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二十)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二十)(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1-13

    《红楼梦》分回赏释(二十)
    荒竹林
    (评:这一篇有许多妙论,不要放过啊!)
    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投鼠忌器,要打杀老鼠,又怕伤了玉瓶儿。譬喻作事有所顾忌,不敢放手。
    这回写了一件冤案的形成和结局。
    上回说柳氏的嫂子给了一瓶茯苓霜给柳氏。五儿把这茯苓霜包了一些,亲自连夜去送给芳官。回来时碰见了林之孝家的,把五儿盘问了一通,疑心她是贼。到厨房里搜出一个玫瑰露瓶子。正巧王夫人这边丢了玫瑰露和茯苓霜,便断定是五儿偷了,将她关了起来。而实际上,王夫人的玫瑰露和茯苓霜是赵姨娘唆使彩云偷的。五儿是冤枉的。但有口难辩。幸好此案由平儿来审。经调查后知道是彩云所偷,本欲实断。和宝玉商量时,怕这事会伤害探春,所谓投鼠忌器是也。于是,宝玉出了一个主意:只说是他宝玉偷的。于是,一件冤案就这样了结了。
    这回还有迎春的丫头总管司棋,因为想吃芙蓉蛋,柳氏不给她做,她便大闹食堂。司棋,这个为爱情而殉身的烈女,这是第二次出场,如一团茅草燃烧的烈火,来势汹汹,瞬息即消。
    这几回都充满了杀气。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要点:睡着的爱情和醒了的爱情
这一回是写贾宝玉过生日。生日宴会上的种种情节,对今天的读者来说,也许很陌生,不感兴趣。但有两件事却写得很精彩。
记得在大学读书时,一天,女同学汪妹拿着《红楼梦》来找我,说这第62回贾宝玉过生日写得没味啊!要我给她讲出点味来。我不答,只是紧紧盯着她的脸。她说,你老看我干吗?我说,我看你的两只迷人的凤眼,好美。她红了脸,一笑,走了。
其实,我看这位女同学的脸,就是给她解答问题。这个汪妹的脸虽然很平常,但她那两只会说话的凤眼,水汪汪的,漂亮极了。古人说,石蕴玉而山辉。有了这么一双美眼,她的脸,甚至她的全身都生出光辉来了。(可笑!)
    这一回宝玉生日的确写的平常。便有两节文字却写得很出色。就是如回目所述的两件事:
    史湘云在宴会上喝醉了酒,到后园石板上睡着了,周围满身是芍药花。这个场面真的是美极了。只有史湘云这样豪爽的小姐,才有这种浪漫的举止。
    花,常是女人的代名词;花,又常被人用来作为爱情的一种隐喻。学生樊静帆君曾有一幅小画,把这个场面画了下来,从睡着的史湘云的表情上,流露着一和潜伏着的爱情的欲望,极富情趣。樊君这画是把曹氏在这个场面中的潜台词揭示了。
唐伯虎有《海棠春睡图》,画的是杨贵妃酒醉后在海棠花畔睡眠。这位唐明皇的宠妃,平时美,醉时更美,醉了睡时更更美,她的这种美,用一个“春”字,即爱情的欲望,可以概括。湘云醉眠的美,作者用了一个“憨”字来概括。憨者,天真纯朴也。湘云的天生丽质,在她平时,因家境困惑和心直口快带来的种种烦恼所扰,减弱不少。醉了,睡了,醒时的一切烦恼都没有了,美的本来面目直露无遗。
    看过一部印度片《痴情鸳鸯》:大地一片无边无际的鲜花,金色的菊花堆满大地,鲍比小姐醉卧花上,她的男友不断用花瓣撒她,两人在花中相爱,尽情享受爱的欢乐。现代人会这样写,
    《红楼梦》时代则不会这样写。写湘云醉眠花茵,已是很放胆了。
    作者写湘云,是写她的“睡着的爱情”;写香菱,是写她的“醒了的爱情”;二者相互对照,相互映衬,极妙。
    香菱在玩花草时被泥水弄污了新裙子。贾宝玉向她献殷勤,(评:“献殷勤”三字妙。美国作家杰克·伦敦曾说,在人间处世这个把戏里,最绝妙的方法是“献殷勤”。嘻,这位“潦倒不通世务”的贾宝玉,在对女人的处世上,却深有讲究啊!!——评得妙!)用袭人的一条新裙子给她换了。这样的事看来平常,但在作者的笔下,却把一个“情”字化在其中,又用一个“呆”字来强化香菱的性格。真是妙不可言,妙趣横生。别林斯基说,艺术的技巧不在于写什么,而在于怎样写。作者在这里就是在“怎样写”上下了功夫;在“情”字和“呆”字上下了很大很深的功夫。
    香菱的青少年时代是在血泪中渡过来的,刚从拐子那里出来,又嫁给了蠢货薛蟠当妾。她从来不知道爱是何物?从来不曾获得过异性的爱情。她好像已麻木了,只知学诗做诗而不知其他。是谓“呆”也。但她是人,是一个情窦已开的青春少女。女人,就是想有男人来爱她。香菱也不例外。当宝玉见她污了裙子,如此这般地关心她,呵护她,殷勤地为她服役;宝玉的意图是同情她的不幸,对她献上一份灵的爱。这对于香菱,她能不感动吗?“情解石榴裙”,一个“情”字传达出了她解裙时的心态;蕴含着多少没有写出的,但读者能够用自己的想象悟出的内容啊!她解裙时,叫宝玉背过脸去;换了裙,即来拉宝玉的手。她的裙,因玩“夫妻蕙”而湿,又因遇“并蒂莲”而解,而换;个中意味之深长,读者未必能悟。她两次红着脸,对宝玉欲言又止,而终于对他说“不要告诉你哥哥”的秘语,表示了她内心对宝玉的一片爱。香菱由呆而醒,爱欲蠢蠢而动。文章至此已是含蓄与淋漓尽致并举矣。(评:你真分析得透彻,分析得有味。《红楼梦》被你这样的赏析,味才出得来!)
    宝玉对香菱为何如此倾心呢?答曰,香菱者,香灵也。香菱的本质是诗和花的合一,是香与灵的合一,是黛玉、妙玉的另一个影子。(评:研究得这样的透彻,我看你也算得上是这方面的专家了。真有味!)
    后来得知,我那位同学汪妹,回寝室后用镜子仔细研究自己的脸。很快悟出我的用意。再读《红楼梦》这回,得出了和我相同的见解。(真有此事??)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宝玉的生日是在女儿群中度过的,写了一回还不过瘾,还必须从点上再深入,再放大来写,方显得这个女儿国的国王过生日的与众不同。怡红园是女儿国的中央核心,要趁此圣诞良夜大乐特乐一番。唉,贾宝玉,你的艳福真不浅啊!
    群芳开夜宴中的酒令,是众人各自命运的预示。宝钗的令是一枝牡丹,题着“冠艳群芳”四字,另有“任是无情也动人”的诗。这诗最妙,妙到宝玉颠来倒去地念。真的是,看去好像无情,却很动人;真是“多情却似总无情”也。探春的“瑶池仙品”“日边红杏倚云栽”。都是绝妙的酒令。宴会上特写芳官,她的暴露型的妆束,不对称的耳环,和宝玉的猜拳,醉后的胭脂脸,已是够美的了。而她和宝玉同醉同榻,更是神来之笔。
    但最精彩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叫宝玉惊得,急得,喜得,激动得“直跳了起来”的一件事:妙玉叫人送来的用粉红色的笺纸写成的贺帖:“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我曾有《蝶恋花》:红粉笺纸香(发表在《红楼》)
    红粉笺纸红粉香,花围翠绕怎抵我仙兰。叩我生辰慰我芳,万千爱意透毫端。
    槛外人称费思量,岫烟启示神瑛方恍然。迫不及待把帖还,槛内槛外游高唐。
    宝玉读贺帖后大喜,但不知回帖时怎么样自称。幸而有妙玉的好友邢岫烟,告诉宝玉自称“槛内人”。这“槛外人”和“槛内人”的称号妙不可言。
    关于宝玉和妙玉有精神之恋,学者早有论述。这两个痴人之恋大有文章可做。他俩这种奇恋之缘起,人们有多种解释,不若笔者的解释之独特:
    爱情是什么?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异性相吸。用物理学的原理来说,就是男女双方频率相同的心电,来自相反的方向,向同一个中心点行动,到中心点时相吸相碰相撞。妙玉身在槛外佛地,却有一缕情丝牵到红尘槛内;宝玉身在槛内红尘,又有一线理念牵到槛外佛地。这两根线从相反的方向迎面而来,相反相成,相互引吸,至中心点时相互磨擦,相互碰撞,从而发出情感的火花。(妙论,奇论)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是也。故二人有解不开的通灵之恋。(听春雨评:荒竹林的笔下能把情理解的如此之深,将爱参悟的如此之透;使我好生感慨!我想,心灵的爱情应该是情感的最高境界吧。它是两颗心灵的情感的升华,使之提升到同一个元次,进入同一个空间;如你所说产生共频,最后,完成心灵的碰撞!天哪,怎么有点像天体物理学?!)唉,雪芹!你是怎样造出这样的情节来?世上有多少男女被你的荒唐之言所迷惑啊!
    妙玉,你从41回赠梅后,冬去夏来,又半年了。好容易等到你来了。而你却仍和上次那样,不肯正面对人;只从岫烟口中介绍了你的为人。不合时宜,权势不容,八字概括了你的品格和为尼之因。这八个字也是宝玉、黛玉甚至也包括了我的品性。唉!妙玉!
    妙玉!宝玉做生日,一片热闹。而你一个人,因受条件限制而不能来赴宴,彼时彼刻,你心里的滋味该是怎样的啊!你的住处隔怡红园不过咫尺之遥,隔一小河,河上有桥。就是这么一桥,就阻止了你的自由的脚步。你只好用一纸红笺,一句贺词,向你的知爱传达你的意志。这又是人间怎样的悲剧?怎样的凄美?(听春雨评:读你的文章时我在想,不知你曾经历过怎样的爱情而对爱情有着如此的见解?你赞赏精神之恋吗?你着笔重在妙玉。爱她孤高傲世的清纯; 怜她身入佛门情系红尘的无奈;叹她和宝玉之间的心灵之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凄美。你果然不愧是贾宝玉第三——不知第二是哪位?若是妙玉天上有知,不知可会再度下凡了此情缘?——知我之评也!)
    此回中的“死金丹独艳理亲丧”,是说宁国府的贾敬想长生不老而炼丹,吞金丹死了。他的媳妇——贾珍的老婆尤氏主办这次丧事。这尤氏被称为“独艳”,不好理解。这“艳”字大有文章,但书中未写。艳,在这时不应作美解。红楼美人多多,岂能轮到尤氏?艳,似指风流艳事。尤氏之妹二姐、三姐,及秦氏可卿皆艳,则大姐尤氏也有可能也是艳。古人所说的“尤物”,是与“艳”联系在一起的。这回的回目曰尤氏“独艳”,俞平伯认为,尤氏可能也是秦可卿式的人物,且比之更甚。也只是猜测。红楼梦之谜多矣。且不去管它。
    由独艳尤氏而引出后面的尤物一连串故事来。慢慢走,欣赏啊!


    第六十四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佩
    幽淑女,即林黛玉。她写的《五美吟》,是她自己命运的写照。浪荡子,是贾琏。情遗九龙佩,贾琏赠送定情物九龙佩给尤二姐。幽淑女和浪荡子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高雅贞洁的小姐,一个是放荡无行的纨袴。贾琏赠送九龙佩给尤二姐的前后过程,写得真实自然。尤二姐的微妙心理,作者必有亲身体验方能写出。书中凡写谈情说爱,各式各样,无不绝妙。曹雪芹堪称爱的专家。
    遗,这里读wèi,赠送。

    第六十五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回目意思明白。贾二舍即贾二公子贾琏。
    两个尤三姐,谁是真的?
    尤二姐和尤三姐在雪芹原稿中都是淫荡女子。在通行本中,尤三姐的淫荡作风被删改了,是个正经女人。这样,在〈红楼梦〉中,就出现了两个尤三姐。有学者认为,尤三姐是正面人物,是向压迫势力反抗的人物,她应当是圣洁的,而不应当是淫荡的;因此 通行本中的尤三姐是真的尤三姐。而笔者认为,淫荡的尤三姐才是真的尤三姐,是雪芹的原稿中的人物;尤三姐的这一缺点并不损害她作为正面形象。正因为她是一个被侮辱被损害的底层女人,她的反抗才有所本,才有力量;她要站起来做人,而社会不准她,她只好用自杀来表示抗议;正经的尤三姐是被程高改过的人物,不真实,并且在形象上存在着明显的矛盾;一是虽改为正经女人,但淫荡痕迹犹在;二是尤三姐在酒席上的言行举止,她那“万人不及的风流体态”,以及她的要金要银挥霍无度的生活习惯,分明是一个浪漫娼女的形象;三是如果她是一个正经女人,那么,后来宝玉对她的评价,就是造谣。程高认为正面人物应当更圣洁的观点,不是〈红楼梦〉的观点,而是一种很陈腐的艺术观点。
    尤三姐闹酒席一段文字,即使在通行本中,也是书中的最出色的文章之一。这整回书有黄色烟雾弥漫,令人不爽。三姐闹席之文犹如原野起火,一派光辉灿烂,使人为之一振。三姐这个人物,褒贬不一。有人说,在这里,她是一个淫荡泼妇形象,只能当戏来看。这种看法有道学味。我则认为,尤三姐的大闹珍琏宴席,是在放火;她的这一团烈火,把宁国府这个无耻、虚伪、欺骗、玩弄女人的淫窝魔窟,烧了一大通,烧得痛快。
    柳二郎,是柳湘莲。尤三姐思嫁柳二郎,具体内容见下回。
(待续)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