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十四)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十四)(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1-05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之十四)
    荒竹林
    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这回写宝玉捱了打在养伤,来看他的人各有各的心理、态度、言语,宝钗是情理并重,怪宝玉平日不听劝告。袭人的观点和宝钗同。她也痛心,但却站在卫道立场,认为老爷教训得好,还在背地里向王夫人告密,讨得主子心欢。黛玉只是一个“情”字,眼睛哭肿了,一句抵十句。
    情中情,是说宝玉叫晴雯送两条旧手绢给黛玉的事。这手绢是爱情的信物,非一般的礼物可比,晴雯未能解其深意,黛玉是个中人,很快就悟出其中的秘情来了。宝哥哥因情感动了林妹妹,因而提笔在帕上题诗三首——这是最好的情诗,慢慢    欣赏吧!宝玉送给黛玉的手帕,是情;黛玉在帕上题诗,是情中情。
    错里错:前一个错,是指有人将宝玉和琪官的事告了密,害宝玉捱打。后一个错,是说大家都认为是薛蟠告的密,其实不然。薛蟠受了冤枉,大发雷霆。妹妹宝钗便以错劝哥哥,就这件“错案”劝告薛蟠今后要好好做人。
    世人都说“不要冤枉好人”,其实,对坏人也不要冤枉。
宝玉和琪官的事只有薛蟠和袭人两人知道,是谁告的秘?又是一件无头案。其实,这很容易理解:忠顺王府和贾府的斗争是政治斗争,政治家们的手段是最厉害的,连对方最隐蔽的隐私都能找出来的。他们要侦察宝玉和琪官的这点秘密还不容易吗?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对当时社会不关心的怡红公子,在女人身上却舍得下功夫。(你呢?终日为她们写诗不也是吗?)白玉钏是金钏的妹妹,主子叫她给宝玉端莲叶羹来,她因姐姐之死事与宝玉有关而不快活,宝玉便用尽心机智让她舒畅起来,又想尽法子让她尝自己的莲叶羹,无非让她先尝一口,碗边留下香唇印,满足他的可笑的嗜好而已。(并不可笑啊?)
黄金莺是宝钗的贴身丫头,她给宝玉结梅花络,用来络他的玉。这里预伏着日后莺儿成为宝玉的妾。莺儿和宝玉关于色彩的对话,是色彩美学,我曾用作教材。宝钗要她只用黑线配上金线,(黑线是要配金线才美)不但适应宝玉的审美需求,而且,是暗寓宝玉的婚姻有金玉和木石两种。金色即宝钗,黑色即黛玉。
    回中有一段关于袭人向王夫人告密的事。袭人因此升了级,提了月薪。我有诗:
    读《红楼梦》第36回袭人因向王夫人会报宝玉不肖种种而获奖升级:
    夫人跟前小动舌,间谍生涯实堪恼;升级奖物增工资,天下奴才都来效。
    袭人虽然可恨,但又值得同情。一个弱女子,她能怎样做人呢?都像晴雯那样锋芒毕露吗?

    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云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绣鸳鸯,是说袭人为宝玉制作肚兜时绣上面的鸳鸯,这肚兜是用来缚在小肚子上,以免睡觉时着凉。肚兜上不绣别的花鸟而绣鸳鸯,是有用意的。袭人干这活的时间是在宝玉睡中觉时,地点当然是在怡红院内,位置是在宝玉对面。坐在床边为意中人干活,看着意中人的睡姿,闻着意中人的气息,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福啊。袭人正干这活时,宝钗突然进来。聪明的袭人忙把这位置让给了她,让她享受这难能可贵的艳福。回目说是在绛云轩,因绛云轩是宝玉原先住过的地方。梦兆,是说宝玉在梦中说“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要木石姻缘”,这梦话是一种预兆,暗示日后宝玉虽和宝钗成婚,但他却不爱宝钗。当宝钗正陶醉在爱福中时,宝玉忽然说起了这样的梦话,一瓢冷水浇来,好悲哀啊。此刻,我有点同情宝钗。
    识分定,就是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都是有一定缘份的。贾宝玉是女性崇拜者,他泛爱各种女人,也征服了一大批女人,连最傲慢的妙玉也被他征服。他认为所有女人都爱他,都能为他所征服,其实不然。他这次到梨香院来,遇到了演员龄官,他曾同情过,当然心里也爱过这位形貌像林黛玉的女戏子,他想征服她,他以为这位龄官也同样会钟情于他,其实不然。龄官一心爱的是贾蔷,面对宝玉,她睬也不睬。宝玉在尴尬中才意识到人与人的关系,男人和女人的爱情和友情,都是有一定缘份的。
    这回好像写到宝玉捱打养伤期间,“每日甘心为众丫头充役”的话,这话真妙。唐伯虎是个骄傲的人,但在他所爱的女人面前,他也甘心为她充役。呜呼,在爱情面前,人无尊严矣!有诗:
    平生高傲不合群,不睬权势不敬神。若遇通灵维纳斯,甘拜裙下当仆人。(夫子自道也夫?一笑。)
    当然,甘心为众丫头充役,说明宝玉本性不改。贾政的“棍棒出孝子”,从理论到实践彻底失败。读此,大有感慨:
    为教儿子施淫威,贾政心比猛虎毒;谁知道高魔更高,棍棒越打越不服。
    怡红养伤不思过,女儿国里当公仆;古来大男主仆礼,全遭不肖来颠覆。
    贾政教儿枉费心,末世礼教难延续;奉劝世间为长者,教儿不能凭压服。(荒先生:你真有意思!)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荒竹林,真名祝秉权,大学教授,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常务理事,著有《论明本红楼梦》《红楼梦分回赏析》《红楼梦读后感(诗词)》《两个薛宝钗》《论贪污犯王熙凤》《花袭人名字考》《从明义题红诗看程本后40回》《贾雨树和葫芦僧》《秦可卿人格的双重性》《风月宝镜的深层意义》《红楼梦和现代经营管理》《红楼梦中的社交心理》等文章,约30万字;并著有文学,美学,现代经营学,社交学,秘书学等论文和书,其中《商战智谋——市场竞争99法》和《中外社交技巧》二书畅销市场。邮箱:zbq129129@tom.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