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九)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九)(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3-18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九)
    荒竹林

    第一百六回 王熙凤致祸抱羞惭 贾太君祷天消祸患
    王熙凤贪污盘剥,给贾府惹祸,使她羞愧难当。作者对这个女强人贪污犯充满了同情。
    按:“一从二令三人木”解:从:纵也,是放纵的意思。**《礼记·曲礼上》:“欲不可从。”这“从”,就是放纵——一从,谓起初,贾府主子对凤姐放纵也,任她掌管家政大权,致后来贪污盘剥成祸。令,《康熙字典》:律也,法也,告戒也。二令,后来,被抄家抄出了脏证后,贾府主子对凤姐用王法责备她,告戒她;贾母临死前,对她说:“我的儿,你是太聪明了,将来修修福吧!”这回“王熙凤致祸抱羞惭”,自戒也。三人木,休也。是说贾琏休了凤姐。(评:这种解释符合人物情节发展的逻辑,有说服力。)
    **据《辞海》:从,又音zong,通纵。
    第一百七回 散余资贾母明大义 复世职政老沐天恩
    抄家后,贾母把自己一生的积存,拿出来分给儿孙们。贾政,变成了“真政”,为官为人都是正派的,皇上让他继承祖上的官职;享受皇帝隆恩。皇上真英明。
    连续几回,高鹗都在反复强调皇帝对贾府的抄家的必要性,是为了惩治贾珍、贾赦、凤姐等坏人;下人在抄家时有些胡来,皇上派了北静王来执行朝廷政策,是非分明,区别对待:坏人坏事要按政策惩办;贾政是不爱钱的清官,坏事是下面的奴才干的,凤姐贪污与贾政无关,皇上对贾政“甚是悯恤”,“着加恩仍在工部员外上行走。所封家产,惟将贾赦的入官,余俱还给,并传旨令尽心供职。”贾府的败落不是如曹雪芹所说的是因为封建末世的到来,而是由于某几个子弟的不肖。对于贾赦、贾珍等所犯过失,朝廷也根据政策一一加以调查研究,按照王法,实事求是,作了正确处理。
    续作者高鹗把清朝的最高统治者描写得那么可爱英明。曹雪芹说:“拼着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第68回)高鹗则说:舍得全身屈,跪拜皇恩赐我福!哎!高鹗你太少了一点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格了啊!
    第一百八回 强欢笑蘅芜庆生辰 死缠绵潇湘闻鬼哭
    薛宝钗的生日,是在抄家之后不久过的;虽然用了百两银子(相当于今之人民币2至3万元,也够吓人了!),却过得很不愉快。
    死缠绵,林黛玉死了,她的鬼魂仍缠绵着宝玉,见宝玉来潇湘馆,显灵哭泣,引起宝玉无限相思。这种缠绵伴随着阴风惨惨,鬼话连篇,读着怕人。婆子们说,林姑娘死后经常在潇湘馆内哭。是啊,宝玉对她负心,她怎么不哭? 活着的贾宝玉有宝钗、袭人、五儿等一伙妻妾寻欢作乐;死了的黛玉在鬼的世界中,独自一个,在潇湘馆内日夜号哭!
    这样的描写,续作者似有否定宝黛之恋的意思;认为“金玉因缘”是正统的,“木石之恋”不过是神瑛迷恋绛珠野草而已。
    第一百九回 候芳魂五儿承错爱 还孽债迎儿返真元
    后半回是说迎春之死。重点是在前半回。
    迎春之死,按照原著第5回的判词和曲子词,是极其悲惨的;孙绍祖这个披着人皮的中山狼,其骄奢淫逸,对迎春的肆意糟蹋残害,其手段之残忍下流,是令人发指的。但是在这里,这一幕惨痛的悲剧,却不见了。迎春的死,被写得很平淡,而且是从婆子传来的消息。
    候芳魂,是说宝玉听到了黛玉的哭声,认为黛玉要显灵于他了,于是专等着她的到来,没有等着黛玉的灵魂,却来了媚人的丫鬟五儿;于是,宝玉便忘乎所以,调戏起五儿来了。雪芹说,黛玉死后,宝玉是“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高鹗却说,宝玉最感兴趣的事,是和五儿等美人寻欢做爱。麝月叫宝玉要“养神”。宝玉回答是“什么是养神?我倒是要遇仙!”这“遇仙”,宝玉解释得明明白白,就是和五儿“揽在一个被窝儿里”。这节文字写得很下流不堪。一是不合情理,宝玉一心一意想着黛玉,怎么一见了五儿就变了,会如此爱上五儿了呢?二是宝玉调戏五儿的言语动作,是纯色情的下流,雪芹从未这样糟蹋过宝玉。遗憾的是,俞平伯先生还赞赏这节文字精彩呢。(听春雨评:越想越觉得宝玉的态度不能容忍。黛玉死了,他居然可以苟且偷生!居然这样下流的调戏五儿!——评得好!)
    这回还有我最不能容忍的一节文字:贾母重病时,妙玉来看望贾母。妙玉打扮的端庄有度,来贾母前献殷勤,恭维贾母慈善长寿,说什么“老太太这样慈善的人,寿数正有呢。”这肉麻的拍马屁话,只有你这个封建奴才高鹗才说得出口。呸!混帐的高鹗,你竟然篡改了我的妙玉的高傲洁白的美德,用你的奴才性格来代替“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的妙玉。
    高鹗这个无耻的封建奴才,把他的奴才哲学贯穿在后四十回中。篡改黛玉、宝玉、妙玉的反传统性格,树立包勇这一封建统治者的的忠实走狗形象,强化鸳鸯等人的奴隶性,一而再,再而三歌皇帝的英明,用长篇幅来描写象征封建主义的贾母之死,对这个封建老祖宗之死充满了孝子贤孙式的哀悼。曹雪芹写贾敬之死,一笔了之,无可留恋。高鹗写贾母之死,缠缠绵绵,是高鹗不忍封建社会之灭亡也。

    第一百十回 史太君寿终归地府 王凤姐力诎失人心
    贾母死了。作者大有不忍舍去之意,写得无限沉痛。凤姐在办理贾母丧事时,力不从心。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英雄,如今走没路了。
    宝玉在祖母死时,用色情饥渴的眼光来欣赏湘云、宝琴和宝钗,岂合常情?他认为此刻穿淡装的宝钗,是独具美姿:千红万紫,终让梅花为魁,那“洁白清香”四字,具不可及了。——贾宝玉,你变心了?雪芹说你“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而你却忘得这么快!那百花为魁、洁白清香的怎能是宝钗?那应是黛玉,是黛玉的影子妙玉;你忘了你的《梅花诗》中崇拜你的仙灵,你的麦布?忘了你和林妹妹的“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了?这“洁白清香”只在你的灵——林妹妹身上啊,怎么会跑到这位“山中高士”薛宝钗的身上来呢?况且,又是在疼你如珍宝的老祖母去世之时,你简直没有了心肝,没有了起码的人性,用色情眼光来欣赏几个女人的美,真有点缺德啊。(听春雨评:看来,痴心女子负心汉,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男人,痴于爱情的少,喜好色情的多;林妹妹是白爱这种男人了。)
    贾宝玉,你在黛玉亡灵将来之际调戏五儿,在祖母的灵前欣赏女人,把爱黛玉之心全给了宝钗,你真的是把你的世外仙姝林妹妹忘记了吗?我想你是决不会忘记的!是的,决不会忘记林妹妹的!是该死的续书人高鹗要你忘记。
    雪芹也写色情,那是为了塑造性格,贾珍、贾蓉的“父子聚麀”,贾琏的恋多姑娘,这些情节让这几个纨绔子弟的流氓性情,原形毕露。而高鹗写色,是为色而色,是为了自我欣赏。你看他写宝玉在被骗的新婚之夜,用色眼看穿宝钗的肉体,写宝玉和五儿,写宝玉在祖母灵前,观赏湘云、宝钗的“姸然风韵”,都津津有味。艺术的高雅和庸俗,不只是个笔法问题,而是作者人格的某种体现。(听春雨评:看来高鹗本人就是用情不专的;不懂得痴情为何事。)

    诎qū乏也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