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十五)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十五)(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1-05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之十五)
    荒竹林

    何人伴我咏黄昏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院夜拟菊花题
    在红楼梦时代,像贾宝玉这样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都是在寒窗苦读,为“学而优则仕”而辛勤奋斗;一旦有了功名,即在官场中辛苦钻营,在尔虞吾诈中勾心斗角,或向上爬了,成为吃人者;或栽了跟斗,成了被吃者。且看《儒林外史》中的范进之流,多么可怜。本书中贾雨村的一生就是这方面的写照。
    贾宝玉很有福气。逃开了那个吃人和被人吃的屠场,躲进了女儿国,整天和一群女孩子消遥。这两回是说他和众姐妹在诗社吟诗。口角噙香,心吐芳言,看到的是风花雪月之美,听见的是优雅芬芳之音,闻到的是花香诗香美人香。而最重要的是,感受到的是:众女儿在他而前各各展现自己的独特个性。这样的神仙生活如能享受一天,也是大福啊。
    诗是诗人的一种自我解剖。花,就是女人。女人吟花诗,就是表白自己,或展现自己的美,或吐露心灵秘密,或发泄某种在平时难能发泄的情绪。女人的生命就是爱情。女人写诗,不管是自觉或不自觉,总是要:或直接或间接流露自己在爱情方面的理想、追求、欢乐、愁苦等等情绪的。一群女孩子在一位男士面前说:你来看我呀:我是怎样的美丽啊,我有多么快乐和痛苦啊,我的心灵深处有好多好多秘密啊···在这种情境中,这位男士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起码是有一种美的享受吧?贾宝玉在众女吟诗中的享受的便是这种美福。
    你看:咏白海棠诗,探春的诗是说:“我的灵魂像玉一样高雅,我的肌骨像雪一样洁白,我不想做神仙飞天,愿有异性陪伴我怜惜我。”宝钗的诗是说:“我有高贵的身份,我有美丽的容姿。我有丰艳的身子,我有淡雅的风韵。”黛玉的诗则说:“我孤芳自赏,我满腔的心事不想向谁诉说。”湘云则在叫喊:“我寂寞啊我的爱情寂寞啊!”
    秋爽斋,是贾探春住的地方,故以代她名字。这位才女在第三回中出现了一下,至此才着力描写她。她给哥哥宝玉写信要成立诗社,后定名为海棠社。几首咏白海棠的诗,如果对诗兴致不是很浓的读者,可以不去多读它。蘅芜院是宝钗住处,是宝钗的代名。诗社邀史湘云入社,由她来做一次东,作东要办宴招待大家。她不富裕,这样的阔宴她请不起。宝钗为她出主意,请吃螃蟹。宝钗又帮她拟出诗题——菊花题。宝钗和湘云因人生观相似而成了朋友。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这回题目不难懂。螃蟹宴上的情景写得生动有趣,各个人物的言语、行动、声音、笑貌,都依各人的身份、性格和特定处境而异。妙文多多。所写菊花诗和螃蟹咏也各有特色。

    第三十九回 村老老是信口开河 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村老老即刘老老,村,义双关:农村是本义。村,蠢也,(其实不蠢)与“情哥哥”的“情”相对。信口开河,说明刘老老会应付场面。情哥哥,指宝玉。这个女人崇拜狂只要一看到女人,甚至一听到女人的故事,便有了兴趣,便有了精神。他对刘老老讲的雪地女孩的故事听得如此津津有味,还要寻根究底。看到此,使我想起年轻时的一件趣事。在某农村搞四清(农村干部整风),一天,四清工作团长游某来到我们的工作队听会报。队长和组长们准备了一大叠材料,很认真、很辛苦、很恭敬地向这位大员会报。哪知这位团长坐在趟椅上闭目养神,爱听不听;队长们很着急。有人写条子给我,要我这个谋士出主意挽救这个尴尬局面。我是工作队的秘书,便来发言(会报)。我发言的内容是某村一个漂亮的女人勾引党支部书记的事。当我说出了第一句“……这个女人很漂亮,很风流”的话时,那位姓游的大人物当即从椅子上端坐起来,睁开了大眼,不但聚精会神听我的会报,而且,用眉飞色舞的表情对着我,不时插话。会场顿时活跃起来。嘻!在我们干部队伍中,喜好女色,贾宝玉式的人物也不少啊。(评:好笑!忽然插入这么一段趣话,讽刺得刻薄。缺德!有味!不过,对这位干部先生是抬高了。他哪里配得上做贾宝玉?是琏珍薛蟠之流的庸人而已;此公我认识,不学无术,贪恋女人,是其本色。)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这回写贵族阶级的得意非凡。宴会上因刘老老出洋相引众人大笑,各人的笑态都依不同性格、身份而异。刘老老被取笑,实在是个悲剧。
    牙牌,又叫牌九,是一种骨制的娱乐赌博工具,形似麻将,上面刻着各种样式的点数,点数各有名称,叫“天、地、人、和、三长、四短”等等。如12点为“天”,2点为“地”……
令,即酒令,是一种高雅的席上游戏。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鸳鸯,这个红楼梦中使我很敬佩的人物,被初次描写。好有气魄!在宴会上俨然是个统帅姿态;但她日后的命运呢?(这一问令人深思)
(待续)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