虚幻境”,真令人拍案叫绝!脂砚斋的一段批语,对曹雪芹虚构出这样一个“太虚幻境”给予高度评价,并指出了他的真实用意和良苦用心:
“菩萨天尊皆因僧道而有,以点俗人,独不许幻造太虚幻境以警情者乎?观者恶其荒唐,余则喜其新鲜。有修庙造塔祈福者,余今意欲起太虚幻境,以较修七十二司更有功德。”
    这段批语的意思很清楚明白,但被不少人误读了。脂砚斋说,菩萨、天尊之类,都是僧家、道家用来点化世俗之人的。那么既然你们可以虚构出菩萨天尊,本书作者为什么就不能虚构出一个太虚幻境来呢!你说这是荒唐,我倒喜欢它的新颖——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太虚幻境嘛!有人建庙宇造宝塔以祈福,如今我想修建一个太虚幻境出来,恐怕比修建七十二司更有功德!
    七十二司,是虚构的阴曹地府里掌管刑罚的部门。北京朝阳门外的东岳庙里过去就建有七十二司,阎王判官牛头马面,种种刑罚阴森恐怖。它们的作用在于警告世人不要做坏事,否则死后就要遭到严厉的处罚,譬如上刀山、下火海、入油锅等等。脂砚斋认为,如果修建一座太虚幻境来警醒世人不要沉湎于情欲,那功德要远远大于修建七十二司。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人生应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湘云判词)”——人生苦短,春梦易散,年轻人,不要缠绵于儿女之情!这就是《红楼梦》第五回要告诉读者的主题,恐怕也是全书的主题。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