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四)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四)(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2-25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四)
    荒竹林
    笔者按:《红楼梦》八十后是高鹗续作的,不是或不全是雪芹的原著。高鹗的续作若就思想内容来说,其基本倾向是与曹雪芹的原作不同甚至是相反的。但高鹗也算得上是个大才子,其中也不乏精彩之笔。
第八十一回 占旺相四美钓游鱼 奉严词两番入家塾
    笔者按:万物之灵的人,能用各式各样的智慧诈术来屠杀生灵,首先是屠杀人类自己。钓鱼,是人,用诈术屠杀水中动物的一种伟大业绩。只须用那么一点点饵,一个锋利的钩子,可怜的成千上万的鱼儿们,就乖乖的从自由的江河海洋中,来到了人的餐桌上供人享受口福了。钓鱼这种妙术在战场、商场、情场等社会领域,其运用之妙,更领人可叹。无怪乎千百年来,人,尤其是艺术家们,对此妙术会大唱赞美歌了。
    钓鱼,历来是须眉浊物们的独占品,是大男子们在统治世界中战胜对手的最重要的法宝。鬼谷子曰,圣人之道阴;孙子曰,兵不厌诈。即此妙术真谛之经典概括也。《红楼梦》欲以女权主义来取代大男子主义,在钓鱼术上亦一反传统,以“美人钓鱼”来取代男人钓鱼。王熙凤杀贾瑞,杀尤二姐,所用钓鱼妙术之毒辣,并不下于勾践用西施钓夫差,王允用貂蝉钩董卓之大谋。而今之赖昌星之“红楼”中的数十美人,把一大批的高官拉下了水,在钓鱼史上更是一大奇观。呜呼,美人钓鱼,在今日之官场、商场和情场,多乎哉!读《红楼梦》这回的“美人钓鱼”,读者当警惕啊!!!
    占旺相,算命。四美,四位美人,即探春、李纹、李绮和邢岫烟。 奉严词,奉父亲的命令。严,父亲。家塾,贾府家族办的学校。
    四美各有特色:探春豪爽美;李纹原名媚人,即其美也;李绮艳美;岫烟,山峰云烟之美。我特喜欢她。宝玉说她“超然如野鹤闲云”。妙玉孤傲,独与岫烟知交。第50回岫烟有《赋得红梅花》诗:“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她冰雪中”,是观音下凡的妙玉,亦是岫烟也。
    钓鱼,多是男人的事。写女人,特别是闺中美人钓鱼,是《红楼梦》的一大特色。“四美钓鱼”写得很有情趣:美人垂钓,有美人崇拜者贾宝玉在一旁打趣。使人想起《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野孩子保尔钓鱼,有崇拜他的贵族美人冬妮亚作陪。二者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这里有一个细节的错误:李纹在钓鱼时,“垂下去一会儿,见苇片直沉下去,急忙提起来,倒是一个二寸长的鲫瓜鱼。”——这钓鲫瓜鱼的情节是不真实的,是作者想当然的错误的描写。鲫瓜鱼在吃饵时,是很轻微的,小心翼翼的,鱼钓线上的苇片(浮筒)只是很轻微的一动一动的,若不留心观察,难以发觉;绝不会是“直沉下去”。这是钓鱼人都知道的常识;也是笔者少年时钓鲫瓜鱼的经验。从这一生活常识性的错误来看,也说明决非曹雪芹的原笔。在八十回《红楼梦》中,这种违背生活细节真实的描写,是没有的;即使女人绣花用花线穿针时,用牙齿咬断花线,口中沾留线绒随口吐出的唾绒,这样的细节,也写的逼真。①
    俞平伯先生曾评说“第八十一回四美钓鱼一节”,“较有精采,可以仿佛原作的。” ② 如果只单纯从文字的技巧着眼,俞先生说的也未尝不对。但文字的技巧是决不能脱离文章内容的。内容不真实,所谓技巧的精彩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俞先生当然也不曾钓过鱼,不知道鲫瓜鱼吃饵时的真实情景。否则,俞先生是决不会赞赏这“四美钓鱼”是精彩的。(你会钓鱼?你抓到了这个细节,来说明是续书,有一定理由,但这不是要害;雪芹也未必钓过鱼,即使钓过鱼,也未必有钓鲫瓜鱼的经验。)
    这回写宝玉上学与第九回写宝玉上学气氛不同。第九回的宝玉上学,如脂评所说,“只为风流始读书”,为秦钟,别黛玉,别袭人,情意绵绵。这回的宝玉上学,全为奉父命而读书,这对于贾宝玉来说,是断不可能的,(宝玉玉从来没有奉过父命而行事的)是为“学而优则仕”,严肃认真,枯燥无味,风格与前迥然不同。
注:
    ①见新校注本《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在警幻仙姑处所见“窗下亦有唾绒”的文字。
    ②见俞平伯《红楼梦研究》棠棣出版社1953年三版,第48页。

    第八十二回 老学究讲义警顽心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
    要点:七条理由,论证此回断非雪芹原著
    老学究,老一辈的学者,指贾府家塾的塾长贾代儒。此人在第八、九等回,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假呆儒。对学生不闻不问,昏庸无能,自己的一个长孙贾瑞是好色之徒,竟让他做代理塾长。而这回中,贾代儒却成了真正有名望的老一辈学者(老学究)了。对学生认真负责,运用启发式讲解儒家经典的道理,以此来教育贾宝玉。这样的写法断然不是曹氏的原著。
病潇湘,病中的黛玉。痴魂,痴情,对宝玉的一片真情而作恶梦;梦到她父亲将她配给某家当续弦,她恳求贾母救她,贾母不理采她,去见宝玉,宝玉剖心给她看。
全回的旨意风格全不合曹氏原意:
    一, 宝玉老老实实上学,废寝忘食读书。这不是假宝玉,而是真宝玉了。
    二, 贾代儒德高望重,名副其实,认真管教,不是以前的假呆儒了。
    三, 通过代儒讲经,颂扬儒家经典,这完全违反《红楼梦》旨意,是续书者的儒家卫道观点,与曹氏的反儒观点截然相反。
    四, 林黛玉的性格大变:她竟然颂扬儒经,劝宝玉读书取功名,黛玉变成了宝钗;她又竟然称宝玉为“二爷”,黛玉变成了袭人;她竟然当着袭人的面,替王熙凤害死尤二姐,夏金桂迫害香菱辩护,杀气腾腾地说出“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便是西风压了东风”这样歹毒的话 ——意思是说,不是王熙凤、夏金桂压倒尤二姐、香菱,就是尤二姐、香菱压倒王熙凤、夏金桂。这种话只能出自王熙凤、夏金桂之口,决不可能出自林黛玉之口。
    五, 花袭人竟敢在黛玉面前说凤姐和夏金桂的坏话;这不是“温柔和顺”的花大姐,倒像是愚昧多嘴的赵姨娘了。
    六, 黛玉的梦缺乏现实的、心理的依据。她向外婆求情,外婆竟然那样的冷酷无情,这太不合人之常情了。按照黛玉的心理,她可能想到被许配他人为妻,断不会想到给他人续弦。
    七, 七,黛玉病,反复写其痰血,令读者恶心不敢读。如此自然主义的败笔,岂雪芹所能为?

    第八十三回 省宫闱贾元妃染恙 闹闺阃薛宝钗吞声
    要点:此回虽亦非原著,但宝钗的退让政策很启发人。
    探春向贾母报告黛玉的病。贾母听了,自是心烦,将黛玉埋怨了一通。这太不合乎人之常情。王大夫为黛玉看病,全是模仿第十回张太医看病。贾琏和王大夫论药,脱离人物性格,单纯宣传中药知识,不是文学,倒成了药性说明书。(是的!)
身边的外孙女得了重病,贾母、凤姐如此冷漠;当了皇帝小老婆的孙女一点小恙,全家出动,车水马龙,浩浩荡荡,八十高龄的贾母在孙女元妃面前颤颤巍巍,站着答话。这固然写出了贵族的势利,但反差如此之大,也不甚合情理。
    闹闺阃,指夏金桂与宝蟾吵架。薛姨妈和宝钗去劝架,被金桂倒打一耙。在横蛮不懂理的金桂面前,薛宝钗只好忍气吞声。这一节文字写得生动;宝钗的退让政策很启发人。对付母老虎,或者消灭她,或者退避她;(警句。这样的警句文中很多。)`同她硬顶,只有自己吃亏。

    第八十四回 试文字宝玉始提亲 探惊风贾环重结怨
    试文字,贾政考试宝玉作的八股文。这段文字读者读来是枯燥无味,作者写着却不厌其烦,津津有味,用客观主义的手法大谈作八股文的道理。这断非雪芹愿意;而是续书人高鹗的经验之谈。宝玉的读书作文竟然获得贾政的满意,获得贵族们的赞赏,以致有卫道者们给他提亲。这也断非雪芹的思想。
    探惊风:凤姐的小女儿巧姐病了,因高烧而发惊凤,合家上下都来探望。这与黛玉生病无人理睬成了鲜明对比。贾环来探望巧姐的病碰坏了药铞子而遭凤姐的骂。本来赵姨娘和凤姐就有怨仇。这又添了一层怨。这节文字还算可以。
这一回除了个别段落可读外,余皆枯燥难读,尤其是论作八股文一长段,跟真正的“八股文章”一样,决非雪芹原著。

    第八十五回 贾存周报升郎中任 薛文起复惹放流刑
    要点:功名利禄欲熏心的贾宝玉,会是曹氏的原笔吗?
贾宝玉会热衷于功名利禄吗?读了前80回《红楼梦》的人,都会说:不会!贾宝玉对功名利禄只有鄙视,决无热衷之心。然而,且看:
    贾存周(即贾政)升了官,当了郎中(相当于中央副部长)。消息传来,贾宝玉一而再,再而三,心中大喜。先是听北静王说,巡抚吴大人要向皇帝荐举贾政升官,宝玉听了连忙喜的站起来感谢。再写人来报喜贾政升了官,宝玉听了,“心中自是甚喜”。三写众人在贾母面前因贾政升官而大大贺喜时,“宝玉此时喜的无话可说”。作者写宝玉的这种“喜”,不只是抽象的写,还有心理和情绪上的烘托。他对贾母说:“我正要告诉老太太,前儿晚上,我睡的时候,把玉摘下来挂在帐子里,满帐子都是红的。”凤姐道:“这是喜信发动了。”
    为父亲升大官,竟然喜成了这个样子。这就断不是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了;而是功名欲熏心的续书人高鹗自己。八十回前的贾宝玉是痛恨官场,骂官为“禄蠹(寄生虫)”;他的亲姐姐当了妃子,回家来省亲,他当没事一般,毫无兴趣;他的兴是在他的女儿国,是在他刻骨铭心的痴妹妹身上;怎么如今父亲升了官,他就这样高兴?这是高鹗向往官场思想的露骨表现。
其实,一查高鹗的历史,问题就很清楚明白了。高鹗从年轻时起,就向往功名,多次应考不中。在他的一首《看放榜归感书》的诗中,因榜上无名而叹道:“又看群仙上大罗,归来抱膝且吟哦”——高鹗竟把中了举的人当作“仙人”,把当了举人看作是上天堂。功名利禄的欲望到了如此程度;他的人生观是和曹雪芹根本不同的。(评:是的!续作者与曹雪芹是两股道上的人。曹氏对功名利禄的态度是: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而高鹗呢,却把它看作仙人,看作天堂。)
    薛文起,即薛蟠。这个被贾雨村包庇下来的杀人犯,第二次故意杀人,又被某县官包庇下来。复惹,是重犯的意思。放流刑,薛蟠理该判死刑,法官受贿只判流放刑。回目的意思在这回中未写出来。
    这回又写花袭人到林黛玉处打听亲事消息。这是第三次了。这是不合性格的。前80回中的花袭人是个隐肚子。她要做坏事,表面上不露声色;宝玉捱打,晴雯之死,芳官四儿被逐,都是她的内奸。80回后,花袭人的性格变得外露了。几次到黛玉家探消息,写得很露骨。她甚至对宝玉说:“一个人知书识理,就该往上巴结才是。”(86回)这根本不是有“圣人之道阴”风格的花袭人,而是“愚人之道阳”**的傻大姐了。
    **圣人之道阴,愚人之道阳——这是《鬼谷子》中的经典名言。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