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十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十三)(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5-01-07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之十三)
    荒竹林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多情女情重愈斟情
    享福人,指贾母,她是一位很懂得享福的老祖宗。这回写她到清虚观打醮,就是为了祈祷更多的幸福。故曰“福深还祷福”。
    多情女是指黛玉。她对宝玉一往情深,是叫“情重”。斟情,是不断加重感情的意思。感情好比美酒,要时时喝,时时斟,否则会浅下去的。(说得好)她明知道宝玉对自己也情重,为了证明自己的这个判断,她用假话试探宝玉的心。她说宝玉爱宝钗,是希望宝玉对他发誓不爱宝钗,只死爱她黛玉一个人。(像黛玉这样在爱情上多心、用心、细心的女人不少)而宝玉听了这话却误认为黛玉不信任自己,便大生气把玉也砸了。这回写宝黛式的爱情逻辑:为了爱得更深(斟情)而不断试探,不断吵架,不断后悔,不断落泪,不断赔错,不断痛苦,不断和好……,直到最后的和好后,却又一举毁灭。(对!)在铜仁师专讲红楼梦,一女生问我她为何看不懂红楼梦,我问她谈过恋爱没有,她说没有,我说,那你就别看红楼梦了,要看懂红楼梦,不但要谈过爱,而且要在谈爱中哭过,吵过,痛苦过,用心过,失眠过,当然也要笑过,狂过,醉过……(评:荒先生讲《红楼梦》非常生动有趣,我曾听得入了迷。像这里的这种讲法,也是少见的。)
    当然,也有和宝黛爱情相对的一种模式:双方自始至终一线相牵,含情脉脉,像秦观词所说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前铜仁医院院长吴某夫妇,从恋爱到婚后几十年未拌过一次嘴,被评为模范夫妻。记者问他,为什么从来不吵嘴呢?答曰,爱都嫌时间太少,哪有工夫吵嘴?

    第三十回 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椿龄画蔷痴及局外
    上回宝黛吵架,这回两人又和好了。宝黛钗三人在贾母处,宝玉讽刺宝钗是杨贵妃,宝钗生气,就借丫头找扇子的时机,明是训斥丫头,实是讽刺宝玉,接着又用“负荆请罪”来讽刺宝黛。即“借扇机带双敲”。其实,许多女人都爱用此技巧,(男人就没有?)这也是常情。
    椿龄,就是梨香园的演员龄官,她演小生,相貌有点像黛玉。她单恋着贾蔷,害了相思病,一人躲在蔷薇花下,用簮子在地上不断画贾蔷的名字,即“画蔷”是也。她的这一行为被宝玉窥见了。宝玉对此事本是局外人,于他何干?但他却非常关心。(这是宝玉的专业啊!——评得妙)椿龄的痴情竟然感染到局外人宝玉了,故曰“痴及局外”。
椿龄画蔷,不断用簮子在地上写恋人的名字,这种事情岂止是龄官?有诗:你的芳名,在心里想个不停,在嘴里念个不停,在纸上写个不停;在屏上写论文,也满篇打成了你的芳名——这没有错啊,我的文章,本来就是你的芳名组成。(是谁的诗?为何没有作者名字?蠢诗!
    贾蔷,是梨香园的老板,与贾蓉、贾芹同是凤党,流氓成性,不知美丽的龄官为何恋上这样的老板?日后必是悲剧下场。(这我可以解释:真正的爱是说不出什么理由的,不管对方是怎样的人,只要值得爱,就会痴情爱上的。谚云:情人眼里出西施(王子),是也。——此评恐未必。)

    第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千金一笑的典故说明了中国的男人对女性笑容的崇拜。周幽王为了他的妃子褒姒能开口一笑,发出悬赏:能使褒姒开口一笑者,赏千金。某大臣用点燃烽火台骗三军集中之法,使褒姒笑了,但因此竟致亡国。所谓“一笑倾城”是也。琼瑶有部小说《菟丝花》,一场爱的悲剧竟然是某女人的一笑所造成。据黎汝清的《湘江之战》写,贺子珍征服毛泽东是初次见面时对他的一笑。《聊斋》中有《恒娘》:洪某初爱其妻朱氏,后对妻冷淡而恋妾。朱氏向爱情专家恒娘请教。恒娘对她说:“你虽然美丽,却缺少媚力。”朱氏问媚力何来?恒娘说:“你读过白居易‘回头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诗吗?杨贵妃的百媚是从笑里来的。”于是朱氏乃学笑。后来果然用“一笑百媚”征服了丈夫。江浙民歌有“后生娘子莫要嘻嘻笑,多少私情笑里来。” 西方男人也这样。论女人之美,把笑放在第一位。但丁的学生恋人贝亚德里采一笑,世间所有的诗人都停了笔。女性笑的魅力竟到了这种程度。(有体验吧?)
    宝玉的扇子自然也是极珍贵的,但和“千金一笑”相比,能值几何?所以能博得他的爱婢晴雯一笑,撕了一把几把扇子又算得了什么?贵族的谈情说爱模式,平民怎能理解。按照儒家经典,君子应当为治国平天下效力。而贾宝玉却为博得女人一笑而让她撕毁珍贵的扇子,这不是对儒家经典的嘲弄是什么?某次在某地开红学会,有位学者竟提出:用女人的一笑而撕毁一把扇子,太浪费了,这是红楼梦的败笔。我们的红学家中有很多可笑的人物,他们既不懂情,也不懂艺术,他们是真正地在“研究”红楼梦。
    第二十九回曾写贾宝玉从清虚观的道士那里得了个金麒麟,这金麒麟史湘云也有一个。这回史湘云又来贾府,贾宝玉把自己的金麒麟丢了,被湘云的丫头翠缕拾得,交给了湘云,还给了宝玉。因这一对麒麟的偶然相遇,伏下了日后贾宝玉和史湘云成婚的事。史湘云如今是订了婚的,配夫是卫若兰。因此,有学者认为,伏白首双星,是伏下后来湘云和若兰给婚的事。这个问题争论不一。
     这回有趣的事是写晴袭矛盾。
    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诉肺腑,是宝黛两人把各自的心里话都向对方倾诉。世上最快乐的事是情人之间的灵犀相通。当宝玉真正了解到黛玉心中只有他一个人,并铭心刻骨爱着自己时,他简直高兴得忘乎所以了,着迷了,竟然把袭人错当了黛玉,活的宝玉像迷了心窍似的,这叫做“情迷心窍”。我有诗:
    情迷心窍发了痴,乐莫乐兮心相知;错把袭人当黛玉,宝黛爱情纯是诗。(评:好诗!好一个“情迷心窍”!末句好!是笔者的体验!)
    含耻辱,金钏熬着瞌睡为王夫人捶腿,不过和宝玉说了一句话,被王夫人打了一耳光,已是冤枉了,还要受到开除的惩罚,人权横遭摧残,无冤可诉,只好含耻辱死了。金钏是爱宝玉的,她对宝玉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是爱语也。她的死,从她主观方面来说,是因爱而死,故曰“情烈死金钏”。
    金钏之死,是为爱的不自由而死,是对专制主义扼杀人权的抗议。比起那些苟且偷活的芸芸众生来,金钏之死死得烈,死得有骨气。这又使我想起了匈牙利诗人裴多菲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宝玉挨打的本质原因
    第三十三回 手足眈眈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手足眈眈,手足是兄弟的意思;眈眈,是亲密的意思。小动唇舌,是贾环在父亲面前搞小动作,诬陷宝玉对金钏强奸不遂。不肖,这里是指违反封建礼教而言。种种,多也。宝玉违犯封建礼教的事,一桩接一桩,如身为贵族公子,竟和戏子交朋友,还互换汗巾,和丫头谈情说爱等等。大承笞挞,挨了非常重的打。
    宝玉挨打这件事,要细细分析其社会的本质的原因,有四:
    一是忠顺王府王爷所宠爱的演员琪官失踪了,怪罪于宝玉。
王爷玩戏子(书中写得含蓄,但贾政用‘奉承’一语即道破),欺侮下人,侵犯人权,搞无耻的同性强奸,这是阶级的压迫,是贵族的腐败。宝玉虽然和琪官是知友,但琪官的出逃,其原因并非宝玉造成,宝玉即使知情,也不该怪罪于他。琪官不愿意做奴隶,不堪忍受王爷的污辱而逃出火坑,是一种对专制腐败的反抗。正是这种专制腐败的社会背景,导致宝玉的挨打。(分析透辟)
    二是金钏之死,怪罪于宝玉。金钏的死因,主要是王夫人的专制、冷酷、不把丫鬟当人看。她叫金钏熬着瞌睡为她捶腿,这就不很人道。金钏和宝玉只说了一句话,即使就是爱情的话,她有何罪?打了她一耳光,骂了她,已是过分了;还要撵她出去,夺了她这一碗可怜的饭碗,又是以勾引宝玉这样的罪名撵出去的,金钏当然只有死路一条了。可见,金钏之死,罪在王夫人,王夫人才是杀死金钏的刽子手。宝玉自然有错,错在他的泛爱思想,错在不该和金钏调情;但把罪责推给宝玉,是冤屈。
    三是贾政的媚上、残暴、专制、无人性、无能。如果贾政对宝玉的这两件事加以调查研究,弄清事情真相,就没有这挨打的冤案了。贾政是个奴才,一味媚上。忠顺王府不见了一个戏子,来找他的麻烦,他不问情由,唯王爷的意志是从。即使宝玉有罪,作为一个父亲,竟然下这般毒手,虎毒不食子,贾政为了封建正统,为了奉承王爷,为了自己的高官厚禄,竟绝灭人性,要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活活打死,(若夫人不来必打死无疑)是封建专制者的本质使然。
    四是贾环的诬陷。宝玉对金钏并没有越轨的行为,只不过是孩子式的说句情话。所谓强奸不遂,纯粹是贾环的诬陷。贾政自己府中出了如此人命关天大事,充耳不闻,偏听偏信,不加调查,就下死心打儿子,并要致他于死命。这样的封建昏官,法西斯家长,是社会腐败的表现。贾环之所以要诬陷自己的亲哥,不是无缘故的,是贾府内部嫡庶矛盾的表现,是贾府内部权力斗争的一种反映。这一斗争由来已久。赵姨娘虽是庶辈,由于得宠于贾政,对当权派王夫人和凤姐是不服的。虎视眈眈,随时都在处心积虑,打倒对方。烛火烫宝玉,魔法魇叔嫂,都是这种斗争的表现。这一现象在本质上,也是整个封建贵族阶级内部矛盾斗争的某种缩影。
    诗人何其芳曾说,贾宝玉的行动始终是在封建主义的礼教和道德范围之外的。须知,正如恩格斯所说的,贵族内部自觉不自觉地违背统治者的意志的行动,在本质上是对现存制度的一种动摇。倘若贾宝玉一心读书,安分守己,一切按照封建礼教的准则行动,决不会有此灾祸。有些人,甚至是很有名气的学者,用今天的标准来看宝玉的挨打,说什么儿子不乖,不听话,不读书,父亲是要打的。这种说法浅言之,是忘记了红楼梦的时代背景,是无知;深言之,是一种无人性,无心肝的歹毒庸人,才有这种观点。做了这种人的儿女,就倒霉。(评:有知识的笨蛋比无知识的笨蛋更可怕。这种宝玉挨打的说法,真是没有心肝的冷血动物。却是有名气的学者,怪哉!)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荒竹林,真名祝秉权,大学教授,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常务理事,著有《论明本红楼梦》《红楼梦分回赏析》《红楼梦读后感(诗词)》《两个薛宝钗》《论贪污犯王熙凤》《花袭人名字考》《从明义题红诗看程本后40回》《贾雨树和葫芦僧》《秦可卿人格的双重性》《风月宝镜的深层意义》《红楼梦和现代经营管理》《红楼梦中的社交心理》等文章,约30万字;并著有文学、美学、现代经营学、社交学等书和论文约50多万字。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