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八)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八)(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3-18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八)
    荒竹林

    第一百一回 大观园月夜警幽魂 散花寺神签惊异兆
    凤姐月夜去看探春,在大观园中遇鬼——秦氏的魂警告她,别忘了“立万年永远之基”。预示贾府败落在即。
凤姐到散花寺抽签。签上说她“衣锦还乡”,预示她的末路。
    这回一半说鬼,一半说神。《红楼梦》变成了连篇鬼话。说宝玉和宝钗恩爱缠绵,也是鬼话。
第五回《红楼梦·终身误》说:“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这一回写的却是金玉姻缘,恩爱缠绵:正是“热对着闺中美人薛宝钗,哪记她阴间亡魂林黛玉!”
    你看,清早起来已有很长时间了,贾宝玉却还是歪在炕上,爬在宝钗身边呆呆地看着宝钗梳头,连凤姐见了他两口儿这般恩爱缠绵,也吃起了醋——想起贾琏对她的冷落,实甚伤心。中午睡午觉醒来,一时没有看到宝钗,便着急寻问,一见宝进来,便问“那里去了,半日不见?”宝钗急忙解释;真有“少年夫妻爱缠绵,一时不见惊叫唤”的味道。林黛玉啊,你真的白死了啊!(听春雨评:女读者们看到这,都会气愤的。贾宝玉,你忘记了“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了吗?忘记得这样的快?)
第一百二回 宁国府骨肉病灾祲 **大观园符水驱妖孽
    又是鬼话连篇。宁国府的尤氏病了,说是在大观园撞着“伏尸白虎”。于是请来道士用符水驱鬼。客观主义描写鬼妖,说得活灵活现,无疑是宣扬迷信,一派胡说。读者可别信这些神鬼混话。
    探春远嫁走了,并无半点悲哀;临别时还谆谆教育宝玉如何做人。也是鬼话。
    **祲,jìn,不祥之气。

    第一百三回 施毒计金桂自焚身 昧真禅雨村空遇旧
    香菱破了金桂的好事,金桂对她恨之入骨,要用砒霜毒死香菱。岂知错了位,反把自己毒死了。香菱是金桂的情敌,又破坏了金桂追求薛蝌的好事。金桂要杀死香菱,势在必然。按照曹氏“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芳魂返故乡”的原意,香菱是死于金桂之手的。但不知为什么续作者要改变曹氏这一情节,先让金桂自焚其身。这个问题留待后文讨论。
贾雨村升了京兆府尹(首都市长),出差办公,路过知机县,到了急流津,正要渡过彼岸时,遇一破庙中老道士。雨村向他请教人生之道,答曰“来自有地,去自有方。”雨村不解而去。这老道乃故人甄士隐也。却未曾相认,是一场空遇。昧真禅,未解老道语之真谛也。
    这节文字是宣扬出世的佛道思想。所谓“知机县”,是说这里的这位道士知道佛家的“天机”。所谓“急流津”,是说人生红尘中的危险时刻。贾雨村升了官,及世俗眼光看,是功名的高升,用佛道家的眼光看,是更深一层地卷进入了危急的浪头,是临近毁灭的边缘;若有所悟,即应“急流勇退”。所谓“来自有地,去自有方”:“佛家认为世间是虚无的不实在的,只有离开红尘才是真实的,永存的,故叫‘有’。这句的意思是:来自佛家仙境,到真实永恒的地方去。”(《红楼梦辞典》)这是这位老道士对贾雨村的警告,即“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这节文字须联系整部《红楼梦》,联系贾雨村的一生来看,是有很深刻的意义的。它概括了一部中国专制主义的历史,概括了了一部中国封建官场人吃人的历史。
    按照儒家学说,知识分子应当“学而优则仕”,应当做官为国为君尽忠效力。但鲁迅说得好,一部二十四史,满篇写的都是仁义道德,而那字缝中却只有“吃人”二字。在漫长的专制主义历史中,那些奸臣国贼贪官污吏不去说他,就说那班勤勤恳恳、一心为君王效力的忠臣良将,善始善终,寿终正寝的又有几人?近日放映的电视剧《汉武大帝》,用血淋淋的历史事实,说了和《红楼梦》的同一主题: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作嫁衣裳。一部《红楼梦》,就是叫人不要为封建统治阶级效劳,如果你有聪明才智,有多余的精力,你不妨到“女儿国”中去鬼混,吃她们唇上胭脂,为她们画眉毛换裙子,跟她们谈情说爱,倒有些刺激和乐趣;千千万万不要去做什么“学而优则仕”,“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蠢事。
    贾雨村这人,你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奸臣国贼贪官污吏,也不全是这样;他一生为了升官发财,可算得上是辛辛苦苦、兢兢业业的了,极尽钻营、巴结、拉关系的仕途手段,官也做的不小了;但到头来,还是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此刻,他如能听从这位老道的警告,急流勇退,到真实永恒的地方去,也许还可以安身立命。但在官场中,及时警醒,回头是岸的人,可说一个也没有。且看今日的那批大贪官们,身为高层“公仆”,美人秘书,轿车高薪,是不会使他满足的;贪了一百万,一千万,二奶成群,也是不会满足的;非要到了枷锁杠身,身陷囹圄,才哭叫:“后悔啊!后悔啊!”却已悔之晚矣!
    遗憾的是,高鹗并不懂得,或者说是故意歪曲了曹雪芹的上术主题思想,在后四十回中篡改了贾宝玉、林黛的叛逆性格,宣扬儒家“学而优则仕”,宣扬皇权至高无上。在上述这一节文字中,高鹗的用意并不在于表现曹雪芹的“不要为统治阶级效劳”的思想,而只是从整部作品的前后照应这样的技术效果上出发,来写这段文章的。
    金桂死了,高兴的人多得很。其中有一个人尤其是要大大庆贺一番的,书中未曾写出,读者也不易猜着。此人是薛蝌。男人在女人爱的引诱面前,是很少有人经住了考验的。金桂不死,薛蝌不是武松,迟早要上她的当的;那后果是很可怕的啊。金桂是个魔鬼式的淫妇。像薛蝌这样的人,天天做她的色情俘虏,比坐牢好不了多少;若有不如她意的地方,只有死路一条。如今这个色魔淫妇死了,薛蝌的色情灾难也就免了。
    第一百四回 醉金刚小鳅生大浪 痴公子余痛触前情
    醉金刚,即第24回中的倪二。当贾芸急需用钱时,他仗义助了他。这一回他酒醉触犯了贾雨村,被关进了衙门。家人求贾芸到贾府找人说情。门人不准贾芸进府。贾芸无奈。倪二认为是贾芸负恩,大骂不止。倪二,一小鳅耳。闹此小事能算生大浪吗?24回是大写倪二与贾芸的关系的;贾芸与宝玉是干父子关系;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红。倪二这条小泥鳅在原著后文确有掀大浪之事的;但决非如此之鸡毛蒜皮事。受过倪二恩惠的贾芸对倪二是恩将仇报 ,而不是如此所写。
    贾政任江西粮时,贪污受贿,见到皇帝,皇上认为这是下人所为,贾政无罪,皇上英明,皇恩浩荡,又是歌颂皇权。
    贾政回家来,带来了探春远嫁后的“极好”喜讯,使贾母及合家高兴异常。这和第5回中有关探春的预言是完全不相符的。第5回探春的判词是: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判词的背景是“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这表明,探春的结局是个大悲剧。在《红楼梦·分骨肉》曲子词中,用“家园齐来抛闪”、“哭损残年”的悲惨之语,来预示探春日后的大悲剧命运。而到了续书高鹗的笔下,这种凄惨的悲剧不见了。探春远嫁之时,她本人及合家皆大欢喜,连贾宝玉也被探春教育得转悲为喜了。远嫁之后,在海疆那边过的极好,后来还回家来帮助贾府家道复兴。这些全是高鹗的欺人之谈,是高鹗粉饰现实,冲淡《红楼梦》的伟大悲剧意义的又一铁证。
    贾政回家来后,家人提及黛玉死事。宝玉听了触动前情,和袭人谈了一番思念黛玉的伤心话。这节文字写宝玉对黛玉的思念,句句是泪,还颇感人。但他这满腹伤心话竟然向杀害林黛玉的帮凶花袭人倾诉,似乎是找错了对象。当他说要去祭黛玉之灵时,袭人回答:“你要祭就祭去,谁拦着你呢?”好煞风景啊!

    第一百五回 锦衣军查抄宁国府 骢马使弹劾平安州
    锦衣军,是皇宫派出的负责查抄荣、宁两府的队伍。骢,音con,青白色的马。骢马使,皇宫派出的特使。
    一说到抄家,就使我心惊肉跳。文革时的抄家,之野蛮,之惨痛,无可形容。《红楼梦》里的抄家,在雪芹的原著里,当是相当残忍的。但在这续书中,这样的抄家却显示了皇上的英明,抄家时很温和,很讲政策。贾赦、贾珍欺压百姓,贪赃枉法;王熙凤贪污盘剥达七八万金(约合今人民币二千余万),查办抄家,罪有应得。谁犯罪,谁认罚,不连累家人。文革抄家是迫害革命干部和知识分子;《红楼梦》续书的抄家是为了惩办罪犯。
    但历史的实际并非如此;曹雪芹原著也决非如此。
    史载:与曹家同样身份的李煦,被皇上抄家时,很惨,家人被捕,“奸党李煦”受到专案酷审,差点处斩,被流放,在流放中悲惨死去。曹、李两家“视同一体”,李煦既系“奸党”,曹頫的被抄家,与李煦是同样的结果。抄家,是宫廷权力斗争的一种表现,是你死我活的搏斗。但在高鹗的笔下,历史的真相却被粉饰了。
    英明的皇帝不但严厉惩办了贾府中的恶人,而且同时派出了骢马使,对虐害百姓的平安州官吏也进行了弹劾,严加惩办。而且,到后来,英明的皇上还为这次抄家“平反”,全数退还了抄家时所没收的家产,对贾赦、贾珍官复原职。本是反皇权的《红楼梦》,在续书者笔下,成了大唱皇帝英明,皇权主义万万岁的颂歌。
    高鹗,周汝昌说你是清朝皇帝的文化特务,当然不是;不过,在客观效果上是有点像。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