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红楼梦》作者和脂本抄录年代的避讳学考究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作者和脂本抄录年代的避讳学考究

作者:Helix       收录时间:2004-10-02

    《红楼梦》作者和脂本抄录年代的避讳学考究


    文摘

    避讳在古书版本的真伪和年代以及作品的作者的鉴定中,是很明确而且是过硬的辅助鉴定资料。本文考定脂本既避康熙、雍正和乾隆的国讳(其中避乾隆弘历的名讳甚为严格),亦避查继佐家族的家讳(如『宁』、『爾翰』等字)。该研究表明,诸多脂本的抄录时期应该是在乾隆严格避讳时代,《红楼梦》的作者实际上是查继佐。

    关键词:避讳、《红楼梦》作者、查继佐


    避讳,是中国传统『文化基因』之一,在封建社会里代代遗传,连绵不已。避讳的种类可分为避国讳(避当朝皇帝及先帝的名讳)、避家讳(避父亲、母亲的名讳)和避圣讳(避黄帝、周公、孔子和孟子等圣人的名讳)三种。各个朝代对于避国讳都有严格的规定,一旦错误便是不敬上之罪,甚至有杀身之祸。避圣人讳则不大严格,且因朝代而异。因此,避国讳在古书版本的真伪及其年代的鉴定中,是很明确而且是过硬的辅助鉴定资料。避家讳就比较麻烦了,这不但由于过去的大家族代代下来,避讳多而富有个性,特别是在不知作者的情况下,这个避家讳的研究也难于着手。故在红学界,对《红楼梦》之避国讳已经有所研究,而对避家讳的问题则几乎没有触及。本文作者在考证了《红楼梦》作者是查继佐[1]的前提下,进一步从避讳学的角度来考证《红楼梦》的作者和脂本的抄录年代的问题。

    一、《红楼梦》的避讳学研究简介

    《红楼梦》是避家讳的,这可从林黛玉写她母亲名字的『敏』字总少写一两笔(参见第二回)得知。论及避作者家讳问题,脂批中可见一则。在第五十二回描写『自鸣钟』自鸣报时时,有批语断定此为讳『寅』字而设。按传统说法,这是避江宁织造曹寅的寅字,因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避的是他祖父名讳。但书中寅字凡四见,并无避讳。此外,在宝玉与薛蟠、琪官集会时,还以唐寅的寅字开玩笑,可见不避讳此字。由此可明,此条批语与文本不符,不可置信。脂批本为多人批语混存的杂合体,要分清某条是否有价值,很是件麻烦事情。

    在清代执政的267年中,避讳制度执行最为严格的是康、雍、乾三朝,嘉庆以降,讳法渐疏,至于民间抄本小说,避讳就更不严格了。脂本是否避清朝国讳问题,冯其庸先生先生对此有所研究和论述。他发现甲戌本不避康熙的『玄』字讳,庚辰本对此字是避与不避二者并存。近来刘广定和欧阳健等先生在研究脂本过程中,发现脂本避讳道光皇帝的名字『宁』字[2]。鉴于『玄』字是清代的通讳,故欧阳健认为,不避『玄』字的书籍,就不是清代的抄本,可能是后来书贾的伪造[3]。目前关于脂本避讳问题,在红学界争论甚是激烈。由此可见,关于脂本是否避国讳的问题,尚未定论,研究得远还不够,还需要花大气力深入考究才行。

    二、脂本避清代国讳考

    『国讳』所要避讳的主要是皇帝本人的名讳。进而,还要避讳皇帝的字,皇后及皇帝的父祖、先人的名讳。避国讳,指对皇帝名讳的字形、音、义完全相同的字要避讳。严格的避讳,甚至于只要是音同乃至只是音近的字也要避讳。清之避讳,自康熙帝之汉名始。雍、乾二世,避讳至严,当时文字狱中,至以诗文笔记之对于庙讳御名有无敬避,为顺逆凭证。

    脂本抄成于清代,理应避其国讳。下文将脂本文字中应用清代皇帝的名讳字时的情形作一梳理,并对这些资料作一些分析和讨论。

    1、康熙名讳

    康熙的名讳避玄、晔、烨三字,《红楼梦》中只有玄字。

    玄字讳:己卯本和庚辰本避讳不严,避与不避兼有。甲戌本不避。甲辰本『玄』字十见,其中不避三,缺末笔五,以『元』代『玄』字二见。

    辨析:脂本对康熙名讳的回避呈现不严格的现象,造成此结果的可能原因有三:

    (1)、如果脂本抄录于康熙年代,发生不严格避讳现象就要求此朝代施行了不严格的避讳制度。清代顺治朝不避皇帝的名讳,康熙朝是清代避讳制度之始,因此早期的避讳制度并不是十分严格。这个判定,要求该脂本不出现避后来皇帝名讳的情形。

    (2)、如果出现了避康熙以后皇帝名讳的情形,脂本不严格避康熙的名讳的情况是可能发生的,尽管整个清朝均避康熙的名讳,但因为他不是该朝代的皇帝,对避他的名讳还是可能不大严格的。

    (3)、脂本是民间小说抄本,对避国讳执行的不是很严格。

    2、雍正名讳

    雍正的名讳避胤、禛、真、贞四字,《红楼梦》中未用胤字。

    禛、贞二字讳:第15回有一处避讳文字,梦稿本不避,为『赖藩郡余禛』;己卯本、庚辰本、蒙府本不避,为『赖藩郡余贞』;甲戌本、梦觉本和甲辰本避,为『赖藩郡余祯』;戚序本、舒序本和列藏本似均避,分别以『赖藩郡提携』、『赖藩郡余荫』和『赖藩郡余荫』来替代,但也可能是抄手的妄改。在第64回,也有一避讳用『贞』之处,庚辰本、甲辰本、有正本、梦稿本均不避此字。

    真字讳:真字『囗』中的三横划,在庚辰本、己卯本、甲辰本和梦稿本均被写成中间缺一笔的『目』。甲戌本避与不避此字并存。有正本和郑藏本则不避此字。

    诸本避雍正名讳表:

    禛 贞 真
    甲戌本 避 缺 避与不避此字并存
    庚辰本 不避 不避 避
    己卯本 不避 缺 避
    梦稿本 不避 不避 避
    甲辰本 避 不避 避
    有正本 避 不避 不避

    辨析:脂本对雍正的名讳的回避呈现不严格的现象,造成此结果的可能原因与上述之1(2)类似(即如果出现了避雍正以后皇帝名讳的情形,脂本不严格避雍正的名讳的情况是可能发生的,因为他不是当朝的皇帝,对避他的名讳是可能不大严格的),与1(3)点类同。至于上述原因论点1(1),到了雍正时代,情形发生了大的变化,雍正施行的是十分严格的避讳制度,故文字狱的发生率在此朝代是很高的。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对□、贞二字讳避的不严,对避真字的讳也应该出现类似的情形才对。然而事实却大为不然。例如不避『贞』字的庚辰本和己卯本,却对『真』字的避讳十分严格。这种情形的发生,可以有下列原因:

    ①、贞字在文本中仅仅一见,此字的避讳问题可能被该回抄手忽略。这种假设似乎难以成立,因为该抄手在改回还多次避讳了『真』字,对于有同样重要性的避讳字,理应不会疏忽。

    ②、避『真』字讳与避雍正的名讳无关。小说中以假作真,以真为假,假中出真,即所谓以假语村言来说真实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说来,避『真』字讳乃是一种艺术表现手法,『真』字这少写的一横,顿时将此『真』从小说虚幻中突显出来,赋予其所隐藏的真正的真实的真意。

    ③、此『真』可能是避文本中所提及的诸多作者中的某一位的『家讳』,在避讳制度和风俗盛行的年代,抄手尊重作者的『私讳』而作此字的避讳,也不是不可能的。

    综而论之,脂本对雍正名讳的回避是说不上严格二字的,提示脂本的抄录年代不在这个朝代。

    3、乾隆名讳

    乾隆的名讳避弘、历二字,《红楼梦》中只有弘字而无历字,但有其替代字历字。

    弘字讳:避此字有两种形式,一是缺末笔,二是以『宏』字代。此字在《红楼梦》只出现过一次,见于第22回。甲戌本、己卯本和郑藏本此回缺。庚辰本和有正本的弘字均少最后一笔,甲辰本和梦稿本将『弘』改写为避讳替代字『宏』。

    历字讳:此字明文规定以同音字『历』字代。历字在《红楼梦》约55见。历字的二『禾』在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甲辰本、有正本和梦稿本诸本均被写成二『木』,缺二笔。这里连同音替代字都被避讳,表现出很严格的避讳现象。

    辨析:早晚期诸脂本对乾隆名讳的避讳均是十分严格的,甚至找不出一例『违禁』现象。对『历』字同音替代字『历』的避讳,更突显了这『严格』二字。

    综上所述,可将脂本诸本对康熙、雍正和乾隆名讳的避讳情形综合于下表:

    不避讳 避讳不严格 避讳严格

    康熙名讳 甲戌本 多本 无
    雍正名讳 郑藏本、有正本 多本 无
    乾隆名讳 无 无 诸本

    根据避讳惯习,避当朝皇帝的名讳常最为严格,避皇帝的父亲及其先祖次之,避讳严格程度次序为:当朝皇帝>皇帝的父亲>皇帝先祖。由此可以推论说,脂本抄本或抄本的原本,非出于康熙和雍正朝代,均应是抄录于、或被抄之原抄本源出于乾隆时代。

    嘉庆名字讳顒琰二字,《红楼梦》未用此二字。

    嘉庆以降,避讳制度日懈,这在小说等通俗形式的文字,表现尤其明显,故当应用嘉庆以后的国讳字来判定抄本的年代和真伪时,尤其应该慎重。道光名字为旻宁,避宁字讳。刘广定先生发现脂本诸多抄本避讳此字,认为是避讳道光的名字。此解似为不对,值得商榷。例如,己卯本和庚辰本均严格避宁字讳,然而这两个版本常被认为是乾隆时代的早期抄本,这看法恰好有此二本严格避乾隆名讳作证明和支持。到了道光时代,避讳制度已经不是很严格。如果以此二本为道光时代抄本论,说它们严格避道光皇帝的名讳可,可认为它们只对乾隆的名讳进行严格避讳而忽略康熙和雍正的名讳则不可。众所周知,康熙的影响在整个清代是无与伦比的,其名讳按避讳制度也是应该避讳的。很难想象,一个执行严格避讳制度的道光抄本只严格避乾隆而不严格避康熙的讳。因此,这『宁』字似乎避的不是国讳而是家讳。具体文字具体分析,此『宁』字避的是『宁国府』的宁,是相对于『荣国府』而言的。《红楼梦》是『真假并存』之书,宁荣二府并存而真假难辨,『宁』字这一避讳,顿时将『宁国府』从『贾(假)』府中分离出来,赋予以『甄(真)』府的实存意味。《红楼梦》主要是写荣国府的,对宁国府的事情只是略写,然而宁府在家族中地位却比荣府重要,导致整个贾府的衰亡也是宁国府在起主要作用,体现了作者所说的『显假隐真』的手法。在《贾宝玉生日日期和<红楼梦>作者考证》一文中,我论述过《红楼梦》一书是海宁查家的家族『事业』,其作者群以查家家族成员为主体,书中对查族先人『宁国公』的宁字讳避的很严格,恰好是这一看法的佐证。

    三、脂本避家讳考

    『家讳』,本是仅仅限于亲属内部的避讳;但在与族外人交往的过程中,族外人也必须尊重别人的『家讳』。由于避讳观念的普遍性,故抄手大多会对避讳字也是照原样抄录。《红楼梦》本文提示,该书是避家讳的(参见第二回)。脂本避查继佐先生的家讳主要避『宁』、『爾』和『翰』三字,其避讳字表现情形如下:

    宁字讳:宁字避讳字在己卯本、庚辰本和梦稿本出现频率分别为41/41, 54/54和56/56。在甲戌本、蒙府本、甲辰本、舒序本和列藏本出现频率分别为33/36;55/57;47/57;28/37;39/51。有正本不避宁字,该避讳字出现的频率为0/57。[3 ]

    爾字讳:爾字在《红楼梦》出现的频率在第五回很高,兹仅以此回为『样本』作一统计。爾字以『尔』为避讳字。此字在庚辰本、己卯本和梦稿本出现频率均是6/6 ,在甲戌本为1/7,在有正本和甲辰本为0/7。

    翰字讳:避翰字讳的字形是翰字右半部的『人』下『羽』上添加了一横『一』。前八十回书中共出现『翰』字约八次。翰字的避讳字出现的频率分别为:甲戌本3/3 (集中在前三回,其中脂批中出现一次,也避此字讳);己卯本2/3;甲辰本6/7;梦稿本5/7(其中包括『干』和『墨』二字,分别为错别字和替代字);庚辰本3/8;有正本0/8。

    辨析:『宁』字讳,实际上是避海宁查家家族先人『宁国公』的私讳。《查东山先生年谱》转载《查氏世谱》说:『 师 诣 公 字 崇 远 , 唐 僖 宗 时 官 游 击 将 军 上 柱 国 , 卒 葬 歙 之 西 山 。 生 子 昌 , 字 宗 儒,为 唐 吉 王 长 史 , 避 乱居休宁,卒葬二都□圩。长子文徽公,字光慎,南唐建州留后、工部尚书,封宁国公。』有趣的是,查家这里的官职和封号,在《红楼梦》贾家所任的官职和封号中,也可见其踪影。如贾演是宁国公,贾珍是上将军,贾政是工部官员。查继佐先生家族祖先中最大最荣耀的封号是『宁国公』,宁国公相当于查家家族的『圣讳』,是该族的荣耀,故避宁字讳。更为重要的是,避宁字讳有赋予书中的宁国府以历史的真实之目的,将宁国府从贾家的假中离析出来,这与脂本避『真』字讳恰成呼应和支持。『爾』和『翰』二字讳避的是查继佐先生父亲的名讳,查继佐先生的父亲的名字是『爾翰』,故书中也避讳此二字。对查先生父亲的名字进行避讳,不但有尊敬作者父亲的意思,且对《红楼梦》作者是谁有『指示』和『旁证』作用。有趣的是,甲戌本的朱色脂批也避『翰』字讳,说明此批书人深知《红楼梦》的作者,故也自觉地避其家讳。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脂本体系中唯有『有正本』不避作者的家讳。该书是石刻本,可能只避『国讳』,如避『弘』、『历』二字,对『家讳』则不大注意,故不避『宁』、『爾』和『翰』这三字的讳。

    四、结语

    脂本是真实不伪的,从诸本均严格避乾隆名讳的情形判断,其抄录时期大约是在乾隆严格避讳时代;而抄本的抄本(后期脂本)之原抄本,当也在这个时代。诸多脂本(如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甲辰本、梦稿本等)均避查继佐先生家族的『宁』、『尔』和『翰』等名讳字,表明《红楼梦》的作者实际上是查继佐。

    参考文献:

    [1]李[明鸟]:《贾宝玉生日日期和<红楼梦>作者考证》
    [2]刘广定:《 红楼梦抄本抄成年代考》,台湾, 国家图书馆馆刊;1995, 1:165-174。
    [3]殴阳建、曲沐、吴国柱:《红学百年风云录》,浙江古籍出版社,1999年12月第一版。

    Helix著作权所有。请尊重作者和您自己,转载和引用,请注明出处。
   
有意发表此文者,请与作者联系。MingLi817@hotmail.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