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五)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五)(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2-25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五)
    荒竹林

    第八十六回 受私贿老官翻案牍 寄闲情淑女解琴书
    这回前半回的薛蟠杀人案的审理过程,是第四回贾雨村审案的翻版。非曹氏原笔。
寄闲情,是林黛玉病好后找情感寄托的意思。淑女,即黛玉。她向贾宝玉讲解琴书上的知识。她是用封建卫道者的观点来讲解琴理的。她说:“琴者,禁也。古人制下,原以治身,涵养性情,抑其淫荡,去其奢侈。”就是说,琴,音乐,是用来压抑个性的。这当然是封建统治阶级的愚民观点。,其实,琴者,情也;音乐的基本功能是抒发人的感情。只有封建卫道者们才把音乐当成压制个性的东西。续作者高鹗就是一个十足的封建卫道者,才会歪曲林黛玉的形象,让这位重个性的淑女宣扬封建卫道思想。紫云女士说:“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被贴上了许多小块的狗皮膏药,你会很习惯吗?”是啊!我讨厌高鹗。
(聊聊几笔,揭露了伪作的真实面目。)

    第八十七回 感秋声抚琴悲往事 坐禅寂走火入邪魔
    要点:宝玉坐在妙玉心旁听黛玉抚琴,
    悲哉,秋之为气也!——自从宋玉定下了这个悲秋的调子之后,秋天,便成了多愁善感季节。窗外落叶萧萧,窗内影孤人单,抚今思昔,知音何在?情难自禁,抚琴吟起了《悲秋词》:“风萧萧兮秋气深,美人千里兮独沉吟!···”寄人篱下的林黛玉,你真可怜!深秋长夜,耿耿难寐;人焉知我,知我唯思?银河渺茫,咫尺万里。素心明月,何处相寄?···(是林黛玉的心语,还是此文作者的?)
    《悲秋词》和《葬花诗》同是红楼绝唱。更绝的还不止是这词的本身。在黛玉抚琴悲吟之际,窗外的宝玉和妙玉正并坐山石上静听。这琴声,这歌吟,却似一根无形的爱线,把她们三人的心连接起来;实际上只有妙宝二心,因妙黛本是一心而二身也。妙玉是音乐通。她全神贯注并熟知琴音的变化,是自我知音也。宝玉坐在妙玉心旁,(评:心旁?是“身旁”之误耶?——非也!)感受妙玉身心的灵气,感受黛玉琴音的心灵,三颗心统一于琴音而合一。这种奇特的情感境界,这种绝色的艺术境界,非个中人不能写,亦非个中人不能赏也。
    这一回拟是雪芹原著,若是续作,则续作者亦必有亲身体验,方能挥此神笔,醉己亦醉人也。《红楼梦》真妖书也!
妙玉的走火入魔,和秦氏的病相似;只是,秦氏的病,是因情欲不遂而致,用弗洛伊德的说法,似是生物本能之病(怕不是吧?);而妙玉的病,是隐匿型的情爱饥渴症的一种爆发;在雪芹的笔下,应是诗;在这续书人的笔下,却被写得有些像秦氏。但尽管如此,读此,仍情不自禁,挥泪有叹:
    心在凡尘身在佛,爱心禅心两不容;如美秋景胜春光,情爱饥渴症更浓
    道高一尺魔千丈,万度蒸气遭密封;圣人弗禁人常情,冰块掉入沸油中。(评:情爱饥渴症,未听说过!)
    续书的这一节文字也是不错的,只是“猫儿厮叫”一笔有些俗露了。
    此回读毕,沉默有时,有感:
    厚地天高独彷徨,有谁知我心永伤?吟复吟兮思我知,我知我知永渺茫?
    (是借题发挥吧)

    第八十八回 博庭欢宝玉赞孤儿 正家法贾珍鞭悍仆
    贾珍鞭悍仆,是写贾府局势的不稳定,奴隶们的可悲下场。
    寡妇李纨辛辛苦苦教育儿子贾兰。听了宝玉夸赞贾兰读书有了成就,贾母和李纨高兴得落泪,天下母亲同此心。
    “贾政自从在工部掌印,家人中尽有发财的。”一笔写尽贾政以权谋私。贾政在总办陵工。贾芸这个专门钻营的马屁精,又拿了礼物来孝敬凤姐,想求凤姐为他承包一两桩工程,这是油水最多的行当啊。这一次,凤姐没给贾芸面子,拒收他的礼物,不但不给贾芸办事,还教训了他一顿。恰巧凤姐的小女儿巧姐从外面归来,见了贾芸就哭。贾芸因凤姐这次拒收他的礼物而怀恨在心,日后要欺侮巧姐来报复。——这里给世人的教训是:来拍马屁的人都是不怀好意的,要么一开始就拒绝接收他(她)的马屁,要么就一直接收下去。如果前面接收,后来拒绝,那么,拍马的人是要报复的。
    第八十九回 人亡物在公子填词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
    天冷了。花袭人把金雀裘给了贾宝玉穿。这金雀裘是晴雯补好的。花袭人又嘱咐宝玉爱惜金雀裘的丝线。这金雀裘的丝线是晴雯补上的。花袭人又把宝玉安排在晴雯住过的屋子里。这一切引起了宝玉对晴雯的沉痛的思念。这个原来精细敏感唯恐宝玉亲近晴雯的花大姐,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粗心大意的人呢?花袭人并没有变。是续书者没有按照雪芹的原意,改变了花袭人的性格。这又是后40回非现氏原著的一个证明。
    还是有精彩之笔:宝玉怀念晴雯所填之词是很感人的。读至此想起晨起微雪即融之景,乃赋绝句2首:
    1, 晨起见雪思逍遥,无奈雪微倾刻消;遥望天堂青云女,千层阴云遮银桥。
    2, 漠漠寒空尽阴云,身畔诗灵岂无影?幻像朦胧怀梦草,问佛缘何独痴情?(这诗有谁来欣赏?)
蛇影杯弓,即“弓杯蛇影”。有人饮酒,见杯中有弓影,疑是蛇,吓成病;后来知是弓影,病才好了。这里譬喻黛玉听了丫鬟谈话说宝玉已定了亲而大病。下回又因听了丫鬟说宝玉定的亲是亲上加亲而病愈。
    颦卿绝粒及后文之黛玉死,皆因失爱。女人,你的生命是爱情,爱情失,生命亡。然而爱情非一即绝,是可以再创造的。中国传统观念把爱看成“一”,爱当从“一”而终,而不有再创造。故黛玉之绝粒,之死,非因爱之失,而因爱之不能再创造之观念使然也。若如越剧《梨花情》中的爱情创新观念,或如台湾诗人李敖的爱情非专一思想,则颦卿不必绝粒,黛玉不死矣。然又非《红楼梦》了。

    第九十回 失绵衣贫女耐嗷嘈 送果品小郎惊叵测
    这回写了三件事:黛玉病转好,岫烟失绵衣,宝蟾送果品。
    上回写林黛玉因听说宝玉另外定了亲而大病。这回又说她因听了丫环雪雁等人在窃窃私语,从“亲上作亲”的话,判断宝玉定的亲应是自己,而豁然病愈。
    文章有曲折,有波澜,才显得深刻,才有生动性。林黛玉因失掉爱情而死,这当中不应是直线的,而是有曲折的。得爱则生,失爱则死;反反复复,曲曲折折,也说明了黛玉对宝玉爱情之曲折,之深沉。林黛玉啊,你好可怜!你好纯真,你好痴情!
    记得笔者有一次讲《红楼梦》,讲到这一回的黛玉之病。有学生提问:林黛玉听了未经核实的言语,一忽儿大病绝粒要死,一忽儿又绝处而活,这可能吗?这位学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不过是艺术的夸张而已。我当即回答说:这是完全可能的。梁山伯祝英台为爱情而死;杜丽娘先为失爱死,后为得爱活;倩女为爱情能将自己的灵魂分离出来,与爱人相会:所有这些虽然有艺术夸张的因素在内,但其本质是真实的。我又对那位学生说,你有此疑问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你没有这种直接的或间接的经验。——是啊,我曾说过,艺术的欣赏,是一种经验的联想,一个没有生活经验的人,要想有效地来欣赏艺术,是困难的。
    贫女,指邢夫人的亲戚邢岫烟,薛蝌的未婚妻。她不慎失落绵衣。在寻找中引起下人婆子的吵闹。她只能耐心听着,不敢干涉。嗷嘈,即吵闹声。
    宝蟾送果品的风流事,留下回谈。
    (下文有精彩的)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