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十)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十)(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4-12-14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之十)
    荒竹林/文 塞壬女士/评
    宝黛爱情之特色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谑,音xue去声,开玩笑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是说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在骂袭人,众人劝不了,凤姐来用花言巧语(四字妙)把李嬷嬷哄走了。妒意,有两层意思。一是说李嬷嬷忌妒花袭人被宝玉宠爱。二是:贾政的妾,赵姨娘的儿子贾环,和宝钗的丫头莺儿赌博输了耍赖,被宝玉训了哭,回家告诉了妈妈。赵姨娘忌妒宝玉,在发牢骚,被凤姐听了,用正言把赵姨娘母子教训了一顿。这是嫡庶矛盾。
    贾母娘家的小姐史湘云出场,如暗中出日;“大笑大说”,4字概括性格。宝玉正在宝钗处,听说史湘云来了,抬身就走。宝钗跟了来。黛玉因宝玉来迟了,说他被绊住了,不然早就飞来了。这话当着湘钗面说出,太剌人了。宝玉回了一句,黛玉便走了;宝玉急速赶去,用了万般温态,千句柔言,都不能使黛玉回心。后来是用“亲不间疏,先不僭后”8个字,说明他绝不会爱宝钗,只爱妹妹,方和好了。唉,你林黛玉这种性格,只有贾宝玉才耐得,也说明贾宝玉是真心爱她,林黛玉有福。
    宝黛爱情有三大特色:其一是思想观点相投,林妹妹从不说混帐话,二人都不和统治阶级合作。(评:政治挂帅古来有之)其二是因爱得专一而求全,求全不得而发生误会,而扯皮拌嘴。其三是由这而派生出来的,误会——扯皮——和好。这三特色中贯穿着林黛玉的小气,贾宝玉的千般温存与体贴。
    来了史湘云,热闹,情趣,矛盾,又多了一层,戏更好看了。史湘云说话咬舌,把“二哥哥”叫成“爱哥哥”,活现湘云一副娇态。林黛玉就跟她开玩笑。这就是“林黛玉俏语谑娇音”。“爱哥哥”,也为后来宝湘成婚伏笔。
    宝黛爱情是有条件的,这就是宝玉只能爱林妹妹一个人,“林妹妹从不说混帐话”。如果宝玉爱上了宝钗,林妹妹说了混帐话,二人就爱不成了。《飘》中的郝思嘉对于希礼的爱,是无条件的。希礼的思想观点跟思嘉不一样,思嘉依然爱他;希礼爱上了媚兰,思嘉还是爱他。宝黛爱情和思嘉爱情,这两种模式,是东西方文化的不同,你更喜欢哪一种呢?(评:喜欢思嘉式)
    纯、真、豪爽、大度、重情、幽默、天趣的史湘云!必是作者生前的又一位闺友。

    和可爱的女人在一起,吸收她们心灵的纯真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娇,少女之美也;嗔(chen阴平),发怒也。袭人怒宝玉不争气,老是跟黛玉、湘云们一块打闹,便用柔情中的发怒来规劝他。箴,劝戒。此亦是“花袭人”其名之意也。
    若用实用的观点来看,袭人之贤,之娇,之箴,是贤慧之内助,这样的贤妻到哪去找?但因她所箴的内容是要宝玉和当时社会保持一致,这一点就使宝玉烦了。宝玉接受她的是色,是生活上的无微不至的照护,是一种性爱和婚爱,而非爱情。
这一回的许多场面好看煞。黛玉追湘云,宝玉拦住,宝钗替湘云向黛玉求饶,情趣盎然。这种天趣的孩提生活,一世人能有几回?宝玉天一亮就去看湘黛,见二人睡眠未醒,睡姿各不相同。黛玉裹得严严实实;湘云则露发,露白膀子,露金镯;黛玉惊醒,是多思虑也;湘云睡得熟,是纯真也。一幅优美的美人春睡图。湘云之睡姿,与第63回醉眠芍药茵对照着看,更有味,离不开天趣二字。宝玉用湘云的洗脸残水洗脸,(评:是贪其女人之味,之香;在女人面前,宝玉最下贱)湘云替宝玉梳头及其少珠子的对话,宝玉要吃胭脂被湘云“拍”地打了手,这种场面在其他小说中是看不到的。这是孩子式的异性间的相吸,相亲,相恋,是人性中的至乐,至趣,是男人在女人面前的至高无上的情的享受。和这个天趣的场面相对照的是贾琏和多姑娘的性爱,写得庸俗肉麻。是作者用丑陋来衬托美也。
    台湾女作家罗兰曾说,和成人在一起,大家互相学习对方的冷淡、世故和虚伪;和孩子在一起,可以获得天趣和坦荡之美。她又说,要用吸引力去交朋友,而不要用恩惠、阿谀去求朋友。罗兰说的对。我是主张用吸引力去交朋友的,所以我这人不合群。但我还要补充:和真的朋友在一起,是相互间情和灵的交流;和可爱的女人在一起,是吸收她们心灵的纯真,享受她们身上的女人气。(君有此体验?)湘云、黛玉、宝玉在一起,纯是一种天趣,一种情的来往。大家都是用自己的魅力来吸引对方。
    凤姐的丈夫贾琏和府中厨子多浑虫的老婆有染。贾琏的妾平儿在收拾床铺时发现了一绺女人的头发,把它藏了。凤姐来问情况,平儿用巧妙的言语将贾琏的艳事遮掩了。平儿包庇贾琏,是争宠,是平衡矛盾,是做人的一种技巧。(论得好)这些情节某些方面虽也写得有俗味俗趣,但和前面的宝湘黛相比,是两种迥然不同的情趣,雅和俗,灵和肉,高和低,读者可各取所需也。

    要了解女人心理,得看红楼梦。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
    要了解女人心理,得看红楼梦。
    宝钗过十五岁生日演戏,演小旦的演员龄官像黛玉。凤姐提示后,大家心中有数不说。独湘云心直口快,说了出来。这一下惹了祸。宝黛湘又扯开了皮,你猜我妒,一场女人之间的情绪战争又开了火;把夹在其中的众矢之的贾宝玉弄得狼狈尴尬,导至这位女人国的头目灰心丧气。《山门》中有戏词“寄生草”,意思是说当和尚的乐趣。宝玉听了,觉得在黛玉、湘云等一夥女人中间难得做人,不如去当和尚。(一个男人与多个女人在一起,女人间的争风吃醋很厉害,夹在中间的男人要学会平衡矛盾术。)
    曹雪芹为什么这样不厌其烦地写女人纠葛?中国的知识分子,事业无成,功名无望,怀才不遇,或对现实不满,常采取逃避主义:或寄情于山水,如李白;或隐居于田园,如陶潜;或出家为僧(尼),如刘勰;或到酒中去寻醉,如刘伶;或到女人中去寻安慰,即曹雪芹。(评:曹氏最聪明,到女人堆里混日子,像《董西厢》所唱“秦楼谢馆鸳鸯幄,风流稍是有声价;携一壶儿酒,载一朵儿花”;像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过的是神仙日子。)曹氏生前必定在女人堆里混过日子,熟悉过她们,研究过她们,爱过她们,享尽艳福,对她们中的少数人爱得发痴发狂。(评:是啊!)在书中才会这样地把她们写得真实生动,才会如此不厌其烦地写她们的吵架,吃喝玩乐,谈情说爱,睡觉穿衣,吟诗作赋,争风吃醋,甚至充当她们的灵魂审判官,将她们的内心世界的一切隐秘,揭露得淋漓尽致。
    后半回猜谜。宝钗的谜“有眼无珠腹内空……”,是谶语,即对命运的预言。贾政听了觉得宝钗小小年纪作此悲观之谜,是不祥之兆。
(chen去声)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祝秉权,大学教授,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常务理事.愿与广大红楼梦爱好者结友,共同商讨交流红楼梦。邮箱:zbq129129@tom.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