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七)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七)(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2-25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七)
    荒竹林

    第九十六回 瞒消息凤姐设奇谋 泄机关颦儿迷本性
    林黛玉之死,本是全书的重点。若原著,应是非常感人的。续书也有成功之处,但多败笔。这一回的所谓“奇谋”,用薛宝钗冒充林黛玉嫁给贾宝玉,是最大的败笔。说是“奇谋”,其实一点儿也不奇;前人用此“李代桃僵”的掉包计,已用得滥极了。不妨举出几例:《今古奇观》第二卷,写王奉的侄女琼英配夫潘华是个富有的美男子,而王奉自己的女儿琼真配夫却是个穷人;王奉便将将自己的女儿琼真与侄女琼英相互掉换,将琼真配于潘华。《桃花扇》中恶霸田仰强娶李香君,杨龙友逼嫁不成,乃叫香君假母李贞丽代嫁。《定情人》中连用两个掉包计:一是袁空将自己女儿爱姐冒充蕊珠嫁给赫炎;一为蕊珠以彩云代替自己嫁给双星。《玉支矶》中有李知县以卜小姐代管小姐嫁长孙肖。《玉娇梨》中,有张轨如、苏有德冒充才子苏有白到白家相亲。以上仅从笔者所见的在《红楼梦》以前的明清小说、戏剧中,这种“李代桃僵”的掉包计,已举不胜举了;已令人厌烦极了。一代文豪曹雪芹,焉能有此蹈袭前人的低劣手笔。
    要注意的是,“李代桃僵”这种掉包计,在艺术上虽是败笔,而它的廉价的戏剧性,对于多数普通读者来说,常有某种吸引力。有人津津有味地肯定续书的这一写法,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
傻大姐泄密一事,也是难能令人相信的。
    “李代桃僵”这种掉包计,是经过周密的策划而设成的,这个计谋必须具有绝对的机密性;知道此机密的人是有严格的范围的。凤姐是一位善于谋略的人,一位万般精细的人。她对贾母老祖宗,尚且恐她“露泄机关”,岂能让蠢货傻大姐知道此事?
    (评:理由很充足,此断非曹氏原著。)
    第九十七回 林黛玉焚稿断痴情 薛宝钗出闺成大礼
    第九十八回 苦绛珠魂归离恨天 病神瑛泪洒相思地
    这两回写黛玉失爱而死,宝钗得爱无欢。有败笔,也有精彩文章。
    先说败笔:
    凤姐用“李代桃僵”计骗了宝玉。宝玉在未弄清真相之前,一直认为自己娶的是林妹妹。人,在漫长时间里所拼命追求的理想就要实现了,这是人生道路上最令人得意之事,更何况这是人的一生中最使人陶醉的爱情的到来啊。贾宝玉终于“盼到今日完姻,真乐的手舞足蹈”。那么,当这种希望突然间化为泡影之时,当这种美好的愿望突然间毁灭之时,当事人的心理会起怎样的变化呢?从天上掉到地狱,从高温跌进了冰窟,其结果会是怎样的情况呢?当贾宝玉满面春风、满怀喜欢去揭开了新娘子的红头盖,发现眼前的美人并不是他所爱慕的,不是他日夜梦想的心中女王林黛玉,而是他所不爱的薛宝钗时,他的心理会起怎样的变化呢?“金鸡啼破三更梦,狂风吹折并蒂莲”。这种由希望突变为失望,这种突然来临的毁灭性的打击,只会使贾宝玉的心灵遭受严重的挫伤,从而悲哀、痛苦、绝望、抢天呼地、鸣冤叫屈···这是人之常情;何况是贾宝玉这样重情的人,必然是如此的。这一点,在越剧电影《红楼梦》中是表现得淋漓尽致的,致使观众跟着剧情愤怒、洒泪。
    但《红楼梦》的第97回“薛宝钗出闺成大礼”是怎样描写这一情节的呢?
    ——又歇了一歇(宝玉)仍是按捺不住,只得上前揭了盖头;喜娘接去。雪雁走开,莺儿上来伺候。宝玉睁眼一看,好像是宝钗,心中不信,自己一手持灯,一手擦眼一看,可不是宝钗么!
    按照常情常理,宝玉此时的心理会起什么样的变化呢?他可不可能有兴致来欣赏这会冒充林妹妹的新娘子的艳容美姿呢?我想,傻瓜对此都会作出回答:决不可能。然而,且看续作者紧接着上文的一节奇文吧:
    ——(宝玉)只见他(指宝钗)盛妆艳服,丰肩软体,鬟低鬓軃,眼润息微。论淡雅,似荷粉露垂,看娇羞,真是杏花烟润了。
    读这段奇文,真是叫人恶心。贾宝玉这位新郎官真正是个没有心肝的好色之徒了。他不仅津津有味地在欣赏新娘子的新婚艳妆,而且,他的色眼竟然透过了新娘的外妆,看到了这位美人的丰满的肉肩,柔软的肉体了;并用诗意的心态,赞美了宝钗的雅淡、娇羞之神美。
    呸!荒唐,一百个荒唐!这样肉麻的败笔,决不可能是曹氏原著!(听春雨评:大违了雪芹原意!看着窝囊啊!男人啊,说什么爱阿,痴阿,都是在骗女人!)
    虽然,在后文也有宝玉为此而糊涂昏愦的描写,然而,有了上面的这一荒唐败笔,后文的描写也就没有力量了。
至于不久宝玉就转变了思想,“又想黛玉已死,宝钗又是第一等人物,方信‘金石姻缘’有定”,因而和宝钗真正成了夫妻——读此真使人愤怒不已。林妹妹啊,你可真是白死了!(听春雨评:第57回中,宝玉听说黛玉回老家,都疯痴了。黛玉死,按照情感逻辑,他的心也要随之而死的。哪知人一走茶就凉啊!贾宝玉这种男人,可以没有情,只有性爱就行的!)
若用“瞎子摸象”的方法来读这两回,某些情节还是很动人的。黛玉焚稿,这段天下之至文,我已经读十多遍了,还是使我伤心落泪。感触甚多,且用我的两首和友人之诗表达吧:
    步梅玫《宝黛情》韵并仿其意
    知音自古姻缘薄,现实无情千般阻。灵犀相通落花处,短暂欢乐长痛苦。寂寞之时读旧书,晨钟暮鼓泪凄楚。藕断丝连望远路,伊人何日来共度?信誓旦旦曾记否?前度文君今何处?忆君多情多灵身,刻骨相爱她人妒。月上梢头风轻妩,双双共咏高唐赋。月圆飞来乌云雾,到头只有长唏吁。寂寞晨昏实难度,独守凉窗形影孤。相伴只有风和雨,梦里寻觅青埂路。迢迢银河不可渡,杜鹃滴血心底哭。
    红楼情·步梅玫原韵
    多情人生不易老,易老只因知音少。世外仙姝路遥遥,落花葬了情未了。
    有人痛哭有人笑,万艳同悲人生道:昨夜西风凋碧树,今朝天火毁芳草。
    (评:“多情人生不易老,易老只因知音少”,名句也)

    第九十九回 守官箴恶奴同破例 阅邸报老舅自担惊
    官箴,指贾政规定的规矩。贾政出任江西粮道时,规定了一套不准受贿贪赃的戒律,要下属遵守。下属破例贪污受贿。这是为贾政这个贪官辩护。他的不法是下人李十儿等人逼出来的。
    杀人犯薛蟠本由某知县翻案从宽了。报到刑部却又定下了死罪。薛蟠的老舅父贾政从邸报上看到这消息,很吃惊。说明他并非是什么清官。

    第一百回 破好事香菱结深恨 悲远嫁宝玉感离情
    夏金桂色迷心窍,按照宝蟾的阴谋,骗来了薛蝌,用媚态媚言向他发起猛攻。不料来了香菱,破了好事。金桂因此对香菱结了深恨。
    夏金桂追求薛蝌,与《金瓶梅》中的潘金莲追求武松,极为相似。写尽金桂的妖娆媚态。有几点值得注意:
    (一)金桂调戏小叔子薛蝌,从伦理道德方面来说,是无耻,是贾府贵族腐败的表现。但这节文字,从描写的艺术性来说,生动有致,活脱脱写出了金桂的形象。
    金桂是个不讲理的泼妇,但当她的意中人薛蝌在家时,她却又是另一个样子:抹粉施脂,描眉画鬓,奇情异致的打扮收拾起来。有人说,这是金桂的蠢;是的,金桂追求叔子这事本身就是蠢而无聊。不过若是换个视角,单从其形式方面来说,也可以这样来看:司马迁说:“女为悦己者容。”这亦算得是一种智慧——女人求爱中的智慧。岂止是金桂如此,几乎所有的女人,尤其是在热恋中的女人,无不如此;只是方式不尽相同而已。你看第八回,薛宝钗在接见贾玉之前,也是经过了一番精心的打扮的,那一身朴实雅致的素妆,是专为迎合贾宝玉的审美而造型的。不光是女人是这样,男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即使是法国皇帝拿破仑,在与情妇约会之前,也要选择高底皮鞋,以便让自己的身子显得高一些。
    (二) 金桂打从薛蝌住房前过,或故意咳嗽一声,明知薛蝌在屋里,特问房里是谁;有时遇见薛蝌,她便妖妖调调,娇娇痴痴,问寒问暖,忽喜忽嗔。——这种情态,在他人眼里,很讨厌,丫头们见了,都连忙躲开。读者学者们也多指责金桂的无耻骚娆。不过,也可以这样说,这也是一种谈情说爱的模式。金桂这种人,即使不违道德的谈爱,也是会用这种妖态的。笔者曾把广义的爱情分成三个类型,即情爱型、婚爱型和性爱型。就男女的谈情说爱来说,不外是情爱型和性爱型两大类。情爱型的谈爱模式充满了灵的、精神的和文化的内容;宝黛爱情属于这一类型,其表现形式常以高雅的姿态出现。性爱型的谈爱模式则多是性的追求,其表现多以直接的,低俗的甚至是骚娆式的形式出现,贾瑞、贾琏、贾珍与金桂的谈爱模式属此。但应当指出的是:即使是情爱型的谈爱模式,有时候也会出现直接的性的追求的内容的;因为任何爱情,总是以性为其基础的,也总是以性的结合为其最终表现形式的。
    (三)听一听金桂与薛蝌的对话,双关语、隐藏语和直接式的的依次运用:从中看出金桂求爱语言的妙处所在。例如,当薛蝌解释说,他今天喝酒是因为被张大爷强不过才喝了半钟,金桂说:“自然人家外人的酒比咱们自己家里的酒是有趣儿的!”“你的酒是强硬着才肯喝的呢!”这里的“酒”,是别有含义的。使人想起第7回凤姐和贾蓉的对话中,凤姐所说“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不成?你们那里放着那些好东西,只是看不见,偏我的就是好的?”这里的“东西”,和金桂所说的“酒”,都是双关,是话中藏话的;都有“柳浪闻莺”之妙。
    探春远嫁,在原著中,当是很悲哀的。这里只是一般的写。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