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一)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一)(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1-23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一)
    荒竹林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要点:失爱无限伤心痛,不向空门何处消
    写尤三姐之死,很壮烈。读时不禁潸然泪下。男尊女卑的大男子主义,只准男人三妻四妾,眠花宿柳,却要女人守贞守节。中国人向以温柔敦厚、逆来顺受的奴隶性格为模范,尤其是对女人。尤三姐却反叛了这一传统,不想当奴隶,而要站起来做人。三姐之死是下层被压迫被侮辱的女人向封建主义的抗议。
    尤三姐之死,还有一层更为深刻的意义:爱情是女人的生命。尤三姐爱柳湘莲,是一片真心,却不被对方所理解。爱情没了,活着有何意义?不如死了。
    柳湘莲的出家,书中人物,不理解这种行为。我理解。
    尤三姐的爱柳湘莲,是真正的爱,笔者曾称之为“情爱”。她的死,就是确证。真正的爱是以情爱为主导的。是灵与灵的相吸和相撞。柳湘莲对尤三姐,从本质上说,也是真正的爱。但他是矛盾的人。一方面他重情,另一方面他又有正统的大男子主义气味,不肯原谅尤三姐过去的失足。尤三姐的死使他清醒了,明白了三姐对他的爱是真正的爱。但已经晚了,晚了啊!三姐死了,真正的爱失去了。他悔之晚矣。
    啊,真正的爱!世上还有比真正的爱更有价值的东西吗?对于重情的人来说,没有比失去真正的爱更痛苦的事了。何况,柳湘莲爱的失去,是他自己所造成的;何况,他的爱是在他面前活活地用他的鸳鸯剑自杀的。他怎能吞下这枚苦果?失爱无限伤心痛,不向空门何处消?柳湘莲啊,让我与你同哭吧!
    (评:这节文字虽短,却写得异常沉痛!有“一把辛酸泪”之味!!)
    第六十七回 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我很佩服宝钗,她真会做人。
    生活在社会中的人,别的学问可以不学,“会做人”这门学问却是非学不可的。可惜,笔者为教书吃饭,学了很多在课堂上咬舌头的无用东西,却不曾学得“会做人”,因此一生处处碰壁。曾有自嘲诗:《如梦令》: 当年气盛自负,行路不知稳步。碰壁又跌交,额头伤包无数。糊涂,糊涂。一生终被此误。 而今鬓斑年暮,狂傲性格如故。离群而索居,鄙视猫狗当路。不觚,不觚,老夫我行我素。
    薛宝钗真会做人。你看,尤三姐为爱情的失掉而自杀了,薛蟠的救命恩人柳湘莲为真爱的失去而出家了,贾府中就像贾琏这样的只知色而不知爱的男人,都“不胜悲痛”,薛蟠这种蠢货也为此而痛哭,薛姨妈也为此事而叹息不已。而薛宝钗,对此却若无其事,劝她母亲不去管这事。这说明两个个问题:
    其一是,宝钗的爱情观是“婚爱唯一”,而情爱,对她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是婚姻的附属品。笔者曾经说过,爱情,是有三个层次的:性爱,婚爱,情爱。性爱是自然性的,是一切生物都共有的天性,也是爱情的基础。婚爱是夫妻之间为了生儿育女而进行的相互合作,是维持一个家庭所必须的,是带有浓厚的功利性的。情爱则是男女双方在性格、气质、志趣、理想、精神等方面的相互投合,相互吸引,相互碰撞,相互交流,相互补充,。刘勰说,患难相共,谓之知己,心腹相照,谓之知心,同气相求,谓之知音。至好朋友方有此境界。爱情中的情爱,则是这三种境界的至高融合。性爱是基础,无此基础,就谈不上什么爱。情爱是主导,是精华,它是性爱的升华,又反作用于性爱和婚爱,使之成为更高层次的真正的爱情。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观是情爱第一。薛宝钗则是婚爱第一;对于“情爱”,她是冷漠的。因此,她是不可能理解尤三姐和柳湘莲的。
    其二,薛宝钗的人生观是利己主义,是人往高处走,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从这里出发,她对待周围的人和事,都用“对我是否有利”这个标准来决定自己的态度。对我有利,则采取积极态度;对我无利,则采取消极态度;对我不利,则采取反对态度。尤三姐自杀,柳湘莲出家,与我何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会做人”的一个大原则。
    此刻,薛宝钗所关心的事,是怎样拉关系,是怎样把薛蟠从江南带回来的土仪(土特产),按照“一切要有利于我”的原则,进行分送与贾府诸人。
    赵姨娘这个人,在贾府的上上下下,是很臭的;但薛宝钗却要把她当香的来看,要拉拢她,要给她的儿子贾环送礼物。盖因赵姨娘虽臭,却是贾政的香艳之物;拉拢了她,也就是拉拢了贾政。赵姨娘收到宝钗的礼物后说:“怨不得别人都说那宝丫头好,会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来果然不错···若是那林丫头,他把我们娘儿们正眼也不瞧”。
“    会做人”。这三个字真妙啊!!不过,读者可要注意:被赵姨娘这样的蠢货臭物称赞,并不是很光荣的事。
    拉关系,是会做人的最重要的操作。不过,也不必因此而对薛宝钗多加责难。从古至今,在仕途中,那些往上爬很有成就的人们,单凭自己的本事获得的固然也有;但其中的多数,是依靠拉关系,依靠拍马屁得来的。就是那些有相当才能的人,要想成大事业,大多也是这样。唐朝的李白算得是很伟大的人吧,他在成为“诗仙”之前,想做辅国安民的大官,尽管他有经国济世之大才,却也要去巴结当时的权贵;为了想请当时湖北省的省长韩某某提拔他,竟然用了“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样肉麻的虚伪的阿谀之词,去献殷勤。现任美国总统布什,在哈佛大学读书时,把交朋结友作为他的重要之课;后来在竞选总统之时,这些朋友对他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嘻,李白、布什这样的大人物尚且如此,何况像薛宝钗这样的弱女子啊。
    闻秘事凤姐讯家童,若从艺术性来说,描写得逼真生动,不愧为世界第一流的文学。但我读时,心中很不是滋味。兴儿,在尤二姐面前,能自由说话,妙语滔滔,说王熙凤是“嘴甜心苦,两面三刀”;说二姑娘是“二木头”,三姑娘是有香有刺的玫瑰花;说遇到林薛两位大美人不敢出气,怕气大了,吹倒了林姑娘,气暖了,吹化了薛姑娘。真是个绝顶聪明的口才家了。但在凤姐面前呢,他却是一只可怜的小狗。凤姐讯家童兴儿,是专制主义社会中的一副生动图画。人啊,你在专制主义下面,在权势的面前,是多么渺小可怜啊!!!


    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第六十九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我很不忍读这二回。世界是强者的世界,是权势、毒者和奸诈之徒的世界。弱者在这个文明世界中是没有地位于的。
    这二回写尤二姐之死,其悲,其惨,其弱,不忍读。写凤姐之奸,之诈,之毒,之坏,令人愤慨,不想读。
借刀杀人,诱骗杀人,诈术杀人,是一切政治家、阴谋家、军事家都懂得,都惯用的手段。《三国演义》中的曹操,对此是拿手好戏,是以诈毒而著称的;但比起王熙凤杀尤二姐之阴险狠毒,之狡诈奸猾,曹操似还逊色一筹。
战争是残酷的;情场上的战争尤为残酷。
    智慧和诈术是两个重叠的影子。女人的智慧多表现在爱的争夺战上。卜迦丘的《十日谈》,女人们为了夺得爱情的享受,不惜损人利己,算尽机关,各式各样的智慧和狡诈手段和想不到的聪明战术都用出来了。读起来很过瘾。《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为了消灭情场敌人,使出了最狡猾,最毒辣,最有欺骗性,最无耻,最富有阴谋家气派的杀人手段,读起来很使人胆战,很使人害怕,很使人愤慨;但却很值得一切政治家来欣赏,来研究,来借鉴。
    男人中,不乏卑劣胆怯之徒。这种卑劣胆怯常表现在情场之中。这种人从来不知道爱情为何物,只把女人当玩物,当牺牲品。唐明皇对杨贵妃,并不像白居易的《长恨歌》所唱的有那么高雅的爱情,而是因为杨贵妃有“天生丽质”,有像猪油一样白腻的身子,可供他玩。所以这个可怜尤物最终被他这个皇帝活活绞杀。贾琏对尤二姐也是这样。他对她何曾有什么爱情可言?一件高级的玩具而已。尤二姐之死,王熙凤固然是罪魁,然而祸首却是贾琏。在紧要的关头,身为皇帝的唐明皇,要保护的是他自己,而决不会保护他的色情尤物玩具的;何况于像贾琏这样的纨裤可怜虫。“当初姐妹分明道,莫把真身过于他”;女人啊,不要相信男人的爱情誓言。男人中,像梁山伯这样的忠于爱情的痴情,固然也有不少;但是,更多的是唐明皇、贾琏之流,到关键的时刻,他所保护的是他自己,而不会是你。
    这回中的王熙凤是一种瘟疫,是一头狐狸和狮子杂交出来的雌狼。奇怪的是,在我们的红学家中,竟然有人在这只雌狼的腿裙底下大唱赞美歌。
    换一个角度来看尤二姐之死:是尤自身的性格弱点所造成。
    爱情既然是女人的生命,则爱情的选择,也就是对自己生命的选择,是对自己的生死存亡之道的选择。选择对了,一生就会永开灿烂之花;否则,或者是一条通向地狱之路;或者是一条坎坷不平的、布满了刀山火海的、漫长无尽头的崎岖之道。
女人在这方面的弱点往往是轻信。男人有三句好话,甚至只要有一句骗人的温柔之语,女人就是会举手投降;或者,对于男人,只看到他的某一个方面或某些方面的很投合自己的优点,便将自己的爱全部奉献出去。苔丝德蒙娜只看到奥赛罗作为一个将军的英勇无畏,就倾心于他,而不了解这个将军在对待爱情方面的强烈的嫉妒心和他的对人对事的轻信和薄弱的思考能力这一严重缺点;这一缺点造成他轻信和重用坏人,凭情感的冲动而错杀自己最心爱的人。尤二姐也是如此。看到贾琏一时的温存就委身于他。而不想一想,贾琏是否真的能够保护好自己,不了解贾琏有一位母老虎的妻子,不知道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弱者,不了解她自身所处的环境。人生的杀身之祸往往来自不认识自己,不认识自己的处境,也不认识与之交际的对象。苔丝德蒙娜是这样,尤二姐,还有尤三姐,也是这样。
    然而,这样说,也只是从旁观人的视角来发的议论。这种对于爱情的正确的选择,在一般的情况下,似乎又是不可能的。因为:情感,尤其是爱情,往往是愚昧的!她的眼光既短浅,又狭窄,只集中在眼前的某一个情感点上,并为其所蒙蔽;情感,尤其是爱情,又往往是顽固的,偏见的,她看不见事情的全体,听不进不同的意见。她认定怎样就是怎样。世间的真正的美丽的爱情,或者是一种空想;或者往往都是悲剧性的下场。我们可以为尤二姐和尤三姐洒一把悲悯的泪水,却无须指责她们的不是。(评:“爱情是愚昧的”??!未之闻也)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要点:从柳絮词看红楼裙钗们的命运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是《红楼梦》的主旨。专制社会中被压在第10层的女人,(鲁迅语),在末世来临之时,命途多舛,其爱情婚姻多是一场悲剧。这一回中的林黛玉的《桃花诗》,对着自己的悲剧性命运,一片无可奈何的伤感,是《葬花词》的延伸和补充;几个女人的“柳絮词”,可以看作是:用女人特有的第六感觉,在对自己渺茫的、悲剧性的命运前途,作无可奈何的呐喊与挣扎。
    贾宝玉读了林黛玉的“桃花诗”,痴痴呆呆,竟要流下泪来。我们若用尊重女人,同情她们的不幸命运的视角来读她们的这几首词,也是会发痴流泪的。
    书中的柳絮,和桃花一样,都是女人命运的象征。柳絮,意味着春光将去,意味着人生的命运飘浮无定,意味着美好东西的即将灭亡。这几首“柳絮词”,都是填词人的命运,可以看作是爱情悲剧的绝唱。你听:
史湘云在《如梦令》中,面对着芳香的残吐着的柳絮,无可奈何地叹息:“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请你停留下来吧!美丽的春光景色,不要离开我呀!——读得心里痛,使人联想到德国大诗人歌德的《浮士德》,当浮士德用了一生的精力刚刚追求得美时,他面对眼前的美景大呼:“美啊,请你停留一下吧!”旋即倒地而死。
    贾探春算得是个女中强人,她曾立志改革,企图挽救即将毁灭的贾府;但却枉费尽心机,以彻底失败告终。眼看柳絮纷飞,春光将逝,她这个女强人也只好无可奈何地叹息“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人力是无法挽救大厦倾倒的趋势的,听凭命运的摆布吧!——多么沉痛的叹息啊!
    李纨是以正统的妇道来忍受和抗拒命运的人,也不算是一个弱者。面对着春光别去,她说:“莺愁蝶倦晚芳时,总是明春再见隔年期。”等待吧,春去了是夏,夏去了是秋,秋去了是冬,冬天来了,春天也就不远了。——李纨的自身虽然是一种毁灭,但她还有儿子贾兰啊,把希望寄托在儿子吧!这听起来好像是一派乐观,实际上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期盼。
林黛玉的声音当然只是哭:美丽的春景就要消逝了,一切都是空:我的美貌,我的才能,我的诗,我的爱!去吧!去吧!寄人篱下,谁来护你!——这就是林黛玉对自己不幸命运的叹息与哭泣!
    贾宝琴在红楼众裙钗中算是较幸运的,有人说她是“独占花中第一魁”;你看她在那白雪皑皑,四面粉妆银砌的琉璃世界中,身着红凫靥裘,好不出众。其实,她与所有红楼女子一样,生存的环境同是在冰天雪之中,悲剧于她是同等的。所以她会唱出“江南江北一般同”的败丧调子来。
    最后,让我们来听一听薛宝钗的声音。她似乎是与众不同的。你们诸人唱的是悲观低调,我却要唱乐观高昂之调:“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面对坎坷命运,她要寻求庇护者,要用“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顽强奋斗意志,不达高峰,誓不罢休。
    然而,细细品听她的音调,高昂之中依然潜藏着一种勉强与无奈。所谓“好风频借力”,还是要依赖于他人的力量啊!所谓“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实际上是说,等待着飘渺无定柳絮的前途,终究是“逝水”与“芳尘”啊!所以,正当众人赞美宝钗“这首为尊”之时,那窗外上空挣扎着飞上青云的一只大风筝,突然从半空掉了下来。悲剧的命运,是空虚的高调难以挽回的。
    等待她们的路只有一条:埋香冢
    忽然想到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的小说《飘》(《gone with the wind》)。这小说也是写女人的命运的;内容不说,这名字叫“飘”——电影的最初译名为“随风而去”;真妙啊。在这个个人难以掌握自己命运的世界上,人的命运,尤其是女人的命运,用“飘”这个名字来加以概括,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飘尘”**。《红楼梦》这一回中的“柳絮词”,
    也就是这个寓意吧。
   **《古诗十九首》之四
    (待续)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