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三)(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1-23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三)
    荒竹林

    第七十六回 凸碧堂品笛感凄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这一回读来好凄凉,一片凄美,不忍读,又想百读。品笛感凄情,是封建末世之悲音;亦是寂寞人生的一种呐喊。联诗悲寂寞,不只是属于湘黛妙的,也是属于专制主义下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属于十年浩劫中之我的。
    在所有的寂寞中,唯有爱的寂寞最凄凉,最惨痛。从艺术的视角上看,爱的寂寞也是诗,是一种凄美的诗。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诗中的经典句。是湘黛妙结局的预兆。是我在十年浩劫中生命的写照。
    我的妙玉,又等待你好久好久了。你,终于再次来了。先是你的影子翩翩飘来;然后,你的芳体,姗姗摇来;明月照着你美丽的倩影;清风吹来了你可人的体香。My to high and highest mind queen you read this have the felling?你在中秋之夜整夜未眠:先是在你的闺房中独自徜徉,你望着你的卧铺,想入非非,寂寞啊!寂寞啊!在无奈之中,你步出了寺门,在清风明月夜的大观园中,独步,独立,独思,独怜,独哭!你来到凹晶馆旁,久久伫立。忽然,你听到有人在说话,在联诗,原来是你的好友史湘云和林黛玉。啊,那情景,那诗句,正吐露着你心中的想吐的一切。同声相应,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知音相逢。你忽然由悲转喜,一下子高兴起来。于是,你邀了湘黛,同到你的闺中。本来,湘黛的诗,已经在无限的凄楚之中戛然而止了。你却用了你的诗灵,用你那绝色的芳心秀笔,一挥而就,续完了湘黛联诗;真是挽狂浪于既倒啊!我爱湘黛的诗,尤其爱你的画凤添尾之妙作。(画凤添尾!是你的独创吧!)我忘记了我面前的书是油墨印刷品,对着你的诗,竟情不自禁…啊,那是怎样的醇!怎样的大士瓶中之露啊!你的诗,字字句句在倾诉你的寂寞,在呐喊你的爱情。妙玉,你,你是谁?你就是另一个我呀!你的最知的知音是我呀!妙玉!你可知道我在此时此刻读《红楼梦》,读你的诗时的心情吗???……
    大年初二在寂寞中写此,是何种滋味?有人理解否?(评: 你是借妙玉的形象来慨叹自己,对吗?但她一生与青灯为伴,跟孤枕同眠,孤独、痛苦、凄凉,难道你? 看了你的文章,想哭。你的字里行间透露着无奈和惆怅,凄凉和寂寞,你与妙玉融为一体了)
    第七十七回 俏丫环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青年男子有谁不曾钟情
    妙龄女郎谁个不善怀春
    这本是人性中的至洁至纯
    却为何有这多的眼泪飞迸
    这是德国大诗人在他的举世爱情悲剧名作《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的序诗。爱情之美,之神圣,世间是没有他事与之可比的。就连主张禁欲的佛教,在佛经中却也有这样的经典名言:“女欢男爱,无挂无碍;一点生机,成此世界。”是啊,没有爱情,哪有释迦牟尼?哪有他一代接一代的佛子佛孙?然而,···?(读此我想笑!)
    这一回的开头写司棋因在抄家时被抄出了一封情书而被逐出大观园。她被逐出门时的那段文字,悲凉得使人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发寒战。苏三起解是悲哀的,却有老解差公公同情她,帮助她。林冲发配是悲惨的,却有花和尚来救助他。而司棋呢?当她被撵出贾府走向死亡之路时,有谁来援救她呢?当司棋拉了女儿国的领袖贾宝玉的手,哭着求助于他时,他除了流泪,什么办法也没有。只是当司棋已经去的远了,才阿Q式的骂了几句。跟了司棋出门的贾府仆妇,是一条恶狗。这使我想到在文革中我被送到农村去劳动时的情景:一条姓黄的恶狗比贾府仆妇还坏十倍;他亲自到了我劳动的地方,嘱咐那里的当权人物要严厉管制我。鲁迅有言:狗,有时比主人更恶。诚哉!
    司棋,可爱的神秘的女郎!当初你身为副小姐时,何等威风!此刻,你太可怜!人,在权势面前是多么渺小啊!你为爱情而殉身,不自由,勿宁死。你的梦只是:想有一点儿爱的自由,多么低,多么有限!但他们却不准。被逐时,只要求和姐妹们相别一下,跟的狗不准。宇宙间恐怕没有第二种生灵比人更恶,更蠢,更毒,更可悲,更可怜。同类相残!只是因为有等级,有权势,有贫富,有金钱,有嫉妒,有杀人刀,有女人,有弱者!人啊人,你真可悲!
    司棋被逐,与《水浒》林冲发配同样的悲哀,不忍读。
    宝玉!你生在那暗无天日的世界。幸在黑暗的天空有一抹霞光,给了你一线光和爱的希望。却倾刻消逝。你能不悲吗?但你尚有妙玉在啊!
    晴雯之死,红楼之绝唱,天地之至文,是雪芹用血泪写成的。晴雯死前赠指甲给宝玉,和宝玉互换内衣,是最感人的。我哭晴雯之冤屈,悲晴雯之早夭,痛恨吃人的世界。我颂宝晴灵爱之纯真;叹宝玉之无能。咒王夫人、花袭人之伪善,之歹毒。世上一切阴谋家皆可以王、花为楷模。今日之奸商贪官政客及一切阴谋家,应读《红楼梦》,学一学花袭人。花袭人是古今中外第一贤人,出色的阴谋家。是她第一个拉宝玉下水,勾引宝玉做爱;而在王夫人面前,在众人眼里,她却是宝玉身边最清白最贤德的人。杀晴雯的刽子手是王夫人和花袭人。王夫人的罪恶是明摆着的;而花袭人,她却以同情晴雯的身份出现。诸葛亮用阴谋杀了周瑜,却又到周瑜灵前痛哭。诸葛亮杀周瑜,其阴谋,读者一清二楚;花袭人杀晴雯,其阴谋,读者并不完全明白;有的学者还赞美花袭人真的是贤惠之女人呢。花袭人,你真高明!
    由花袭人忽然联想到莎士比亚的《麦克白》。其中的麦克白夫人对麦克白说的一段台词:你要欺骗世人,你就得把自己妆扮成一朵花,一朵无比美丽的花,让花的色和香迷到所有的人,然后在花瓣的深处藏着毒蛇。——麦克白及其夫人正是这样的一朵花。夫妻俩成了国王的第一心腹,却谋杀了国王。花袭人就是这样的一朵花。她用色和香迷到了贾宝玉,迷到了王夫人,谋杀了晴雯,赶走了茜雪、芳官、四儿;一切不如她意的同行皆在她谋杀陷害之列。她为了夺得做贾宝玉的小老婆这样一个可怜的位子,挖空心思,一心尽忠于王夫人,尽忠于贾宝玉。但她“枉自温柔和顺,空云如桂似兰”。当后来贾府败落时,她,竟然抛弃了危难中的宝玉,嫁人去了。
    妖书《红楼梦》啊!其中的“妖”真不少。晴雯是“妖”,是美丽可爱的“妖”;袭人也是“妖”,是暗中杀人的妖。还有芳官,也是“妖”。“美优伶斩情归水月”,芳官等几个美丽的“妖”,被王夫人惩治得走投无路,只好斩断情丝,到水月庵当尼姑去。这也是花袭人的一大业绩。

    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姽婳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老学士,即贾政。姽婳,形容女人的美丽姣好。贾宝玉奉父命撰写姽婳词,体现雪芹崇拜女性,展示宝玉的诗才。前面写晴雯之死等情节,太悲惨,一时透不过气来。撰此姽婳词,松弛一下,再写下面的凄美杰作《芙蓉诔》。
我读《芙蓉诔》,喜欢朗读,常声泪俱下。
    《芙蓉诔》是天下第一奇文。集中体现了贾宝玉即作者对女性的无限崇拜。一个堂堂贵族少爷,竟然把一个小丫头捧上了天。生前为她画眉,为她渥手,为她梳头,为她暖身,为她逗笑,为她延医,为她煎药;死后拜她为白帝宫中芙蓉国的女王,用灵来悼她,用心来祭她,用老臣对皇帝娘娘那样的态度,拄着拐杖来扶她的灵柩,用千古奇文长歌来哭她,来颂她,用绝美之词来赞美她: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体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啊,我的芙蓉女神,我的独一无二,我的青女。——宝玉对晴雯竟然崇拜到如此的程度,这真使人难以理解;红学家们亦少有研究。我能理解。想必作者生前曾经恋着崇拜着一位麦布,一位诗灵,一位花魂,一位地上独一,天上无双的爱友,由于种种原因,与她终生只是精神之爱,才写出这样的诗句来。唉,《红楼梦》啊!你!真的是冤家狭路相逢!读着你,浑身血液在沸腾。Offer with this sincerely to my mind queen!正是:
    白眼看虫青睐女,女儿堆里乐徜徉;功名富贵我不罕,麦布才是我天堂。①
    ①鲁迅诗:“白眼看鸡虫”,用蔑视的眼光看待官场。麦布,雪莱长诗《麦布》中的女王。

    第七十九回 薛文起悔娶河东吼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薛文起,即薛蟠。河东吼:宋时有龙丘先生,好佛,好客,爱高谈阔论,然怕其妻柳氏,柳氏一声吼,陈即哑然不敢支声。苏东坡有诗:“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佛家谓狮子吼是一种雄威。河东是柳姓的祖籍地。河东狮子吼,喻柳氏在丈夫前的雄威,后人以此喻强妻或恶毒妇。薛蟠初见夏金桂,美丽知书,就匆匆娶了她。殊不知她是一个比王熙凤更恶、比灯姑娘更淫、更下流的毒辣女人。
    夏家是大地主兼资本家。“其余田地不用说,单有几十顷地独种桂花。凡长安城里城外桂花局俱是他家的。”桂花成了商品,芳香变铜臭矣。故名曰金桂。夏金桂在家时不准别人说出“桂花”二字,否则要遭她苦打重罚。她真是个女皇帝了。她这名字是封建专制和资本独占的合成物;从谐音来看,这名字又是猥亵下流的代名词。后面她的种种恶行丑闻,皆与这艳名有关。
    中山狼:中山地方有狼,被猎人打伤,遇东郭先生,求救。东郭救了他,却差一点被此狼吃掉。后人喻奸恶之徒为中山狼。有贵族子弟孙绍祖,长得一表人才,性却恶毒。贾迎春误嫁给他,被虐待致死。
    此回有一节奇文。宝玉因晴雯、芳官等事生了一场病。病愈后百日未曾出门。“和些丫鬟无所不至,恣意耍笑作戏”;“这百日,只不曾拆毁了怡红园,和这些丫头们无法无天,凡世上所无之事都玩耍出来,如今且不消细说。”——像我这样的读者必想象不出,他(她)们究竟做了一些什么无法无天世上所无之事呢?

    第八十回 美香菱屈受贪夫棒,王道士胡诌妒妇方
    甄香菱,夏金桂:两个名字,含义相反。
    香菱啊,你被夏金桂欺凌,其原因引起读者纷纷猜测,都错。唯我知其秘:只是因为你高尚的品格,正与夏金桂的下流品性构成了一对矛盾。美和丑,是势不量力的。你身上有香有灵,有诗有雅,这由你的芳名所证明;而这,恰好是夏金桂所没有的。所以她会刻骨嫉妒你。她要改掉你的芳名,易“香”为“秋”;要挖空心思陷害你;要垄断爱。香菱又是香之诗,是芳香的诗灵;本回开头一节香菱说“菱之香”,是诗也。这香,这灵,这诗,这清水出芙蓉,是最受人心醉神迷的;也是最受一切蠢妇所嫉的;夏金桂身上只有铜臭,只有下流。她岂止只是要改掉你的名?而必欲置你于死地而后快。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是作者被前面的河东吼、中山狼恶得喘不过气,想松弛一下,写此一段游戏笔墨,讽刺像夏金桂这样的妒妇无可救药,讽刺世上的庸医骗人。
    写完了80回的《红楼梦分回赏释》初稿,正巧看了电视剧《曹雪芹》。剧中雪芹写《红楼梦》,他的知音筠妹妹(即脂砚斋)为他的大作写批语。这当然是剧作者受红学家周汝昌的影响而作的一种主观之说。周汝昌说,脂砚斋就是史湘云,史湘云后来是与宝玉与了婚的。剧作者干脆来一个“史黛脂合一”,把脂砚斋作了筠妹妹。若就学术观点来说,笔者并不同意这种看法。但才子曹雪芹的《红楼梦》,似应有一位知音佳人为其作评。剧作者的这一想法,笔者表示欣赏。
(待续)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