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十一)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十一)(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4-12-14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之十一)
    荒竹林/文 塞壬女士评

    三毛何以称《红楼梦》为妖书?
    ——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此回写宝玉和众姐妹搬进了大观园。二月二十二日,是红楼女儿国诞生日。宝黛共读《西厢记》,两人用书中的妙词如“我是多愁多病身,你是倾国倾城貌”,相互调情说笑。在花下的谈情说爱之乐,写得荡惑人心。才子佳人谈情说爱的内容与今天的知识白领或有相似,而与棒棒背篓绝不相类。(阿Q的谈爱与棒棒背篓似,一笑)
    《牡丹亭》是明代汤显祖写的一本戏曲。内容写闺中小姐杜丽娘单恋公子柳梦梅,害了相思病而死,后又复活与柳公子如愿成亲。大观园内有戏院——梨香院,有12个女演员。这一天在排戏,节目是《牡丹亭》。林黛玉路过听见演戏音乐和唱词,有戏中杜丽娘的唱词“良辰美景奈何天……”,意思是丽娘见春色迷人的美景而思春伤春。林黛玉用自己的体验来欣赏它,引起共鸣,伤心落泪。警芳心,警,在这里是启动的意思,芳心,爱之心。《牡丹亭》的唱词启动的黛玉的春心,所以有此伤感。
    警芳心,女作家三毛对此深有体验。她因红楼梦而警芳心,少女时就爱上了比她大数十岁的法国画家毕加索,后来又爱上了老朽民间诗人王洛宾。某次从台湾万里迢迢来到新疆,亲登王门求爱被拒,回台后情思昏昏终至自杀。无怪乎她生前要说红楼梦是妖书了。(插入这段妙论,妙矣哉!)
    《西厢》和《牡丹》都是表现才子佳人的爱情,虽经曲折而最后得以团圆。这一回是写黛玉的梦想,希望自己能和宝玉成婚。为后文的悲剧作反衬。《红楼梦》,法译本作《闺中的梦想》,处处离不开梦。可怜的闺中啊!
    这回有宝玉的四季即事诗,其“眼前春色梦中人”“梨花满地不闻莺”之句,都有味。笔者读之忽来灵感,有仿作《冬夜即事》一首:
    雨魂云梦更已深,厚被热毯睡未成;寂寂空屋唯有冷,漠漠庭院不闻莺;
    毕生事业流年水,老困书斋怜无人;堪羡怡红有艳福,红楼读罢忧长存。(评:好诗!很有老怡红味,可叹!)

    麻木无知的香菱
    ——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这回开头写香菱来打断黛玉的情思,有深意也。香菱来此,必闻《牡丹亭》音乐和唱词。然而她却无动于衷。照情理来说,香菱和黛玉一样,正当青春年华,又受爱的压抑,听到这种唱词必能启其春心,而香菱却麻木无知,盖因“平生遭际实堪伤”,春心已被深埋矣!可叹!这也是为第六十二回的“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作伏笔也。(虽只几句,可哭!亦有味也)
又宝玉恋鸳鸯一节文字,闻鸳鸯颈香,要吃她嘴上的胭脂,好看煞!鸳鸯和金钏不同,她并不爱宝玉,所以后来才有“不嫁宝金宝天王”之誓词。
    倪二赠送贾芸银子的事,只是写了当时社会的一角,还存在某种讲义气的事,是整个大悲剧中的一小朵反衬之花。本回重点是贾芸挖空心思为自己有一碗饭吃而奉承凤姐,(可怜)是小红为了给自己争一个蓝领阶层而想方设法巴结宝玉,并为了实现和贾芸恋爱,而想方设法和他接近。都是为了一个梦想的成功而挣扎。
    遗帕惹相思,是小红做的一个梦。亦是红楼一梦也。

    二十五回 魇魔法叔嫂逢五鬼 通灵玉蒙蔽遇双真
    这回写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母子和贾政的大老婆王夫人一党的矛盾。王夫人一党有她和宝玉、凤姐等人。斗争是从贾环和宝钗的丫头莺儿的赌博开始的。本来是贾环输了,他却耍赖。宝钗为了调和矛盾,有意袒护贾环而批评莺儿。(宝钗之为人圆滑可知)宝玉则实事求是批评了贾环。贾环怀恨在心,用烛火烫伤了宝玉。为此事,王夫人、凤姐批评了赵姨娘。因此而使矛盾激化。马道婆受了赵姨娘的贿而出点子给宝玉、凤姐魇魔法,使叔(宝玉)嫂(凤姐)二人得了疯病。
    通灵玉蒙蔽遇双真,有深刻寓意。通灵宝玉本是圣洁之物,受到声色货利的蒙蔽而失掉了作用。(再圣洁之物也经不起糖衣炮弹的轰击)幸而遇到两个僧道(双真),反了通灵宝玉的腐败,才使它发挥除邪的作用,从而救了宝凤的命。
    这一回是贾府矛盾斗争和家庭危机的第一个小高潮,这个危机是夹在宝黛婚姻之间的,以凤姐吃茶话语始,以宝钗的吃醋佛语终。
    “春困发幽情”释
    ——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上半回主要写小红和贾芸事。小红心中暗恋着贾芸,她从怡红园到宝钗住处拿笔描花样。走到蜂腰桥时,遇到丫头坠儿引着贾芸来了。正想着他,他就来了。但又不好意思向他表示爱,便一面假装和坠儿说话(设言也),一面把眼去一溜贾芸。正好贾芸也正用眼睛溜她,四目相对,心事传矣!蜂腰桥,逢妖桥也;妖,至高之美也,爱也,迷醉也。(蜂腰,美女腰)《荷马史诗》中有逢妖岛,岛上有女妖莎琳(一译“塞壬”),会征服所有的天下男人英雄好汉。《简爱》中,少女简爱把她的偶像罗契斯特尔看成是妖。下半回写的宝玉到潇湘馆访黛玉,正是二妖相逢了。
    德国诗人海涅有诗:“春天春天,爱情的季节,你的到来使我多么抑郁!”回目中的“春困”,就是这个意思;林黛玉的心语“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也是这个意思。“春困”的“春”,既是春天的春,又是心中的春,双关。幽情,内心隐秘的爱情欲望。春困发幽情,所蕴内涵多多,读时需要细品,用自己的经验和想象来补充字里行间潜藏着的内容。《西厢》莺莺有诗:“兰闺多寂寞,无计度芳春;料得夜吟者,应怜长叹人。”寂寞,长叹,到了无计无耐无法度日乞求异性垂怜的程度,莺莺亦可怜也夫。《牡丹亭》写杜丽娘的这种情思最出色,最到位。她在无可奈何之中做梦,在梦中与一书生幽会,醒后忆梦寻梦,艰难地,痛苦地回忆并寻找梦中的场景,终至一病不起而死;死后仍在苦苦寻觅她的爱。托尔斯太笔下的安娜,爱情之渴到什么样的程度呢?她一听到渥伦斯基的求爱声时,她的眼睛里发出了可怕的光,不是一般喜悦的光,而是在深更半夜突然发生了火灾时的那种惊恐的光。《红与黑》中的贵族德瑞拉夫人,夜半深更,在无限痛苦的思想斗争中,忍着耻辱里的最耻辱,战战竞竞去叩恋人于连卧室的门,而于连,是她府中的仆人。等等。(评:旁征博引,趣味无穷)
黛玉的幽情是有专一对象的,而且主要是纯情的相思。
    另一件是薛蟠邀宝玉、冯紫英等过生日。作者用这个情节之庸俗,来反衬宝黛谈爱之雅。贾宝玉和薛蟠等人在一起也染上了庸俗之气,他是一个矛盾。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祝秉权,大学教授,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常务理事.愿与广大红楼梦爱好者结友,共同商讨交流红楼梦。邮箱:zbq129129@tom.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