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四)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分回赏释(连载)(续四) 

作者:荒竹林   收录时间:2004-11-23

    红楼梦分回赏析(续四)
    第五回 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
    要点:意淫,是一种真正的高雅的爱情(评:中间一段文字有重峦叠翠之妙)
    这回的难点是“意淫”。意淫是什么?这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笔者原先是把这“意淫”看成是精神恋,是柏拉图,很相似于今天的“网恋”。今又反复阅读原文,对自己的观点有所修正。书中的警幻仙女说:“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兴趣,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情痴,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
    这里,警幻仙女把淫(爱)分成两类:一类是世俗之爱,是以达到性的满足为目的的,可称之为“性爱”;另一类为意淫,是以无功利、无条件的尊重、爱护、信赖异性为前提,以获取灵的满足为目的的一种真正的高雅的爱情。“灵的满足”,是意淫的一种境界;这种境界很难用用语言文字来加以表达,爱的双方只能“心会神达”,即李商隐的名句“心有灵犀一点通”是也;这是双方灵魂的相互重叠,相互依偎、相互絮语、相互聆听、相互偷换,相互撞击、相互慰藉、相互融化,从而导致牵挂,痴迷,陶醉,相看两不厌,“镇日无心镇日闲”,“彩线难收面上珠”**的情景。这种境界就是“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就是哥哥心里有妹妹,妹妹心上有哥哥;就是彼此的精神乐园。进入了这种爱情境界,就是贾宝玉初见林黛玉时的发痴发狂,砸了自己的命根子——通灵宝玉那样的情景;就是妙玉在中秋之夜的夜游,后来的走火入魔;就是《西厢记》中莺莺在夜半三更偷听张生弹琴时的那种感觉:“风吹铁马檐前动”、“梵王宫殿夜鸣钟”;就像安娜在与渥伦斯基幽会时脸上发出的灾难临头时的可怕的光;···
    这种真正的高雅的以灵的满足为目的的“意淫”,不是把女方当作娱乐的工具,当作生儿育女的机器,当作性伴侣;而是以她为自己的灵,是自己的“另一半”,是贾宝玉口中的玉,是白帝宫中的芙蓉花神,是雪莱笔下的麦布女王。这就是宝黛式的爱情,就是梁山伯和祝英台式的爱情,就是茶花女为了爱亚芒而自我毁灭式的爱情。这种爱情在那个时代的贵族中是绝无仅有的。这种“意淫”,和柏拉图式的精神恋有相似的地方,都以灵的满足为其目的。但两者又有不尽相同的方面:精神恋是排斥性爱的,而“意淫”虽然是不以性爱为为其目的,但却并不排斥性爱;它把性爱升华为一种美的境界,一种诗的境界。这种性爱不是《金瓶梅》中的肉的快感,而是诗;是像贾宝玉的《折红梅诗》所表述的那样:是在天堂月宫的嫦娥处欣赏开放的梅花,是在渴饮观音大士瓶中的仙露(见本文第50回赏析);或如劳伦斯的《贾泰莱夫人的情人》中所写的那样:觉得温情的波涛,汹涌地从他自已的心灵里流到她的心灵里,两个相怜相爱的心灵在他们间燃烧着。意淫的性爱不是片时云雨之欢,而是永恒的灿烂的万里晴空。
    读这回要注意作者的一个大花招。作者说什么警幻仙子是奉荣宁二公之命来教育宝玉成才的。这纯粹是骗人的鬼话。所谓“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然后入于正路”,这种方法明明是教唆宝玉谈情说爱,使其堕入庸俗之情网的,哪里能够入于正路?还需特别指出的是,警幻仙女虽然精辟地分析了庸俗的色情和高雅的爱情即意淫两者之间的不同,但她并不肯定贾宝玉的意淫品格。她要把宝玉从意淫的境界中拉出来,教唆他走从众的路,与世人同流合污。为达此目的,她当了皮条客,特地把高雅的林黛玉与世俗的薛宝钗合而而一,把这两位闺阁淑女降格为秦可卿式的倾情荡妇,并以自己妹子的名义,介绍给宝玉,还亲自“秘授以云雨之事”,让宝玉享受世俗的色情之乐。
    太虚幻境是掌握女人命运的机关,警幻仙女是这个机关的领袖。贾宝玉在宁国府的媳妇秦可卿卧室中睡午觉,做梦到了太虚幻境,见到绝色美神警幻仙,让他看了金陵十二钗部分女人的命运册子,又让他聆听“红楼梦”曲子。这册子上的判词和红楼梦曲词,都是预示书中女人们的命运的。但梦中的宝玉并不理解。其实,此回的重点就是:警幻仙子将她的妹子可卿许配给宝玉,让他和她爱得难解难分,不小心,掉入情魔无底洞中,大呼“可卿救我”,梦即醒。是写爱情不过是一场美梦,是一场灾难。此回总括全书女人的爱情悲剧命运,是大纲。
    作者在这一回中表现出的思想是多方面的,甚至是相互矛盾的。作者通过太虚幻境和警幻仙女,一方面表示“爱情是灾难、,是悲剧”的思想;另一方面又宣扬爱情享乐主义。一方面尽情赞美“意淫”的高雅,批判世俗色恋的庸俗;另一方面又惋惜、同情甚至津津乐道于宝玉和可卿之间的庸俗恋情。对于警幻仙子,作者把她当作是东方的爱神维纳斯,极尽赞美、爱慕、倾情甚至崇拜之能,另一方面又让她那弥漫着仙香的身上散发着封建卫道者的气味。
    对于幻境中的可卿这个人物,作者一方面把她描写成绝色的美人和仙姬,另一方面又把她当成世俗色情之恋的典型。这一矛盾产生了宝玉和可卿恋情的无头案,红学家们费尽心机,难断此案。警幻仙的妹子可卿与宁府的秦可卿是否同一人呢?从名字看来似是;而实际上又似非。这幻境中的可卿一方面就是警幻仙子本人,也就是曹雪芹所追求、所崇拜的女王——这可从警幻仙子出场时作者对她的那一篇狂热性的颂词看出;但另一方面又似乎就是现实中的那个照护着宝玉睡中觉的秦可卿。是耶?非耶?令人难辨。
    这现实中的秦可卿,也是一个矛盾:她是“情天情海幻情身”的女人,是情痴情种,是浪漫的泛爱主义者,秦可卿者,情可倾也;但她在贾母等人的眼中,又是知书识理,温柔贤惠,恪守妇道的人。她真的是“多情却是总无情”啊;秦可卿者,情可轻也。情可轻而不可倾。这,又是秦可卿性格的矛盾,是她的悲剧之源。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两个秦可卿》文,(发表于《红楼》)可看。
    曹雪芹因何写贾宝玉在梦中到太虚幻境,遇到仙女,和仙女之妹相爱?这是个谜?我认为这太虚幻境可看成是作者的爱情理想国。是作者在一个很特殊的环境中,遇到一位浑身是灵的女性,他把她当作偶像来爱他,崇拜她。警幻仙,仙姬,可卿,黛玉,宝钗、妙玉,都是一个人,是作者所崇拜的麦布(女王)。或者,作者曾有过如像可卿这样的绝色恋人,因二人条件的严重阻隔,只能在梦中幽会。如同清代红学家周春诗所云,“梦里香衾窥也字,尊前宝袜隔巫山”是也。
    这太虚幻境,与今日之因特网,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颇为相似的。太虚幻境中的爱情,与今日之“网恋”,又很有相似之处!我友Q君,在现实中爱情屡屡失意,而在网上却找到了他的“警幻仙子”,二人在虚无飘渺中爱得死去活来。这和贾宝玉的梦中爱情,又有何别?“情天情海幻情身”,掉入情魔无底洞——就是这么一回事。曾看到网上的某“谈情说爱”网站,有“梦断红楼”之名者,这也就是网上的一种红楼梦啊!红楼梦者,现实中不能实现的和被毁灭的爱情,到梦里去弥补吧!
    **34回黛玉诗
    评:王熙凤与侄子贾蓉的艳事,有人已论述过;此文的剖析颇妙,用“下贱说”,把这位高贵傲慢妇人和低贱奴性的村妪联系在一起,也是一种哲学上的“同一论”吧。

   
(未完待续)
    作者荒竹林,真名祝秉权,系大学教授,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常务理事.电子邮箱:zbq129129@tom.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