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十九)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十九)(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1-13

    《红楼梦》分回赏释(十九)
    荒竹林

    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贤宝钗小惠全大体
    要点:用鲁迅的“拿来主义”看待探春改革
    探春理事中的兴利除弊,除了废除一些不合理的开支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大观园改革。这当中值得注意的有:1,改革要有权威的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宝钗提出的朱子理论极为重要;2,实行职、权、利三结合的承包责任制;3,选取承包人要有一定的条件;4,要进行必要性的财务改革,5,要照顾到承包者的利益和左邻右舍的利益,“贤宝钗小惠全大体”就是这个内容;6,要进行必要的思想工作。等等。可参看我的《红楼梦和现代经营管理》。
    回中薛宝钗的名言“幸于始者怠于终,善其辞者嗜其利”,是管理人正确识人用人的重要原则。可参看我的《红楼梦中认识人的艺术》。
    这回后面部分写了甄宝玉,写了贾宝玉做梦见到甄宝玉。为什么在探春改革时写这段文字呢?
    曹雪芹在全书告诉人们,腐败透顶的封建社会已到了末世,它的结果必然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一切有识之士都不必去为这个社会效力。贾宝玉就是这样的人,他满腹才华,宁可在女儿群中充当她们的仆役,也不肯为这个社会尽一点儿力。而贾探春却不这样。她要为这个社会效力,要用改革的办法来挽救这个行将灭亡的封建末世。她的行动当然是枉费心机,到头来不免是一场悲剧。这里写真假宝玉,是有用意的:假宝玉是不同意探春的改革的,而真宝玉如今虽然和假宝玉一个样,但到后来,真宝玉却走上和贾探春同样的路。
    怎样看待和评价探春改革?这要看你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和视角了。探春改革中确有许多值得今天借鉴的,很有价值的东西,不妨用鲁迅的“拿来主义”拿过来为我们服务。作者曹雪芹对探春这个人物以及她的改革,是持矛盾态度的:“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支偏消”,赞她的才能,叹她的不幸。探春的形象和其他人物形象一样,是复杂的立体形象,任意取一个视角都可以有万言文章可做。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莽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要点:忙在女人身上的“莽玉”
    有名人曾说,女人的生命是爱情,男人的生命是事业。其实,也不全是这样。贾探春,对爱情并不怎样热火,面对事业,却一心扑在上面,你看她的大观园改革,多么尽力尽心!与之对照着的,堂堂男人贾宝玉,却把生命精力全放在儿女情长上面;爱情,成了他生命中的命脉,林黛玉是他的命根子;一听说黛玉要离他而去苏州,便失魂落魄,差点死了。这一段文章写得非常生动。正是:
    情到深处人自痴,黛玉是我命根子;命根离去人怎活?要去连我带了去。
    说紫鹃是“慧”,是说她用这法考验宝玉对黛玉的爱情是绝妙的,不想竟惹出大祸来。慧,就是聪明。聪明这东西并不全是好,有时候它是害人虫。老子曾说:“智慧出,有大伪”。聪明反被聪明误。倒是一些愚蠢之辈,常常是太平无事长命百岁的。说宝玉是“莽”,是对爱情的痴与忠,忠到了愚不可及(好!)的地步。按:“莽玉”,据程本;脂戚本作“忙玉”。宝钗曾说宝玉是“无事忙”。其实,宝玉确实是个忙人,他的忙,是忙在女人身上。他的分分秒秒,都是在女人,准确一点说,是在他所喜欢的女人身上而忙。忙于从女人那儿,尤其是从他心爱的女人那里获得爱的享受。因此,一听紫鹃说林黛玉要走了,就是说,让他享受不成他的真正的爱了,他能不发痴发昏吗?
    宝玉听说黛玉要离他而去,就如此半死不活,害得贾母一家子人吓天吓地。依照人情来说,从全书的情节逻辑来说,贾母、王夫人是绝对再不会让宝黛分开的,而后40回竟然用掉包计来骗宝玉,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事。从这一回宝玉的痴情来证明,后40回决非雪芹原著。
    慈姨妈:薛姨妈心慈,见黛玉孤苦伶仃,用爱语安慰她。痴颦即黛玉,第三回宝玉给她取字叫颦颦。薛姨妈爱护黛玉,二人以母女相待,并且亲口说把黛玉配给宝玉。可见,后40回断无用宝钗冒名顶替黛玉之理。

    第五十八回 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要点:女人崇拜狂贾宝玉的一大发明:女人吹汤
    杏子阴,结了杏子的杏树荫下。宝玉见这杏树花已谢了,结满了杏子,联想到女孩子嫁了人,有了孩子,就像这杏子树,对着杏树叹息了一番,大有“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的意味。假凤泣虚凰,指演小生的女演员藕官和演小旦的女演员药官之间的知己之情。因两人在台上演夫妻,日久了便有夫妻之情。药官死了,藕官不时给她烧香纸。两个都是女人,所以叫“假凤泣虚凰”。茜纱窗,即红纱窗,这里是指怡红园宝玉的卧室。根据后面第79回黛玉改《芙蓉诔》中的“红纱帐”为“茜纱窗”情节的推测,这里的茜纱窗似含同性恋之意。真情,指藕官和药官之间的真感情。揆,推测,理解。痴理,对感情忠诚的道理。“真情痴理”,和“假凤虚凰”相对。意谓虽然只是演戏中的夫妻,却也成了真的一般。藕官和药官这种真情痴理的事,是芳官告诉宝玉的。宝玉听了这话,因与自己的呆性相合,很能理解和同情。
    这又是另一种情爱妈精神之爱,通灵之爱。
    宝玉又得了一个红粉知己芳官,叫她吹汤尝汤。男人吃汤要自己欢喜的女人用嘴来吹,这也是《红楼梦》的奇事;是女人崇拜狂贾宝玉的一大发明,一大享受。一般的俗人对这事是不理解的,认为只是把汤吹凉好喝而已;所以便有像芳官干娘这样的蠢货,要来替代芳官吹汤这样的蠢事。其实,宝玉叫芳官吹汤,是一种“宝玉式”情爱的表现,正是:喝汤要叫红粉吹,还要伊人先品尝;碗边留下红唇印,笋汤更添异样香。

    第五十九回 柳叶渚边嗔莺叱燕 绛云轩里召将飞符
柳叶渚,是大观园的一个风景区,多柳。嗔莺,批评莺儿,莺儿是宝钗的丫头。叱燕,训斥春燕,春燕是宝玉的丫头。第五十六回写到大观园的树木花草是承包给了私人的。这回中,莺儿采了一些柳叶编花篮,损害了承包人的利益。因此,承包人——春燕的妈妈看到这种情况心疼,就批评了女儿春燕和宝钗的丫头莺儿。这场吵闹包含着一种矛盾:大观园改革中的矛盾即经济利益和娱乐性质的矛盾。作为一个大贵族之家,大观园中的树木花草主要是供人玩赏的。如今却要它成为产品变出钱来。这两者之间便有了差别,有了矛盾。
    绛云轩,即怡红园。召将飞符,军事术语。符,是兵符,是古代统率军队的一种命令符号。召将飞符,就是发出命令,召来将军。这是譬喻用法。是指怡红园中的丫环总管麝月,,为了处理春燕的娘在怡红园闹事,叫小丫头去传平儿或林之孝家的来。若照晴雯、麝月的意思,是要把春燕的娘撵出去的。幸而平儿采取了宽大政策,得饶人处且饶人,从宽处理了此事。
这一回中一派杀气,为后来大观园改革的失败伏笔。

    第六十回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出茯苓霜
    贾宝玉,这个分分秒秒忙在女人身上的女儿国领袖,整日穿梭于女人之间,对女人的一切琐事都有兴趣。其实,贾宝玉也就是曹雪芹,只有在女人堆里混得烂熟的作者,对女人的心态了解得非常透彻的艺术家,才会在作品中把女人之间的这些琐事,这些关系,这些心理状态,写得这样的有声有色。
    史湘云脸生桃花癣,即痤疮,需要用蔷薇硝这种药来治疗,便从黛玉那边要了这药来。黛玉的丫环蕊官又将这蔷薇硝悄悄送了一瓶给她的好友芳官。碰巧贾环到怡红园玩,见了这蔷薇硝便问宝玉要一点。芳官不肯给贾环,便用茉莉粉假冒蔷薇硝给了贾环。贾环拿了回家把这给了他的女友彩云。彩云一看不是蔷薇硝而是茉莉粉。贾环的母亲赵姨娘勃然大怒,到怡红园打骂芳官,大闹一通。后来来了探春,将此事平了。
    大观园食堂的主管柳氏,有个16岁的女儿,叫柳五儿,没有工作,想到怡红园来当丫头。母女俩巴结着芳官,为的是叫芳官替五儿说话。宝玉默认了此事,尚未成。五儿得了一种热病,想要玫瑰露来治。芳官便给了五儿一瓶。柳氏见这玫瑰露药好,便倒了一小杯给她的内侄治热病。她嫂子又将自己家中的茯苓霜拿了一瓶给柳氏。这茯苓霜也是很珍贵的,是柳氏的哥哥从广东的一位官儿处得来的。不料这一来,却引出了一桩冤案来。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