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六)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析(六)(连载)   

作者:祝秉权   收录时间:2004-12-04

    红楼梦分回赏析(连载之六)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要点:“冷香丸”是一则有艺术和哲学味的寓言
    宫花,是皇宫中赐来的用纱做的花,有十二支。薛姨妈叫仆妇周瑞家的(即周瑞的老婆)拿此花分别送给姐妹们。送花途中遇到贾琏夫妇的艳事。秦钟是秦可卿的弟,生得一表人才,和宝玉成了知友;二人似是同性恋?
    此回注意:开头写宝钗“满脸堆着笑”,一个“堆”字写出宝钗的笑是伪装的,一笔写尽她的为人;又宝钗说的冷香丸,用十二种花蕊制成,好奇。又男仆焦大酒醉骂人揭露贾府乱伦丑事。
    本回的要点是冷香丸。
    这“冷香丸”是一则有味的寓言。
    有学者津津乐道地探究冷香丸的药理药效;其实,这冷香丸是根本不存在的。你看,这药要用春天的白牡丹、夏天的白荷花、秋天的白芙蓉、冬天的白梅花等的花蕊各12两,把它们在次年的春分这一日晒干,研末,再加上雨季节的天落水,白露节的露水,霜降的霜水,小雪的雪水各12钱,和成药丸,盛入磁坛,埋入梨花树下,发病时吃一丸,用1钱2分黄柏煎汤送下,治宝钗从娘胎里带来的热毒病。笔者曾有《从冷香丸看薛宝钗的性格》一文,用确凿的论据论证了:㈠宝钗自述的由胎毒而发的喘嗽病既不存在,宝钗本身又没有这种病;㈡这冷香丸根本不能治这种病;㈢如书中所说,这冷香丸原本就是一位秃头和尚的海上仙方,是“天方夜谈”;连书中的周瑞家的这样的蠢货也不会相信的,我们的红学家竟有人相信这种奇谈,可笑也夫!
    曹氏写这冷香丸是有艺术的和哲学的寓意的:㈠冷香丸的药性及其制作过程,是一种冷静、理智和忍耐的象征;宝钗自云的病状是一种怒气上冲的弱点,必须用冷静、理智和忍耐来加以抑制。㈡冷香丸的制成全是一种“可巧”;此宝钗性格也。㈢如上所述,宝钗是虫媒花,自身没有天然香气,须要人为地加以制造,这制香的过程极为烦琐,非常矫揉造作。宝钗身上虽然也有人造之香。但这香是冷的,可爱又可畏。㈣现实中有些痴男蠢女,理想中的恋人条件高不可攀,就像“冷香丸”那样,应是多种名花之精华的聚合。这在现实中是极难找到的。即使有,美则美矣,香则香矣,只可惜是冷的。嘻!这“冷香丸”不但是薛宝钗这个冷美人性格的写照;而且也是对于那些爱情理想主义者的一种讽刺。亲爱的读者,在你的生活经验中,像“冷香丸”这种人物,恐怕是见过的吧!

    第八回 贾宝玉奇缘识金锁 薛宝钗巧合认通灵
    要点:闻香识女人
    金锁,是挂在宝钗身上的饰物。这金锁与宝玉身上的那块玉,恰成一对。奇缘,是说宝钗和宝玉的婚姻,是金玉良缘,这姻缘是天赐的。巧合,是说金锁和宝玉相配成对,太巧。
    此回的要点是宝玉贪闻宝钗身上的香:(评:一个“贪”字,写出了宝玉的女人崇拜狂性格)
    宝玉此时与宝钗就近,只闻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竟不知系何香气,遂问:“姐姐熏的是什么香?我竟从未闻见过这味儿。”宝钗笑道:“···是早起吃了丸药的香气。”宝玉笑道:“什么丸药这么好闻?···”
    这段文字很有味儿。宝钗身子的香是人为的冷香,这在上文已说过了。这里要补充说明的是:宝钗这香,与一般的涂脂抹粉之香又是不同的。涂脂抹粉之香,是在身体的表面,是一种外在之香。宝钗这香,是吞了冷香丸之后,内体通过对这药物的消化而产生的香。这种体香,是内在的。就这一点来说,这香与女性的天然体香是相似的。
    薛宝钗身子的这种香,不是轻微的淡香,而是“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森森,有浓密之意。这样的阵阵浓密之香,在整部《红楼梦》中,竟无他(她)人闻到,而只有贾宝玉一人能独享此艳福。这是为什么呢?这和第19回黛玉身上的香也只有宝玉一人能闻到一样,或许是作者要强调他们之间的“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之“缘份”吧。是这样!但作者这样的写法,用佛教哲学来解释这种现象,是因缘。而用现代物理学的原理来解释,还是有科学根据的。女性体香之排出,是要通过身电来传播的。这身电的电波,只有遇上了与之相同的异性的身电电波的频率后,方能相互引吸。如果是同性,是相互排斥的。异性之间,如身电磁场频率不同,也不能相互吸引。而异性身电频率之相同,乃是极少的事。这个原因就使绝大多数人对宝钗、黛玉的身香无所闻,而只有与她们的身电频率相同的宝玉,能享受这个艳福了。
    贾宝玉闻宝钗的这种体香,是“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这也是神来之笔。幽香,是香之神秘,之隐蔽,之深长,之静謐,之色重。甜丝丝,是香之味,是嗅觉向触沉和味觉的转化,是一种轻微的绵绵的甜。凉森森,既是香之浓烈,又是香之寒气逼人,如隆冬之冷风,阵阵扑来;这未免有点可畏。然而,这是女人的体香,这是女性身上的蜜,虽冷又何所惧哉!(评:莫非君有所体验?)
    这“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在修辞上是一种感觉向另一种感觉的转化;读之,有一种缠缠绵绵的音乐之美,使人联想起朱自清的著名散文《荷塘月色》中的名句:“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是啊,宝钗和黛玉,对于宝玉来说,是一首美妙的歌,她们的体香,当然是一曲动人的、令人陶醉的音乐啊。(评:独特之论。)
    当然,薛宝钗身子的这种冷香,是宝钗性格的 种象征,是宝玉的某种主观感觉的产物,这和后文第19回林黛玉的天生暖香,是不尽相同的。
    宝钗会见宝玉,在事先是预谋好的。会见时的穿着,看去很朴素,很平常,其实是经过薛宝钗精心设计的,一切以符合宝玉的审美观并能吸引对方为目的。这使人想起了玛格丽特小说《飘》中的郝思嘉。她在某次参加一次野宴之前穿衣打扮,确定的宗旨是:什么衣裳最能吸引她的情人希礼。《飘》的作者写郝思嘉的这一心理,淋漓尽致。而《红楼梦》却不写宝钗的这一心理,让读者自己去联想。关于这,笔者有《宝钗母女做人术》的专论,这里不赘。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祝秉权,大学教授,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常务理事.愿与广大红楼梦爱好者结友,共同商讨交流红楼梦。邮箱:zbq129129@tom.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