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二)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二)(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1-23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二)
    荒竹林

    第七十一回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嫌隙人,指邢夫人和凤姐婆媳二人。邢夫人和王夫人两妯娌间素有矛盾。凤姐是王党,被王夫人重用,邢夫人当然不满。在贾母生日之际,邢夫人便借凤姐捆婆子事,数落凤姐,有心生嫌隙,说她扫了贾母生日的兴,当着人给凤姐没脸。这样一来,邢凤之间的嫌隙(隔阂)便更大了。
    鸳鸯女,即贾母的贴身丫环鸳鸯。在贾母生日时出来查夜,无意之中遇到司棋(迎春的丫环)和她的表哥幽会。鸳鸯答应为司棋保密。
    司棋第一次出场是在27回,一个人无声无息地从山洞中出来,站着系裤带,好不神秘。她的第二次出场在61回,为吃一碗蒸蛋而大打出手,好不威风。这第三次出场,虽也神秘却好不狼狈。第一次出场和这次出场似是同一内容?
    人类的有些举动很奇怪。世上一切伟大的壮举,科学的发明,建设的成就,英雄人物,科学家,诗人,美丽的城市田园···,一切一切的产生,其最初的根源是男女之间的性爱行为。性爱行为,这是多么伟大,多么神圣,多么美丽的事啊!正如诗人歌德所唱“这是天地间的至洁至纯”;但这种“至洁至纯”却总是以羞耻、丑陋、罪恶而隐蔽着,而羞于见人,而不自由,而不敢直说,而有无数的清规戒律、虚伪外装来粉饰她,限制她,遮盖她,刁难她,罪责她,折磨她,扼杀她。就以本回的司棋和他的情人的幽会来说吧,当事人就像干下了耻辱里最耻辱的事,犯下了滔天大罪;幸而有鸳鸯为她庇护,否则,就是死路一条;而后来终逃脱不了死。人啊,与其说你是万物之灵,不如说是万物中最可怜最无自由的生物。
第七十二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王熙凤得了一种妇科病,中医叫崩漏,西医大约是子宫内膜炎或附件炎。其病起于上次的小产。凭着自己的自尊心和羞耻心,不肯说明病症,特别是得病的原因。考其病,一是心劳。她小产后,即由探春代她理事,她心里自然不安;为杀尤二,挖空心思,耗尽心血;焉能不病?二是爱劳。
    来旺妇是凤姐的陪房和心腹。她的儿子是个赌徒淫棍。儿子看中了赵姨娘的丫头彩霞。彩霞是个好女孩,看不起来旺儿。因有凤姐当后台,替来旺妇出力,倚势霸道,强娶了彩霞。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往往就有什么样的狗。对自己的狗,当然是要保护的。
    对于情敌,杀!对于心腹,拉!这就是王熙凤!这也就是一切政治阴谋家。

    第七十三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痴丫头,是贾母房中的丫头傻大姐。她无意中拾到绣春囊,不知何物,给邢夫人看。这一下惹下了大祸。这“绣春囊” ,也是红学中的一桩谜案。是谁丢下这个可笑的祸物?不知道!所以要抄捡大观园。抄了一通,还是没有查清。留下遗案至今,害得无数红学家费尽心机,破不开此谜。
    这“绣春囊”事件,与其说是批判封建,不如说,这是对万物之灵的人的一种嘲笑和讽刺。上文说过,男女做爱,是天地间最美最伟大的事。却有数不清的泪,血,灾难,痛苦伴随着她。人啊,人!无怪《红与黑》有诗:爱情在拉丁文叫做情爱,死亡也用她来做媒介;她还伴随着永无休止的伤害:悲哀,陷阱,伤痛,永远懊悔的由来。
懦小姐,懦弱的二小姐贾迎春。她的乳母偷了她的累金凤——一种用金线连成的珍贵的头饰品,并带头赌博,被贾母开除了工作籍。这一切,迎春都不管不不问。由此写出她的懦弱性格。

    第七十四回 谗奸惑抄捡大观园 避嫌隙杜绝宁国府
    要点:满怀愤怒读《红楼梦》,我见过王善宝家的
    谗,谗言,即王善宝家的向王夫人进谗言,说晴雯的坏话,提出搜查大观园的恶毒主意。奸惑,王夫人听信王善宝家的奸惑之言。抄捡大观园,为查出绣春囊而出动人马对大观园中的丫头进行大搜查。 避嫌隙,指惜春为了自身的孤洁而和家庭宁国府杜绝来往。
    王善宝家的,是贾府管家王善宝家中的妻子,是邢夫人的陪房(娘家陪嫁来的贴身丫环)。她提出抄捡大观园,实际上是邢氏的主张;是邢夫人为了借机整到王夫人一派。这一主意名正言顺,王夫人不敢不从。王善宝家的带领人马抄捡大观园,女儿国的首领贾宝玉竟然服服帖帖,任王善宝家的抄查。贾宝玉,你枉为女儿之首领。只有贾探春,还像个人样子,打了王善宝家的一个耳光,让读者舒一口气。
    抄出了司棋的情书,使司棋致死。这一笔很厉害。我读这一回,总要想到文革抄家。一个叫张大芬的女教师,原是我的心腹,崇拜我如偶像;领了红卫兵来抄我的家,那一副恶杀之气,比《红楼梦》中王善宝家的凶恶十倍。张大芬为了从我家中抄查出被她认为的大毒草《红楼梦》,翻箱倒柜,吓得我一岁的娃娃大哭一声而不敢再哭;惊得我七旬岳母病上加病。我是满怀愤怒读《红楼梦》。江青的文革人从《红楼梦》中学来了抄家法,从刘少奇到我这样的小知识分子,深受其害。不说也罢!
惜春和家庭绝交事,内中大有文章。她和她嫂子尤氏的对话,话中有话。惜春说:“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带累坏了?”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
    ——前文曾说过,说尤氏是“独艳”,即是特别的风流娘儿,但书中无具体描写。大约是“碍语”吧,被删掉了。此处点出她确实有大问题,否则,惜春何以要同她决绝?她有何病不敢反驳惜春的袭击?柳湘莲曾说,宁府只有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则尤氏必不干净了。但尤氏究竟有何问题?俞平伯认为是与秦可卿同类。似是。第五回有词:箕裘坠堕皆从敬。敬,即贾敬。这个人物在书中除写他炼丹致死外,无别的事。第六十三回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的回目,有文章,有微词,细品其味,即得个中秘密矣!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宁府过中秋,半夜三更于无人处忽听有人长叹声,是一种悲音;预示贾府前途可悲。新词得佳谶,似指贾兰做诗预示他日后中举的事。但书中不见贾兰的诗,据脂评,是雪芹当时还未写好。
    读《红楼梦》,可别忘了第12回的那面风月宝镜。风月宝镜不宜看正面,只应看反面。宁国府之“宁”,其义是“乱”,“造衅开端实在宁”。宁国府是赌窝,淫窝,何曾有一天安宁过?这回写贾珍一伙在孝期未满之时聚集一伙淫棍赌徒,污七八糟,奸淫孪童,其腐朽霉臭,看着令人恶心欲吐。这一伙贵族党,已经腐朽透顶。这些封建社会的基本支柱已经烂了,依靠他们来延续专制主义的寿命,是没有希望了。贾探春的改革是失败了,等待着这个封建末世的前途,只有可怕的悲音。
    《红楼梦》中贾政这个人物,有不少学者很欣赏他。其实,作者取他的名字就显示着他的性格了。贾政者,假正也,假正经也,伪君子也,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子男盗女娼的东西。表面上道貌岸然,骨子里不学无术;坐着为君为国为民的官位子,干着无耻无行无德的坏勾当。把一个又蠢又臭的妇人赵姨娘宠为宝贝,就可见他的人格了。这一回写他在贾母等人面前讲的笑话,不堪入耳,令人恶心。俗话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个又臭又酸又脏的下流笑话,把贾政这个伪君子的灵魂揭示出来了。这个人物很有典型性;在我们的周围,时时都可以遇到。

    谶chèn,预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